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7

不抓戰犯!但勇士隊仍需要面對本季失敗的四種檢討

輸球或失敗,抓戰犯是個檢討的好方法嗎?我想不是,但我們該如何檢討失敗呢?這篇我們以用勇士隊當例子,以四種檢討方向去分析勇士的失敗賽季。

作者:林克吳

請繼續往下閱讀

aquaman

對現在的勇士來說,D. Lee一定比D綠好用,能打爛仗的禁區球員對爛隊來說是個寶,但是D綠進攻能力無法變成李伊,所以他多休息讓新人上也是對的。最大的問題是教練團不想改變球隊攻守戰術,可能是希望浪花兄弟回歸後球隊能維持原本的打法,所以與其說是在練兵不如說是讓新入隊的球員練習如何搭配浪花兄弟。完全放棄這個球季的前提之下,比賽內容變成去想像 : 如果浪花在的話這一球可能會成功喔。

林克吳

或許Green的進攻無法幫助球隊,但是我並沒有覺得本季他有拿出他領導的風範,身為球隊的核心應該要更穩重,而不是時不時就被趕出場,當然放棄本賽季是屬於無限賽局的思考模式,我也期待明年勇士的表現.

陸仁賈

之前看不少球評都說green被eject是故意的,不想浪費時間去輸球。
如果真是這樣,那green真的就非常非常糟糕,不只沒有領導者風範,連敬業態度都很有問題。

林克吳

@陸仁賈 傳聞是真是假,目前無法證實,但是Green必須在情緒控制上更加聰明,該發火時候要發火,該收斂時也要控制得住

陸仁賈

我覺得永是的球隊氣氛在NBA應該算是數一數二的,幾乎可以媲美拓荒者。
都是有個有擔當的老大,輸球自己擔,而不是一味責怪隊友(uncle drew"who?")

林克吳

球隊氣氛是必須由球員、教練及管理階層去努力的,相信勇士隊做了不少努力


前面提到,勇士隊當團隊無法跑出得分效果時,終極的解藥是"球給志傑"戰術,球星們運用自己強大的單打能力,去把籃球放入籃框,但是這樣的戰術在本季少了強力單打手KD後,威力銳減,更慘的是Curry、Thompson都受傷,只能倚靠Russell,但是Russell又沒有一道牆幫忙擋開防守者,使得雙拳難敵四手,單打效果也不盡理想,此外,雖然新秀Eric Paschall在季初展現出強大的力量及單打效果,但是時間一長,馬上被其他球隊發現他單調的進攻模式,使得單打效果也不甚理想,攤開今年勇士隊的進攻效率來看,是聯盟最後一名的105.2,也間接宣告救命時刻的單打戰術失敗。


無論是擋拆戰術、無限換防、單打戰術等,在今年都因為球員的不同而相形失色,資深的勇士迷更會有種看不同球隊比賽的錯覺,而這些很大部分的原因是新進球員,並不說新進球員不好,而是球員不是機器人,需要時間去培養默契及熟悉戰術,而大部分比賽球員都是新進球員時,輸球就變成累積經驗的唯一方法,戰術本身可能沒有問題,但是當戰略準備不足時,就會造成失敗的結果,換句話說,戰術上的勤奮是沒有辦法彌補戰略上的錯誤。


既然勇士隊的戰術可能沒有太大的瑕疵,那該檢討的就是第三個面向"戰略",戰略是球隊該如何長期保持優勢及持續有奪冠希望的作法,前幾季的勇士隊一直在戰略上表現相當好,維持相當好的戰力,最主要就是有質量好且長期配合的團隊戰力,但是卻慢慢地發生了一些質變,首先,在2014-15年勇士開啟王朝的第一年,勇士的替補是全聯盟第一的表現,但是隨著主力球員薪資的水漲船高,漸漸壓縮了板凳戰力的薪資空間,自然替補戰力也逐漸衰弱,勇士的戰力也變得頭重腳輕,直到今年終於潰堤。


今年勇士長年依賴的替補Andre Iguodala被交易,Shaun Livingston退休,等於替補戰力的核心崩解,但是替補薪資的空間並沒有增加,再加上因為KD的交易案,使得勇士隊觸碰到薪資硬上限,讓找自由球員上更加地捉襟見軸,沒有了有經驗的替補,主力球員變得更加重要,但KD離隊、浪花兄弟的受傷,完全暴露太過倚重主力球員的團隊戰力,當主力球員倒下或離隊,團體戰力當然也隨之瓦解,就像是沒有分散風險的投資者,當投資標的崩盤,賠到脫褲也只是剛好而已。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當然勇士團隊戰力的完整,除了老將與當打之年的球星之外,新秀也是勇士長年培養的項目之一,但是近幾年培養的新秀Patrick McCaw卻無法留住,更在去年在總冠軍賽中反咬一口,根本是養老鼠咬布袋,雖然不知道雙方之間有甚麼問題,但無疑的勇士培養新秀的成本付諸流水,必須重新來過,這也是為何勇士替補會崩壞,因為替補裡沒有自己養成的年輕球員,造成青黃不接的問題,或許這是每個球隊都會遇到問題,但是這也是維持團隊戰力的重要關鍵戰略,勇士隊為何留不下McCaw?這問題也許該慎重地想想。


最後,除了前面提到的"檢討他人、檢討戰術、檢討戰略"之外,最為重要的就是檢討"核心價值",也就是球隊的核心文化是甚麼?在奪冠的這幾年,勇士隊一直都有"犧牲"的球隊文化,從David Lee把位置讓給Green,Iguodala甘願打替補到KD來之後,Curry與Thompson願意犧牲球權及個人數據去追求團隊勝利等,都是犧牲文化的表現,而今年傷的傷、離隊的離隊,轉瞬之間,似乎變成了一支新的球隊,此時,唯一稍微健康的Green應該要教育及帶領新加入的球員,讓他們延續此文化,但這樣的情況並沒有發生。


Green也許想要教育新加入的球員,但是他的犧牲似乎不夠多,他依舊待在自己的舒適圈,扮演著組織進攻的角色,但是也許他的犧牲是必須在得分荒時,勇敢地承擔得分責任,在重要時刻,控制住自己脾氣,盡量的留在球場上教導後輩,但這些犧牲沒有看見,也沒有看見領導風範,他是犧牲文化裡的受益者,卻在本季艱困的時刻沒有延續這樣的核心價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