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

Jacob deGrom傳(三)是福是禍?在Tommy John復健中,習得「神之左手」的絕殺變速球

本文章將為大家介紹,deGrom在小聯盟的第一年,就遭逢了 Tommy John手術的打擊,他是如何走出低潮?在復健的過程中,如何遇見「神之左手」Johan Santana,並怎麼從Santana的身上,習得絕殺變速球?他在成名時所留的一頭長髮由來?他在小聯盟時的綽號為何?為何會慘遭小公牛攻擊,導致骨折?還有在獲知升上大聯盟時的心情寫照為何?

作者:愛微笑

請繼續往下閱讀

帶著滿心期待,在選秀會後前往大都會隊所屬新人聯盟球隊Kingsport Mets投球的deGrom,卻在6場比賽的投球中,投的相當的掙扎,使得他的防禦率高達5.19。

是什麼原因造成deGrom的投球困境呢?原因出現在7月時,他弄傷了他的右手。甚至到了10月的時候,嚴重到必須要進行Tommy John手術。

對於這個經過,deGrom在日後成名後,接受訪問時說道:「在受傷的當下,我感覺到,我一直無法伸直和彎曲我的手臂。即使休息了一段時間,我的手肘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糟糕」。

deGrom接著繼續說道:「在7月受傷時候,我立刻做了一個核磁共振,期待透過復健,在10月的時候能夠克服傷勢。不過在到了10月的時候,我不但無法再投出任何一顆球,我甚至感覺到我的手肘狀況變得更差。所以他們安排我又進行了另一次的核磁共振。就在做核磁共振的同一天,他們跟我說,『我必須要進行Tommy John手術,而我想在何時完成它』?當下的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我想盡快的完成它。於是他們跟我說,『那就在今天3點半進行手術』?而我就直接說好吧,那就這麼做吧」。

deGrom接著繼續說道:「剛到新人聯盟的我,在還沒有投很多球,證明我的實力情況下,我就受傷了。當時的我會想說,『我只是一名新手,可是在現在就受傷了,我不知道他們將會如何的看待我』?不過慶幸的事,在開完刀後的復健與投球中,我感到非常的舒適,我感覺這個受傷,已經不再是個問題」。

如何度過復健的2011年賽季:

有記者曾經好奇的問deGrom,因為動手術而必須要錯過2011年整個賽季,你是如何度過這段期間的呢?

對此deGrom說道:「與其說是面對挫折,我更加認為這是一件心理方面的事情。對於自己動手術這件事情,我感到沮喪,我想搞清楚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在手術後的復健過程,漫長乏味。甚至讓我有些發瘋,並做出了剪掉所有頭髮的決定」。

deGrom接著繼續說道:「當我感覺很好的時候,大約是在動完手術後第9個月,我感覺到我已經可以對打者丟球了。不過我認為,我仍然應該要堅持走完整個復健過程,因為我知道,其他人也經歷過相同的事情。不要急於求成,在最後反而傷了自己」。

deGrom在最後說道:「如果一切到此結束了,那麼將不會發生在之後那麼有趣的事情了」。

習得Johan Santana的絕殺變速球:

什麼是deGrom所謂有趣的事情了呢?那就是在2011年的復健過程中,deGrom在大都會隊位於佛羅裡達州的復健基地Port St. Lucie裡,遇到了一位在他生命中的貴人,那就是曾經奪過兩屆賽揚獎的Johan Santana。

------------------------------------------------------------------------------------

附註:

Santana在12年的大聯盟生涯中,總共拿下了139勝78敗,防禦率3.20,奪下了1988次的三振。曾經4度入選過明星賽,拿下過1座金手套獎,並勇奪過2座賽揚獎。也曾經拿下過3次的防禦率,1次的勝投王,以及3次的三振王。他在大聯盟的生涯初期,是雙城隊的Swingman,遊走在先發於中繼投手之間。直到2004年,才成為隊上的主戰先發投手,並贏得了該年度的美聯賽揚獎。爾後在2008年經由Carlos Gomez等人的交易案,轉戰大都會隊。直到後來因為「肩旋轉肌關節囊撕裂」的傷勢困擾,球威大幅下降。他雖然在2014年與2015年,曾經加盟過金鶯隊與藍鳥隊,不過都因為受到傷勢的困擾,不曾在大聯盟留下出賽的紀錄,最終黯然離開了大聯盟。

------------------------------------------------------------------------------------

為何Santana會在那裡出現呢?因為他也飽受「肩旋轉肌關節囊撕裂」所苦,在那進行復健。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兩人,因為有這樣的因緣際會,讓deGrom有機緣,接受Santana的親自指導,學習到了Santana聞名遐邇的變速球。

對於這段往事,deGrom在日後成名時對記者說道:「Santana在當時教導我,如何握他的招牌變速球。並讓球在從手投出來的時候,能夠看起來跟快速球一模一樣。他還告訴我,當我在進行180英呎的練投時,如果我正確的丟出了變速球,球會有一個很短的下墜幅度」。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