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

用三個圈圈加一條線,畫出運動員的生涯規劃

生涯規劃要做的好,關鍵在於把握時間。我們對於時間的意識,將會決定我們對自己未來的生涯將會做出怎樣的策略與行動。在選手退休之後、在生命終了之前,活躍在螢光幕前的運動員們到底還能留下多少價值?運動員能否消除對社會的恐懼,全力以赴?運動員對於時間限制的體認,將會為選手的行為做出最好的處置。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近接受運動視界啪編輯的邀請(感謝陳君岱編輯的費心),分享了一集關於運動員的生涯規劃的Podcast節目,標題為:超過80種的職涯選擇,運動員的生涯到底該怎麼規劃?

用一條線,畫出生涯探索方向

節目中我們談到運動員生涯規劃的五步驟:探索、湧現、複雜性、定位與優化。用說一個故事軸線的方式,帶你逐步了解運動員生涯規劃的建立過程,其實我個人認為,這就像是一個品牌建立的過程。品牌的建立是持續地累積,就像是我們每個人的信用累積一樣,生涯的探索不是活得久就一定想得清楚,如果沒有拆解生涯建立自我的過程和步驟,年資再久生涯也依然在原地打轉,沒有積累,因此思考自己:

1.我從過去到現在這段時間,我累積了些什麼?(可以是工作、學經歷、生命體驗等等)

2.我希望未來我能夠過怎樣的生活?(任何決定都需要付出代價,但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嗎?)

畫三個圈圈,認識你自己

每當我們遇到問題時,第一直覺的反應就是套用自己的「成功經驗」來解決問題。但一來是過去的成功經驗容易讓我們留在過去,被習慣、知識、技術給綁架;而遇到問題還沒有先「問對問題」就立刻跳進「解決問題」的邏輯,也很容易深陷泥沼,不可自拔。

往往正是你最自以為最有效率的方式,卻反而忽略了對問題本質的理解,於是就使用了錯誤的解決之道。

馬斯洛曾有句名言:「如果你手上有一把槌子,那你所有看上去的東西都會像釘子。」若是沒有從問題的本質開始思考、拆解、模組化,我們人的慣性就往往會拿著一套舊有的解決方法,想要套到所有的問題上,這樣做並無法產生更好的結果,這套用到運動員的生涯規劃上也是一樣。

個性、圈子、標籤 三個圈圈思考別人眼中的你是誰

我的個性是什麼?我是外向還是內向?感性還是理性?

我擅長且想要鎖定發揮的領域在哪裡?設計圈?體育圈?時尚圈?教育圈?

我的強項是什麼?別人一想到我會想到那些標籤?Google一搜尋我的名字又會跳出什麼呢?

美國戰爭學院曾經用VUCA時代 (多變(Volatile)、不確定(Uncertain)、複雜(Complex)、與模糊不明(Ambiguous))來代表現今這動盪的世界,現代人會遇到的問題愈來愈複雜,看似同樣的問題,其根源跟起因、延伸的變因跟可能性,都大不相同。因此,生涯規劃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意識到自己的困境,並且意識到這困境是來自哪裡?是我個體的限制還是環境的限制?我想要完成的目標是什麼?現在的我距離我想要的目標有多遠?目標與現實有所落差的可能原因是什麼?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填補這個差距?當我這樣做時又有哪些可能的風險?如果成功我有哪些效益跟好處?

一個品牌要被人看見、被人注意到,個性、圈子跟標籤非常重要,個人的生涯也一樣。把人分成三個圈圈,透過拆解自己、跟自己對話、問自己問題,你就會發現自己其實可以透過行動來成長。而圈子裡,能力強且有人格特色和影響力的人,就會是未來最有價值的人。你也自己來動手畫畫看吧!

人生在前瞻中展開,只有在回顧中才能領悟

蘋果公司創辦人賈伯斯曾在史丹佛大學畢業演講中說到:「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聯起來,你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我們的每時每刻,都是一連串行動的總和,而我們所要面臨的未來,也就是現在到未來這段時間所有行動串聯的總和。只有持續的問自己問題,透過思考、澄清並採取行動解決問題,我們才有機會達到自己期望的目標跟產生改變。

回到我自己的故事。

先談圈子。我是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畢業(運健系民國100年畢業),在大學時就認識了非常多的優秀運動員,但我覺得大多數的選手都是被低估或是被社會框架放棄的一群;在教育的現場她們被視為特別需要照顧,跟社會脫節,但他們其實就還是個在學習的孩子,需要給他們一些機會、一些舞台跟一些可能性,我自己因為親身跟運動選手們相處,個性上被他們感染、被改變,我們成為很要好的朋友,因此我才決心要投入體育這個圈子,專注做好運動員的生涯規劃,讓運動產業中的核心「運動員」可以得到更妥善的照顧,選手有更好的未來,產業才能活絡起來。我一直覺得從事體育運動是很有價值的,一旦工作本身被賦予價值感,所有的努力,都將會變得特別有意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