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7/15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Poetry in Motion

如果他(Federer)打得非常好,那麼我就必須要打得不可思議(unbelievable)才行,否則要擊敗他是不可能的!當他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實力,他是在另外一個聯盟比賽,沒有人能夠阻擋他- Rafael Nadal,2007年 Nitto ATP Finals

作者:alonetogether

 

當你和Roger在場上對抗時,你知道對面是一位不可思議(unbelievable)的球員,過去發生的事情幫不了我,我把和他的每場比賽都當成不同的(歷史)事件,而每次結果都將會不同- Rafael Nadal,2014年澳洲網球公開賽

 

在生涯中後期,Federer逐漸增加了上網與藉由回二發發起攻擊的比例,他也換了拍面更大的球拍,以利防守與發球(但對正反手拍的精準度控制會有影響),而連他原本就很好的脾氣,他也做了”改善”:比賽中我再也不會那麼緊張與失控了,像是摔拍或者把球生氣地打到觀眾席上、大喊大叫等。現在如果對手這麼做,我多半只會一笑置之,但那已經不會對我造成任何困擾了,Federer這麼說。

Federer另外一個令人感到驚奇的面向,在於他和其他職業網壇同僚之間的友好關係,從青少年選手時期開始,他就把對手視為朋友而非敵人,而等到他變成世界第一,這觀念也沒有改變。或許在比賽中,與其說他在對抗球網對面那個球員,還不如說他在對抗那顆網球,或者更極端一點,那個”可能性”本身。從網球歷史上來看,不管是Federer那些頂尖的前輩如Peter Sampras、Andre Agassi,還是同時代的Williams姊妹或Maria Sharapova,他們通常都與”一般”選手隔離開來,不管練球抑或社交都是如此。但Roger Federer的風格不同,有時候我甚至懷疑他那些同儕,是不是都染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Federer彷彿在他們身上植入了情感或意念,明明Federer是在網球場上折磨他們的人,但他們大多卻喜歡Federer!James Blake說:他(Federer)就像是休息室其中一位尋常的球員,你們一起上場比賽,然後被他痛宰。而比賽結束後回到休息室,他也在裡面走動,跟大家閒聊,既不居高臨下,也不會嚇唬你,更沒有一大堆簇擁。

又或者我們可以引用Andy Roddick那段精準又妙趣橫生的話語來為本文作結,因為他是這麼說Roger Federer的:I would love to hate you, but you are really nice!!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橫亙在Andy Roddick面前的險峻海峽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草地之王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兩隻貓熊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我不要愛,也不要和平?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愛與和平

參考資料

<Roger Federer>, Harry Lime

<Tennis: All Time Career Money Leaders>, Pradeep Thaku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