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6

一樣把你愛的雷霆帶給遠方的你-雷霆轉播團隊的復賽工程

奧克拉荷馬城雷霆隊的球賽轉播分析師Michael Cage有一個習慣:他在觀賞賽事轉播時會關靜音,搭上自己的口語作為工作上的練習。現在他也即將這麼做,但是這次是在工作時-在轉播雷霆隊復賽賽事的時候。

作者:小枚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20年NBA球季的22隊"Whole New Game"復賽,本周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的迪士尼世界正式展開,首先登場的是每隊3場的「練習賽」。雷霆隊已經在台灣時間昨天清早打了第一場練習賽,擊敗波士頓賽爾提克隊,因傷缺席長達30個月的Andre Roberson也在這場球賽中正式穿上雷霆隊球衣踏上球場,打了將近12分鐘。

這一切過程仍然透過網路直播,雷霆迷們依然聽到了熟悉的轉播評論聲音,Chris Fisher、Michael Cage,他們在轉播,同時他們也跟我們一樣在看著直播-在距離奧蘭多1,300多哩以外的奧克拉荷馬城Chesapeake Energy Arena。

停賽這段期間的變化很大,球館冠名贊助商Chesapeake Energy也終於撐不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衝擊,聲請破產。雖然來有兩年的球館冠名合約,未來如何還未可知,但至少現在,這座還叫做Chesapeake Energy Arena的雷霆隊主場,在雷霆隊復賽期間依然為轉播團隊開啟,讓他們在熟悉設備的環境下,遠距播報雷霆隊的復賽賽事。

某種程度上,在這個熟悉,卻帶著奇妙氛圍的環境中,轉播團隊在做的事情與過去沒有不同,但有著許多的改變:Fisher與Cage負責球賽的播報與解說,只是他們不是坐在場邊的播報台後,而是球場中央的雷霆隊logo上;場邊記者Nick Gallo、Paris Lawson,則是坐在底線的一角,依然負責收集即時情報-只是是遠距;對於聽廣播的球迷(小枚上班交通路上就是如此),熟悉的「雷霆之聲」Matt Pinto,雷霆隊球賽廣播播報員,則留在他習慣的轉播間,遠距觀賽進行播報。

轉播團隊的其他工作人員也在現場各司其職,甚至掌控球賽轉播的轉播卡車也停在往常的位置,不同的是,觀眾席是空的,沒有球迷,當然也沒有Thunder Girls啦啦隊女團。

播報時看螢幕畫面,對Fisher來說並非完全陌生。他說雷霆隊客場出賽時,在部分球館他們被安排的位置有很多死角,當無法充分看到現場狀況時,他本來就不時會看轉播畫面,來彌補視角的不足。「這樣的經驗對現況反而是個幫助,我想我應該還是能夠稱職的把球賽播完,讓看轉播的球迷覺得我的工作成果,跟我就坐在場邊時沒有兩樣。」Fisher說。

對雷霆隊的球賽轉播製作-他們就是坐鎮轉播卡車的人-Steve Melton與Eric Date來說,復賽轉播又是另一種體驗。

他們一直是球賽過程中最多話的人,只是說話對像是這個10多人的轉播團隊。在兩個多小時的過程中,他們不斷的溝通、協調,確保球賽播出畫面與進行節奏的正確,包括持續提示Fisher何時該唸贊助廠商活動資訊、何時該進廣告,在死球暫停時與Cage溝通要擷取哪段畫面來重播供分析使用,並連繫現場攝影師的取鏡角度、捕捉內容,以及調度實際播出的畫面。

復賽對他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他們並不在球賽現場。

因為每個球團能夠進入泡泡圈的人數限制在37位,扣除球員後,留給教練團、防護員、必要的後勤人員與管理層的名額已經很有限,轉播團隊當然不可能被帶進去。雷霆轉播團隊能夠使用ESPN與TNT提供的現場畫面,但對他們而言,能夠調度使用的畫面與視角,比起常規球賽轉播,被大幅度的限制。

對此Melton只能樂觀以待。「限制很多,卻也是一個人生難罕見的經驗,對我們從事的這份工作會有新的認識。我們正面看待這次的挑戰,積極面對其中與過往習慣的不同。」他說。

雷霆隊的前兩場熱身賽只透過網路直播,第三場熱身賽開始,包括正式的8場排位賽,以及緊接著的季後賽,都會透過福斯體育奧克拉荷馬地方台播出。「雷霆隊的熱身賽,對適應新工作型態的轉播團隊而言,也是正式在電視播出前的熱身賽。」Cage說。

雷霆隊的媒體與公眾溝通副總Dan Mahoney說到,雖然開啟球館的安排有點大費周章,但他們刻意讓轉播團隊在Chesapeake Energy Arena進行轉播工作,是為了讓團隊成員盡量維持熟悉的工作團隊感與節奏感,因此球館在雷霆隊復賽期間,也會持續為轉播團隊開啟。並非全部參加復賽的球團都這麼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