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懷絕技的獵人與他的成名15分鐘—伊磊斯.巴瓦瓦隆

「在未來,每個人都有辦法聞名於世15分鐘。」知名藝術家Andy Warhol在1968年曾經留下過這句名言,而52年後的現在,透過社群網站的蓬勃發展,想要把握住成名的機會,或許只需要短短幾秒。 而對伊磊斯.巴瓦瓦隆來說,這個短短幾秒的機會,就出現在UBA二級的八強淘汰賽。

作者:TWI Sports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未來,每個人都有辦法聞名於世15分鐘。」知名藝術家Andy Warhol在1968年曾經留下過這句名言,而52年後的現在,透過社群網站的蓬勃發展,想要把握住成名的機會,或許只需要短短幾秒。

而對伊磊斯.巴瓦瓦隆來說,這個短短幾秒的機會,就出現在UBA二級的八強淘汰賽。在這場迎戰萬能科大的比賽,接獲隊友傳球的他,投進一顆離三分線還有幾步之遙的大號外線,不但把比賽逼進延長,也讓最終贏得勝利的屏東大學,獲得隊史第五度在一級出賽的資格。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十幾年前他的名字就已經出現在媒體上。就讀長榮百合國小的他,不但曾經獲得過模範生,更因為在假日時陪父親工作,在小學一年級前就已經會開怪手。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自由時報就報導過伊磊斯陪著時任鄉代的父親協助興建中繼屋的整地工作,父親還在當時接受採訪時透露,有一年豪雨成災把木頭沖到馬路上,就是當時還年幼的伊磊斯在父親離家時開著怪手將木頭移走,不得不說實在太狂了。

伊磊斯從小就開發了許多嗜好與才能,除了開怪手之外,籃球也是其中之一。他說從國中開始參加籃球社團後,對籃球的熱愛也逐漸增加,並從高中開始接觸正規籃球訓練。不過好不容易開始的正規籃球生涯卻一波三折,由於當時執教來義高中的陳江炫昌教練要轉至民生家商,因此雖然知道轉學過後便要面臨兩年球監,但為了得到更專業的訓練,最終還是咬牙決定跟著轉學。

伊磊斯承認,沒辦法打HBL,心裡真的難過很久,因為那是每個打高中籃球的球員都想要到達的夢想。他也自承,自己曾因不能打HBL而灰心喪志過,幸好家人與教練都鼓勵他繼續努力,在盃賽好好發揮,還是會被大學球隊看見的。

因為兩年球監的關係,伊磊斯在HBL僅登場兩場、加起來的出賽時間還不到13分鐘,三分球出手也二投盡墨。但就如他自己所說,慶幸自己沒有因此就這樣放棄。兩年過去,現在他才能在UBA的球場上,投進籃球生涯至今最重要的一顆三分球。

偶像是Kyrie Irving的伊磊斯,在與屏東大學進軍明年的一級賽場後,對於與每個對手交手都感到躍躍欲試。不過他更期待跟自己同年紀的控衛對決,想知道自己與他們之間有沒有差很多,或是還需要加強哪些面向。下個球季希望先拚保級,再朝下一個目標突破。

雖然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繼續朝著職業舞台發展,但伊磊斯表示,自己還是想繼續努力,想知道自己能打出什麼水準。就算沒有實現成為職業球員的夢想,也希望將來能朝防護員或者訓練員的方向前進,畢竟自己還是對運動很有興趣。

有一篇中國時報的報導中,小學五年級的伊磊斯說,自己想要像部落耆老一樣,成為身懷絕技的獵人。雖然讀了大學的他,現在投身的是球場不是獵場,但他也希望能學會成為一名更好的領袖的方式。在球場之外,家人也希望他能學到別的一技之長。而早已身懷開怪手絕技的他,也沒有荒廢這項技能。由於暑假校隊晚上才練球,所以他早上就會跟著父親一起上班,順便賺點外快。

在那篇自由時報的報導中,他的父親當年提到,會讓兒子提早學會開怪手,是希望透過多多參與,能讓下一代和部落建立起更緊密的情感。而從他小時候畫過的畫中,可以看見他的衣服上就有著相傳是排灣族祖先的百步蛇。這些年來,與自己部落的連結,或許早就不只印在衣服上,更已經烙印在他的心中。提到自己的文化,伊磊斯認為豐年祭是他們最具特色的活動,也說他們村莊裡有很多藝術家,各有各的風格,非常值得一看。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於藝術家揮灑創意的藝術,其實伊磊斯最近也在大螢幕上展現了自己的表演藝術。今年四月,在原住民族電視台上映、鄭志龍也友情客串的迷你劇集《Picul球勝青春》,就是改編昔日來義高中黑潮來襲的故事。而伊磊斯也在劇中,飾演了「許冠武」的角色。

伊磊斯說,這就像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一開始接到導演邀請,只是想說高三快畢業了,正好有空檔,便想體驗這個難得的經驗。沒想到這個原本以為是短片的影片,不但成為放上原民台的劇集,自己也意外地從中獲益良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