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

父子兩代明星球員,兩種三壘手的典型

所有人都知道王光輝和王威晨的父子關係,很少有人會把他們從兩個方面聯想在一起:1. 兩位都是國際棒總最高比賽世界盃的明星球員;2. 兩位球員都是三壘手,而且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典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毛的球迷

開幕戰... 第一棒 二壘手

愛爾蘭咖啡

哈,謝謝指正,因為在職棒前一年開始,吳思賢離開後,王光輝的位置都是以三壘為主,所以沒再去查,請恕我「年輕一時不察」。<br /> 不過王光輝在職棒元年的守備位置:一壘7場,二壘30場,三壘43場。<br /> 原本兄弟隊的內野由王光輝、吳俊達、羅世幸、吳思賢組成,非常強,可惜職棒開打後,走了一半。

所有人都知道王光輝和王威晨的父子關係,很少有人會把他們從兩個方面聯想在一起:1. 兩位都是國際棒總最高比賽世界盃的明星球員;2. 兩位球員都是三壘手,而且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典型。

 

首先談到明星球員,台灣棒球界有很多父子檔。家學淵源、子承衣缽,父子都是很好的球員,但是都成為了世界盃明星球員,他們可是台灣第一對父子檔。如果是在世界歷史上,恐怕也只有古巴隊的Lourdes Gourriel和Yulieski Gurriel。王光輝的成名非常早,他在1988年奧運之前的世界盃榮獲最佳一壘手獎。原因有兩個,一個是打擊,而且在決賽的時候對日本隊擊出關鍵全壘打,以4:2獲勝拿下第三名,另外就是他一壘手接球的功夫相當了得,同時獲得最佳守備獎。在更早以前他代表國家青棒隊參加委內瑞拉世界盃青棒賽,獲得了最佳一壘手,另一位明星球員則是最佳投手陳明德,這項青棒賽有古巴參賽,可視為IBA青棒賽的前身。

 

至於王威晨則是成名雖早,三級棒球時期都有國手資歷,但是不像老爸獨領風騷,在2018年之前可能沒有人看好他,到了2019年球季,王威晨大爆發,也因此獲得了世界盃12強國手的資格。在賽會一開始,他的地位並不像其他球員這麼受到重視,但是他掌握了很多機會在關鍵時刻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攻守俱佳,雖然國家隊最後打得有點不盡人意,未取得奧運代表資格,但是王威晨的光芒卻蓋過了各國的職棒球員,獲得了最佳三壘手,為明星球員父子檔寫下了歷史。

運動員的遺傳基因很重要,通常運動員父母所生的下一代,通常也會有良好的運動基因,而且這些基因也經常傳承著父母所從事的運動。相撲選手的後代通常不可能出現籃球員,馬拉松選手的後代通常不太可能出現舉重選手,這就是家學淵源。王光輝本身的打擊和守備都非常好,也具有棒球員所需要的球感,王光輝的另一半則是田徑選手吳美玉,專攻100、200公尺短跑,正好是王光輝所缺少的天賦,而王威晨則是遺傳到老爸的身材、球感,還有媽媽的速度。

 

說到王光輝的守備位置,大家都會聯想到他是不動第四棒一壘手,但是老一輩球迷會記得,他是職棒元年時,曾經是兄弟隊的主要三壘手。兄弟隊在業餘時期三壘手始終是一個空缺,最早還曾經找左撇子許錫華去守三壘;後來吳思賢加入兄弟隊,填補了三壘的空缺。但是職棒開打之前吳思賢決定去日本打業餘球隊鷺宮製作所,造成三壘沒人守,於是曾紀恩叫王光輝去守三壘。至於為何不叫捕手出身的林百亨去守三壘呢?其實有的,但是效果不彰,為了陣容最佳化,於是把王光輝調來守三壘。不過王光輝守三壘的歷史還要追溯到更早,王光輝學生時代是輔仁大學,贊助球隊的企業是養樂多,當時台灣的成棒隊已經揚名國際了,二郭一莊在日本發光發熱,台灣棒球人才寶庫吸引了本球探的注意。當時王光輝想藉由養樂多公司的管道到日本打球,而日本也曾經鎖定王光輝,不過日本球探告訴王光輝:「如果你要去日本打球,就必須改守三壘。」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王光輝在許多正式的比賽,也曾以三壘手身分亮相。在職棒元年時,只要當兄弟隊一壘手排林百亨,王光輝就會去守三壘。一直到職棒三年以後,兄弟隊陸續補進了陳彥成和路易士,有了稱職的三壘手之後,王光輝才永遠擺脫三壘。

至於說王威晨,他的三壘地位也是被調整出來的。他原本就只是一個好,但是沒有太多特色能從眾多好手中脫穎而出,所以主要的位置都給明星球員佔了,而他卻因此成為內野活棋,在內野手裡面可以守任何位置。當他爆發的那一年兄弟隊內野手的黃金組合出現了一個吳東融,吳東融的體型更單薄,更符合了二壘手的「命格」。所以為了調整陣容,當吳東融上場,王威晨就會去守三壘;如果教練要打擊,用蘇緯達守三壘,則王威晨就會去守二壘。不管教練要打擊還是要守備,王威晨永遠可以上場,說是活棋並不為過。

2019年,王威晨奪得了生涯第一座三壘手金手套獎。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