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3

溫柔的Michael Jordan,很難得,卻也蠻好的

與超音速隊的比賽結束那天,公牛隊的球員們都很雀躍不已。當時公牛隊拿下了20勝9負,和前個賽季的戰績差不多,還算是不錯的;當時距離下一場比賽還有幾天的時間,而且又是新年了,球員們有兩天的休息時間。更衣室裡,Horace Grant正對Scottie Pippen所穿的球鞋玩弄著,而Pippen則是對B.J. Armstrong的古龍水開起了玩笑。Craig Hodges很快地就離開了,Dennis Hopson則是慢條斯理地換起了衣服——他總是最後離開更衣室的那幾位。John Paxson帶著前來觀看他比賽的兒子很快地也離開了,剩下還在橋弄著攝影機位置的記者們,還有正在喝著啤酒、抽雪茄,等待著訪問的Michael Jordan,以及在一旁哭泣的Scott Williams。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Michael Jordan,我們總是認為,他就是那麼的霸道。喜歡他的信徒們,把這種強勢,看作是對於勝利的執著、追求成功所不可或缺的信念。不怎麼喜歡他的人們,則是認為那就是一種生人莫近、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不是那麼的好親近,做他的隊友好像都很辛苦似的。

 

在1989年的芝加哥公牛隊新秀Jeff Sanders看來,和Jordan那麼地靠近——更衣室的位置就被安排在Jordan隔壁而已,那完全不是一件好事情。動作緩慢、說話的速度也很慢的Sanders常常遭受到Jordan貶低與諷刺。有一次Sanders在訓練裡成功地抓下籃板球後再把球灌入時,Jordan大喊:「嘿,那個No Doz應該會慢慢地消失了吧。」其實,No Doz是一種含有咖啡因的藥物,可以用來提高運動時的表現。這就是Jordan說垃圾話的強大實力,不會很直接,但是衝擊力十足。

 

Sanders僅在公牛隊待了一個賽季,就在隔年的1990-91賽季開始前被交易到邁阿密熱火隊,隨後就被熱火隊揮棄了。後來夏洛特黃蜂隊找上了在美國大陸籃球聯盟CBA打球的Sanders,打算給他十天的合約。當Jordan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嘴巴上仍然沒有想要放過當年就坐在自己旁邊的Sanders。「這應該是要12天的。他需要兩天的時間清醒起來。」Jordan說。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是在Scott Williams看來,雖然他同樣的也是在新秀賽季在更衣室裡被安排坐在Jordan的身邊,他卻有過與眾不同的相處經歷。也許,某種程度上那是因為Williams是Jordan北卡大學的學弟;也許,對於那些總是認真地、全力以赴地在球場上尋找生存下去的機會的人,打從心底處Jordan還是會給予相對的敬重與看待。

 

Jordan和Williams的緣份自Williams在加利福尼亞州的Hacienda Heights高中就讀時就連結起來。當時的Williams是當地的高中籃球明星,最好的證明——UCLA的Kareem Abdul-Jabbar、John Wooden;北卡大學的 Jordan、James Worthy、Sam Perkins、Dean Smith都有對他伸出橄欖枝,準備招他進入大學。最終Williams選擇了北卡大學,雖然實際的表現和當時人們對於他的盼望有些許落差,但還是屬於可以接受的階段,在平均15分鐘的上場時間內繳出5.5分和4.2籃板的表現。

 

遺憾的是,命運對他有些嚴苛。1987年10月15日,大二的Williams經歷了他畢生難以忘懷的一天。和母親Rita分居的父親Al Williams在卡羅萊納家裡的車庫裡等待著Rita。當Rita開車回到家裡時,已久候在那的Al開槍把Rita射死了,接著再把槍口對準自己,自殺身亡。從那時候開始,本來是個朝氣勃勃、正向、一直把笑容掛在臉上的Williams,頓時變得不一樣了,孤僻、常常坐在大學校園的一角沉思。「顯然,事情對他造成了影響。」北卡大學籃球教練Smith說。「在發生那樣的事情後,沒有人還可以保持不變的。」

 

後來,Williams的表現持續地進步著,到了大四已有著平均14.5分、7.3籃板、0.8助攻、1.1搶斷和1.2封蓋的成績,但是他的選秀行情卻從當初的首輪跌到最後,落選了——肩膀傷勢的問題。儘管如此,Williams最後還是成功地站上了NBA的舞台。當初積極地招攬他到北卡大學的學長Jordan,這次再度幫助了他一把。公牛隊簽下William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