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如夢之夢,談2016年芝加哥小熊隊:Maddon的調度與Lester的挑戰

這些便是Joe Maddon所面臨的狀況:有一位傷癒歸隊,足足有201天沒遇過大聯盟投手的指定打擊;面對印地安人的強力右投,他把用1.84億美金簽來的小熊左打者放在板凳上,而讓一位整年只有先發十九次的球員擔任先發右外野手;另外還要讓Jon Lester對決整個美聯最會盜壘的球隊。 What could possibly go wrong?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如夢之夢,談2016年芝加哥小熊隊:Kyle Schwarber

如夢之夢,談2016年芝加哥小熊隊:奇兵回歸

如夢之夢,談2016年芝加哥小熊隊:小熊隊新總管

Kyle Schwarber能夠在2016年世界大賽前回歸,是件振奮人心的事,至於他的身手能不能負荷世界大賽的強度挑戰?這恐怕不是當時縈繞在Joe Maddon心頭最重要的問題,Schwarber的排序還在後面,Maddon首先要處理的,是右外野手Jason Heyward。

去年冬天小熊以8年1.84億美金的大約簽下了Jason Heyward,但他整個2016年球季都十分掙扎,例行賽只繳出2成30打擊率、7支全壘打、49分打點的表現。這位被球隊寄予厚望的左打兼右外野手,季後賽迄今的28個打數中,也僅僅敲出2支安打而已!

於是Joe Maddon在世界大賽第一戰,就算印地安人派出的先發Corey Kluber是右投,他還是決定要把Jason Heyward給拉出小熊先發名單。這當然惹得Jason Heyward老大不爽,因為他加入小熊是要上場貢獻(尤其在這麼重要的比賽中),而不是光坐在板凳上搖旗吶喊的。Joe Maddon將決定以手機訊息的方式告知Heyward,但Heyward已讀不回,對此Joe Maddon說他不會把這當成是一種冒犯或不合作,這是教練工作的一部分,因為你沒有辦法讓隊上每個人都開心,如果他(Jason Heyward)感到生氣,那就表示代替他上場的那個選手(在第一戰是Chris Coghlan),將會感到快樂。

然而,就連Jayson Heyward也不是最棘手的狀況,對Joe Maddon來說,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反倒是球隊第一戰先發投手Jon Lester!因為面對擅長跑壘,全隊盜壘數大聯盟排第四(美聯第一)的印地安人隊,他手上這張王牌,儘管Lester是當今大聯盟最優秀的左投手之一,他可以飆出致命的卡特球,也可以投出飄過壘包、位置精準無比的曲球,但他卻患有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恐懼症,那就是Jon Lester無法轉個九十度,像初學者一般,把球給丟向一壘……

他們稱這個症狀為YIP,我們或許姑且可稱之為”傳球(以棒球來舉例)失憶症”,雖然YIP從字面上看起來是一個相當無害的字,不過它對許多運動選手都造成了難以抹滅的負面影響,較著名的棒球界例子有像是Steve Blass,這位海盜隊的投手從1973起突然再也投不出好球(當時他們甚至稱這症狀叫Steve Blass disease);Steve Sax,道奇二壘手,在1983年發生的一次失誤後,他再也無法把球傳向一壘;Mackey Sasser,大都會捕手,1991年本壘一次攻防衝撞後,他再也無法把球回傳給投手,這提早終結了他的職棒生涯;Chuck Knoblauch,洋基二壘手,1998年起他再也無法做內野短傳,因此被移防到外野;Rick Ankiel,紅雀投手,2000年起無法將球投進好球帶,後來轉型成為打者……

棒球人通常對YIP避而不談,他們甚至只會叫它”it”或”怪物”或”那個東西”,彷彿一旦談論YIP太多次,它便會傳染到你身上!簡而言之,在棒球世界裡,YIP已經完全”佛地魔”化了。

Jon Lester的故事,Stephanie Apstein曾寫過一篇精彩的文章,其中針對Lester何時染上YIP這個問題,坊間有很多推測,Kevin Youkilis,這位Lester紅襪時期的隊友(兼一壘手),回憶到Lester在2007年美聯冠軍系列賽第四戰,曾往一壘投出一記牽制,但那顆球的軌跡跟卡特球沒什麼兩樣,Youkilis被記了一次失誤,而他認為很可能就是那個play,開始讓Lester懷疑自己;John Farrell,Lester的投手教練,則發現從2009年球季開始,把球丟向一壘這件事,對Jon Lester來說愈來愈困難(但他還是可以做到)。當時他的部份教練與隊友,好比說捕手David Ross,通常都讓Lester自己處理,未曾和他正式談論過YIP,因為就像Ross說的:他(Lester)並不是不知道自己有這問題,通常如果你已經知道問題在哪,你就比較有機會去克服它。而我要說什麼呢?我要給他投球的建議嗎?要是今天我揮棒不好,而他來給我一些打擊上的指導,我恐怕會叫他Fuck Off吧!不過部份隊友有時則會打破忌諱,好比說Adrian Gonzalez在2011年球季注意到Lester傳一壘的問題時,他把Lester給叫到一邊,嘿,Gonzalez這麼對Lester說:當你要傳一壘時,不管用什麼方式,你只要能把球丟到我的正面(而不是亂竄的其他方向),我就能接到,不用擔心;而同樣也曾遇上(並擊退)YIP的捕手Jarrod Saltalamacchia則建議Lester把焦點集中在一壘手球衣前的鈕扣而非整個胸膛上面,因為目標愈小,失誤也會愈小……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