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從新聯盟成立、到ABL幾近收攤 台灣籃球風向怎麼吹?

24小時內,先是陳建州宣布台灣籃球新職業聯盟將成立,接著是ABL傳出垮台危機,兩個和台灣籃球都有關係的消息,等於吹了兩次重大風向,從台灣球迷的角度,對新聯盟、對SBL、對ABL、對球員,都應該有更宏觀的觀點。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Glacier1943

開咬了~

如果按照原定計畫,7月8日是SBL現有五球團要和富邦勇士、寶島夢想家以及籃協討論「共好盃」如何續辦的會議,最後的結果,顯然有些「喧賓奪主」,不過這次喧賓奪主,對於台灣籃球界無疑是更為重大的議題,原寶島夢想家領隊陳建州,以執行長的身份,宣布今年休賽季期間一直在討論內的新職籃聯盟將於今年底開跑,無疑已經預約2020年台灣籃球的最重大消息。

 

對於台灣籃球而言,SBL在過去這17年一直是台灣最高層級的籃球賽,當然最近幾年的每況愈下,對照HBL(高中籃球聯賽)近年依舊維持高人氣,連UBA(大專籃球聯賽)都逐漸有所起色,兩個學生運動都能把決賽帶進堪稱目前台灣最高等級場館的台北小巨蛋並且座無虛席,SBL在各球場無論如何都稱不上好看的票房更顯諷刺,這也正是從去年夏天開始,不論是陳建州自己喊著「自己籃球自己救」或是最終沒有被籃壇買單的CBL會出現,等同於至少業界認為必須要有改革的風向。

 

CBL最終以近乎鬧劇式消失在討論中,SBL從去年七月底開始緊鑼密鼓,總算在面對達欣退出、富邦轉戰ABL的縮編情況下,馬照跑舞照跳的進行了第17季賽事,而且還得利於台灣出色的防疫成效,面對席捲世界的武漢肺炎疫情,僅取消了原本規劃的全明星週末活動,上、下半季例行賽都能走完,但也正因為這得天獨厚的優勢,讓富邦勇士、寶島夢想家兩支最近三年內先後想要跳脫台灣籃壇既有窠臼的球團被迫在ABL球季無限期停賽的狀況下,有了重新思考留在台灣的可能。

 

而最新消息指出,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ABL自2月開始停賽,同時因為主要贊助商亞洲航空(AirAsia)遭疫情衝擊陷入巨大財務危機,使得聯賽完全不見復賽跡象,連進入討論的餘地都沒有,各國球團有的還能回到自己國內的聯賽,有的根本無異於解散,整個聯盟停擺、裁員的情況下,莫說本季甚至下季受到影響,整個聯盟都不無可能會就此收攤。

 

也就是說,在短短24小時內,兩大和台灣相關、和富邦、夢想家兩個球團相關的事件,又扭轉了台灣籃球在討論中的些許風向。

先回到台灣籃球的現狀,陳建州如今宣布新聯盟成行,算是替這兩年各種興起改革的聲浪終於開了一個頭,不至於像CBL那樣只流於風聲、連一點漣漪都激不起來,但光從當天的「宣布」,其實也就只有確定富邦、夢想家、桃園璞園以及新竹新成立的球隊確定加入新聯盟,算是比較正面的消息。台銀和台啤是即使想要踏進職業舞台、門檻都比其他球隊更高的公股球隊,裕隆是早在幾年前就曾聲明過不會再參與任何職業化討論的球團,除了九太科技以外,這些動向其實都很顯而易見,也就是說除了近一年內真正有參與過職業化經營的富邦、夢想家以外,新聯盟若想成行,說服璞園並成立新球隊本來就是很直觀能成功的方式。

 

ABL短期內難以恢復比賽,或許是富邦和夢想家能全力回到台灣籃球市場內的原因之一,而就算在疫情蔓延的這段日子,兩個球團還是積極調整人力、特別是先後招攬了曾祥鈞、周桂羽、林俊吉三個今年在UBA算是具備指標性的球星,可見這兩隊並未停下腳步,依舊為了接下來可能的各種賽事而預備。不論是共好盃、或是如今宣布的新聯盟,都算是給了富邦和夢想家發揮舞台。

 

但對於台灣球迷而言,尚且不必把新聯盟看作萬解,從某個角度來看,固然富邦曾在宣布新聯盟成立後發表若ABL可開打就會兩邊都打的言論,而就其他ABL球隊(如菲律賓火焰也有參加PBA賽事)的案例也並非不可行,但正常推論下,在疫情蔓延的今年從ABL抽腿、回到台灣自組聯賽的市場本就合情合理,而且富邦在本季、夢想家在最近三年ABL的職業經營經驗,正可以名正言順帶回新聯盟,富邦、夢想家持續以台北和平館和彰化體育館為主場,延續先前經營模式都是顯而易見的答案。一切並非新聯盟、富邦、夢想家做了什麼了不起的決定,唯一可肯定的就是這兩隊的職業經營意向的確存在,且有望在新聯盟延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