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

用三個圈圈加一條線,畫出運動員的生涯規劃

生涯規劃要做的好,關鍵在於把握時間。我們對於時間的意識,將會決定我們對自己未來的生涯將會做出怎樣的策略與行動。在選手退休之後、在生命終了之前,活躍在螢光幕前的運動員們到底還能留下多少價值?運動員能否消除對社會的恐懼,全力以赴?運動員對於時間限制的體認,將會為選手的行為做出最好的處置。

請繼續往下閱讀

個性上,我很愛分享,愛說話,從主持廣播節目、演講、工作坊、到一對一輔導選手,透過深度對話,我能有機會跟選手談過去的失落悲傷、談未來的期待想望,主題式的價值觀問句對話,讓我可以更深入選手的內心,這樣的臨在與關注也反應到我自己身上,讓我對選手有更深的同理跟認識。為了可以更深入的理解選手們心中沒說出口的想法,2019年我完成了戶外攀岩、野外朔溪、獨木舟與鐵人三項挑戰完賽,因為認識運動員,讓30歲的我發現更多可以挑戰的事情,發現自己的體力也還可以,用運動更可以創造出嶄新的人生。這是亮點印象與圈子對象互相影響的例子。

最後來談談能力標籤,能力是自己精進的,而標籤是別人給的;我們不用過度的追求標籤,但卻應該要自我追求精進。我是一個視覺型的人,對我而言,學習可視化是一件再重要不過的事情了,而面對動覺型居多的運動員們,我在左營國家訓練中心、臺體大或是中華奧會辦理的演講活動中,透過課程的議題討論、動筆操作、畫心智圖等方式,我希望自己可以用專業陪伴運動員度過一個又一個的人生難關,也唯有培養出會思考的運動員,才能讓運動員改善自己的人生;若說得更長一點,才有機會改變台灣的運動環境,讓運動員不僅僅是運動員,可以跨出舒適圈、與人合作,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運動員的生涯教育,其實就是優先順序管理的生命教育

生涯規劃要做的好,關鍵在於把握時間。想像一下,如果我們最年輕選手可以比拚到100歲,那麼22歲的選手為什麼需要擔心未來?如果人生沒有終點的時間限制,那麼你不做生涯規劃,又跟做規畫的人有何差別呢?

其實,我們對於時間的意識,將會決定我們對自己未來的生涯將會做出怎樣的策略與行動。

在選手退休之後、在生命終了之前,活躍在螢光幕前的運動員們到底還能留下多少價值?就像是那人生的叩問:你這一生想要留下些什麼?我麼個性特質、能力標籤、努力的方向有符合我希望被留下來,被他人記得的方式嗎?運動員能否消除對社會的恐懼,全力以赴?運動員對於時間限制的體認,將會為選手的行為做出最好的處置。

但願,這群我所愛的運動選手們,你們能夠在現實且複雜的社會限制條件下,找到自己渴望專注的人生課題,湧現出獨一無二的複雜性,不斷的開拓自己的邊界,找到自己應對未來最舒服的定位。衷心的祝福你。

運動員生涯規劃師 曾荃鈺 敬上

 

延伸閱讀:

運動員生涯教育學院網站(運動員故事專題報導)

運動視界啪EP.17-超過80種的職涯選擇,運動員的生涯到底該怎麼規劃?

從運動學管理 職場教練謝文憲的體育人生

多變的世代,挫折將使我變得更強大

什麼是奧林匹克教育?

空中荃運會節目Apple Podcast線上收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