2020/07/06

專練你的籃球智商 台灣首位美國機構認證籃球技術訓練師余平顥

所謂的「籃球智商」,就是能夠在比賽期間,透過觀察、分析、判斷,獲得線索後,快速反應並作出最合理應對方式的解決問題的能力,讓球員在預測場上的情勢與走向,可以做出最佳的決策。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ck,余平顥,全台灣首位通過美國訓練機構「I’m possible Trainning」認證的籃球技術訓練師,為台灣的技術訓練師的開創先鋒。

對於籃球路,他很堅定,高中曾對自己發誓「不管我要打球,還是教球,我就要走籃球相關的工作。」

儘管余平顥國高中並非科班出身,也從未參加過任何正式籃球隊,他靠著對籃球運動的熱愛,以及個人優秀的技巧,進入公開一級的輔仁大學籃球校隊。

無奈,相比之下「籃球智商」略顯不足,上場實戰經驗寥寥無幾,加上先天條件不夠優秀,到大三仍無法進入正選名單。對此,余平顥表示「深刻體會到光有技巧是不夠的,還得要有很好的實戰觀念。」但堅定的他,並沒有因此挫敗,開始將目標投向教學。

所謂的籃球智商,就是能夠在比賽期間,透過觀察、分析、判斷,獲得線索後,快速反應並作出最合理應對方式的解決問題的能力,讓球員在預測場上的情勢與走向,可以做出最佳的決策。

 

Jack 余平顥

 

ESPN 前體育分析主管 本·阿拉馬爾(Ben Alamar),曾用一段話說明「籃球智商」:「最簡單的概念就是,好的球員可以搶先在其他人之前就了解球場上會發生什麼。」

余平顥說:「假設,我的基本功不差,如果能把這些技巧,融合在比我會打籃球的人身上,那他們會變成怎麼樣呢?」於是,他考進台北市立大學體育研究所,鑽研人體動作學習的相關知識。

技術與訓練是息息相關的。因緣際會下,他在網路上接觸到美國最大、曾經培訓出許多知名 NBA 球星指定的籃球技術訓練師機構「I'm possible Training」。


其實在國外,籃球技術訓練師早已盛行多年,不少職業球員會於賽季外,尋找私人訓練師加強個人技術,甚至是做轉型的調整,但對於當時的台灣,仍為未知的領域。

Jack 目前也是隊史悠久的輔仁大學籃球校隊甲組(公開男生組第一級)教練團隊。
Jack 目前也是隊史悠久的輔仁大學籃球校隊甲組(公開男生組第一級)教練團隊。

「國內雖然沒有出現過類似的專業訓練師,但我想自我挑戰。」余平顥決定開路先鋒,成功考取證照,成為台灣第一位籃球技術訓練師,以另外一種方式,延續他的籃球夢!

籃球技術訓練師不同於教練之處,在於訓練師針對不同球員的特性,專精於個人動作的開發、提升個人籃球技巧;而對於技術訓練師與選手之間的差異,余平顥表示,「我親身見過的NBA訓練師,他們的運球、投籃,包含腳步,全部都不輸給真正的 NBA 球員。」最大的差別在於選手天生擁有的身體素質,以及他們擁有所謂的「籃球智商」,這是必須長年累積的實戰經驗才能養成。
 

以往的訓練,都是同樣的動作重複做。但余平顥說:「我們要求的,不是同樣的動作重複做,而是同樣的動作用不同方式做。」個人技術訓練師,著重蒐集選手長期在球場上進攻、防守的影片,加以分析優勢、劣勢,藉以訓練提高個人技巧,協助運動員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突破自己,正是技術訓練師在整個團隊中獨特的定位。

現在不僅是運動員,也有愈來愈多非運動員會尋求技術訓練師的幫助。

余平顥分享現在也有很多小朋友會來訓練個人技巧,對於懷有遠大籃球夢的兒童,他表示,「打從心底的認可這件事,我相信你、我支持你,我會盡我所能地幫助你,我們一起努力,」並強調身為教育者角色,「千萬不能當夢想扼殺者!」。

對於自己在體育界的角色,余平顥大方分享,「我想當一個好的、可以分享正確知識的領航者,如果我們能把正確的知識傳遞下去,我希望會有更多台灣的國際化球員產生。」

Jack 加入輔仁大學籃球校隊教練團隊,協助楊哲宜、顏行書等教練,共同幫助輔仁大學重返UBA 四強。
Jack 加入輔仁大學籃球校隊教練團隊,協助楊哲宜、顏行書等教練,共同幫助輔仁大學重返UBA 四強。

 

近年,許多新的觀念興起,尤其重視數據為基礎的科學化訓練漸漸盛行,曾為運動員出身的余平顥,更希望透過科學訓練的落實,可以推廣技術加強結合傷害預防的正確觀念。

「也許在球場上,我的表現不是最好的,但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走的路。」讓更多台灣的出色球員,走在對的航道上,這是余平顥所希望的,也是一直致力於做的事。

從素人選手,到成為台灣首位取得美國 IPT 認證的籃球技術訓練師,余平顥除了以自己的能力和專業,提升台灣籃球訓練的水準,也以自身的故事鼓勵所有懷抱夢想的人,路上必定會有許多阻礙,勇敢追夢是難得可貴的事,也是唯一能堅持夢想的路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