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華職棒季中選秀/高中潛力股來敲門(內野篇)

從小因受家人影響、或是因為單純喜歡棒球,而走上棒球路的球員何其多,但從少棒打到成棒,最後能順利進入職業棒球領域的卻遠不到5%。2020年中華職棒季中選秀即將來臨,來看看今年有哪些高中應屆畢業的潛力新秀,要向夢想中的職棒殿堂叩門!

作者:沙拉

請繼續往下閱讀

穀保家商何恆佑

出生日期:2001年10月12日
身高體重:185公分/83公斤
投打習慣:右投左打
求學經歷:新北市興穀國小、新北市二重國中、新北市穀保家商

畢業於穀保家商的何恆佑,和前面介紹過的左投林子崴、鐵捕林辰勳,三人是從國小一路到高中,八年來都同隊奮戰的三劍客。特別的是,何恆佑有個連教練都會起哄跟著叫的綽號:「何大物」。

這個綽號,是何恆佑高一進球隊時,學長就給他取的,後來隊友們都這麼叫他。「那時候我練得很勤,球隊練習結束還常常自己加強,學長們就這麼叫我。」是訝異於怎麼會有人這麼拼命三郎式的認真,也是認為這麼努力自律的選手前途看好,所以學長們叫他「大物」,但其實最初何恆佑不太喜歡被這樣稱呼。「高一、高二的我很沒有自信,雖然高一就在木棒組,跟著學長去比賽,但我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這個資格跟能力,因為我打得比一些報鋁棒的同學、學長還差。」何恆佑說:「本來我剛進球隊時是游擊手,但因為比賽表現不好,後來就移防到二壘、一壘。周教練知道我練習打得不錯,但比賽卻發揮不出來,所以就把我調到守備比較沒壓力的位置,讓我發揮我的打擊優勢,以建立我的自信。那時候我就想,教練都這樣一再給我機會了,如果這次再不把握住,可能就再也沒有了,所以就更努力,球隊菜單練完之餘還會找時間自主練習。」

這樣自律又自主的性格,何恆佑表示是爸爸培養出來的,「國小的時候不用住宿,每天晚上爸爸都會帶著我去跑步,不只如此,爸爸在是非對錯的道德觀念上,也管教得比較嚴格。爸爸總是告訴我:自律對運動員來說很重要,必須管好自己,有不足之處就要加強。還有我以前受傷,爸爸也很注意我有沒有好好復健,我打球到現在身體能健健康康、沒什麼大傷,都多虧爸爸。」

但除了父親從小的教養,其實還有一個讓他如此努力不懈的動力,「小時候我很羨慕辰勳跟子崴,雖然我們三個在球隊都是不錯的選手,但我的帳面成績還有關注度,卻不如他們。明明我也打得好,但大家總是比較關注他們,於是我就更努力練習。可是我明明已經比他們努力了,為什麼我打得還是不夠好?」何恆佑說:「我知道他們的天份比我好,有的訓練他們可能兩三次就能上手,但我要練上十次、二十次才有辦法,等我把這個訓練上手了,他們早就在學其它的東西了。我那時很害怕,如果他們有天份又努力,那我怎麼辦?我是不是永遠沒有能夠趕上他們的一天?」

對於已經下足工夫、努力練習,卻害怕自己沒辦法更好的兒子,何恆佑的爸爸這樣告訴他:你不要跟其他人比,未來的路會怎麼樣,誰都不知道。「現在我慢慢能明白,就算他們有用不完的天份,那也與我無關,只要我夠努力,就能變得更好,所以我只要一直不斷努力就好。」何恆佑說,「因此我養成了練球時間以外還會自己加強的習慣,為了要超越辰勳跟子崴。儘管現在我看起來好像終於跟他們差不多了,但我還是把超越他們當作我的目標。」

多虧了父親的教養開導、教練的給予機會,也多虧了同隊八年的良性競爭,更多虧了何恆佑自己不服輸、肯努力的自律性格,形塑了我們現在看到的他。在精進球技的路上,他的心理層面同時也得到提升,「高一的時候一直懷疑自己,因為表現不如人而想放棄的時候,爸爸跟我說:『你從來不是技術的問題,而是心態。心態夠好的球員,就算技術尚有不足,但表現出來也不會太差。』爸爸提醒之後我才發現,真的是自己想太多,於是努力讓自己想法變簡單。」從U18世界盃奪冠回來,被國手光環壓得喘不過去,在向教練尋求擺脫壓力的辦法時,何恆佑得到這樣的答案,教練對他說:「你要做的不是放下光環,而是想著『我就是有國手的實力』,安打上壘時稍微囂張一點慶祝一下沒有關係,可是對比賽的態度要出來。我從來不擔心你的態度,你只要把你的優越感建立起來,就能更好。」

於是我們看到,曾經害羞內斂、總是覺得自己不如人的小男孩,長成了一個在場上能自信地放開展現自己,在場邊總是主動喊聲提醒、凝聚球隊團結意識的領導者。他知道在場上表現得好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有時在場邊或許能學到更多;他不只要自己好,還要隊友一起好;過去他有點排斥「大物」這個外號,如今把它視作大家對自己的期許,更加努力。頂尖運動員必須有的心理素質:「自信」、「競爭力」、「樂觀」、「心理韌性」以及「適應完美主義」,他都具備了,相信這樣的選手,未來在職棒這樣更高壓的環境、更大的舞台,仍然會如他一路走來的軌跡,越來越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