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鈺傑:「當球探後才知道,我完全不適合先發」

昔日的興農八壯士成員之一,沈鈺傑退役後轉任球探工作至今已經有四年的時間,球員時期絕大多數時間都擔任後援的他,其實心裡曾夢想過擔任開幕戰先發的角色,只是當了球探後才發現,原來他完全不適合先發。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貫三

他不能先發我覺得更重要的原因是沒有第二變化球啦

周泰

沈變化球很多,精的不多。徐總前說他不要一直變球路。<br /> 打者好挑

隨著選秀的腳步逼近,中職各隊現在最苦惱的應該不是教練而是球探們,每年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都會成為最受關注的角色,甚至必須肩負起一支球隊未來幾年的強弱走向。

 

也因為各球團近年來對於球探部門的重視日漸增加,使得許多退役的職棒球員,能獲得除了轉任教練以外的第二選擇,像是統一獅隊的潘俊榮、許聖杰,以及今天訪問的主角,沈鈺傑。

延伸閱讀:興農八壯士:「橫行霸道」的強投豪打沈鈺傑

 

就像上一篇的從主事者退居輔助者 劉育辰談統一獅選秀方向及四隊農場現況一樣,這次我特別找到了昔日的「螃蟹沈」沈鈺傑,除了問他從球員轉任球探的心路歷程以外,也希望透過他的球探視角,為更多關心選秀會的球迷們解惑。

沈鈺傑/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首先,說起當初球員轉任球探這件事,沈鈺傑告訴我,其實一開始球團有給他「教練」跟「球探」這兩條路選擇,只是他認為球探這個機會更加難得,不如就大膽來嘗試看看。

 

沈鈺傑:「原本我以為,以選手出身來當球探應該是蠻簡單的,但其實完全不一樣,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上手的,必須學著怎麼去評估球員,還有去設想這個球員對於球隊的未來能有什麼幫助,跟自己在當教練或球員是差別很大的,不是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可以。」

 

沈鈺傑:「其實過程中一定都會遇到失敗,但在失敗之中找到問題點,才是最重要的。」

 

最初轉球探是在義大時期的他,只當了兩個月,隔年就到富邦身兼球探及牛棚教練這兩種身分,每天都是早上去看球,下午到球隊當教練,後來做了一段時間發現這樣行不通,一定得要專職,畢竟要全心去追一個球員,不是只看一兩眼而已,而是要連他的個性、家庭教育都要去了解的。

 

沈鈺傑:「比賽一定要看得夠多,不可能看一個選手只看一兩場比賽,可能從高一就要開始追,每一年的變化都要去紀錄,這也是最難的地方。」

 

當然,要成就一次好的選秀,勢必得輔以優秀的養成,沈鈺傑認為,選秀最重要的是在前三年的養成,要想讓這些大物們很快爬起來,勢必得要有一個完整的計劃來進行。

 

沈鈺傑:「第一步就是,在二軍一定要讓他下場比賽,這是最基本的。」

 

沈鈺傑:「其實不用去怕失敗,雖然說贏球是本質沒錯,但二軍的比賽來說,更重要的是要讓選手得到東西進而成長到一軍舞台,像戴培峰的成長是很快的,基本上不到一年就上一軍了,儘管還有一些不足的地方,但現在他也才20歲,要去評斷一名選手的發展,年紀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戴培峰/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自2013年中職開放高中生選秀以來,近年來站穩一軍舞台的投手,相較於野手來說是比較少的,能像江辰晏或陳仕朋這樣搶進輪值的,更是不容易。

 

沈鈺傑也提到,大部分投手一選進來,基本上有能力先發的類型,球團都會優先讓他往先發發展,設定一個時間點再來評估,不適合就會協助進行轉換,但這過程中又需要去與球員好好的溝通,相對也會花上很多時間,一來一往也加深了養成投手的難度。

 

沈鈺傑:「就像我自己,當球探後才知道,我完全不適合先發,在當球員的時候完全不了解,畢竟每個投手一定都想試試看先發,我第一年進來打職棒的時候,都覺得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搶下一次開幕戰先發(笑)。」

 

沈鈺傑:「有時候覺得奇怪,教練怎麼都不讓我先發,明明春訓投的量很大,覺得自己的身體可以負荷,結果我生涯也沒拿到太多先發場次(39/526),退下來之後才知道,原來我真的不適合。」

 

以球探的視角來說,要評估一名球員適不適合擔任先發,首先要看他的投球動作上能不能維持規律,這對於先發投手的狀態起伏是很關鍵的,再來才會去看球速跟控球,像他自己可能只適合在30-50顆球內,一旦超過就會比較難掌控狀態。

 

他也提到,當過選手再當球探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他比較會以選手的角度去看自己現在要關注的球員適合什麼,也並不是說投手出身就不看野手,只是觀察野手的時間一定會比投手來的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