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9

為何一冠能吹十年?從聊天群組窺探08年塞爾提克的非凡之處

除了Rondo之外,群內的其他人都已退役許久,正享受著籃球生涯的第二階段,但他們從未忘記花些時間,一起坐下來回憶過往輝煌的時光。當然,這一切都是通過聊天群組......

作者:JGT

請繼續往下閱讀

Hugo

他們能一罐吹十年是因為它們是可悲老人好不好,還家人勒笑死不知道是誰整天在那邊排擠雷槍的

境鏡靜

說[家人]感覺有點太過了,感覺比較像一個已經很久了,但會不定時互動的群組,前提是不要違背群組裡某些人的利益.

「很高興看到Doc的訊息,通過這樣的聯繫,每個人就如往常一樣閒聊,但KG真的很嘴,他一開口就是對著我說:『嘿,Perk!別他X的在奧克拉荷馬過得太舒服了,你要知道你真正的家人在哪裡。』」

Perkins說道。

Perkins表示,Rivers是「培養他的那個人」,是Rivers從旁協助讓他在中鋒這個位置上找到生存之道並讓他從替補球員當中脫穎而出成為後來的奪冠要角。Perkins年少時曾有荒誕的夜生活,導致個人狀態並不穩定,為此Rivers狠狠教訓他一頓。

「Perk,你需要花點時間休息。我知道你昨晚在哪裡,我知道你又出去鬼混了,你今天的訓練非常懶散!你想要有長期的球員生涯嗎?還是你想匆匆退休?如果你繼續像昨晚那樣出去狂歡,你很快就會從這聯盟消失了。」

Rivers曾向Perkins說道。

Perkins是第一個離開波士頓的,但並不是最後一個。Tony Allen在2010年夏天因為對於塞爾提克的報價感到失望,選擇與灰熊簽下3年9.45M美金的合約,並成為曼菲斯的防守核心。

(註:Jackie應該是記錯了時間序,Perkins離隊是2011年二月,比TA晚半年左右。)

「當他離開時,我們防守的心臟也跟著一起走了。」

Pierce說道。

「他對隊友們的熱愛、感情和忠誠真的很傑出,我們給了身為自由球員的他一份令人失望的報價,我認為他本想永遠留在波士頓。但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我們對每個人都這麼做了。」Rivers回憶道。

 

Goodbye GAP

2013年夏天,Ainge決心重建,他走了一條與Red Auerbach對待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不同的道路。他完成了一筆大型交易,將Pierce、Garnett送到了籃網,並得到了未來多年的首輪籤。同一時間,Rivers也與快艇簽下3年合約,以交易的方式成為「空拋之城」新任主帥。

早在一年前,Ray Allen在犧牲上場時間和球權時,也對Ainge亟欲交易他的想法感到不滿,他甚至還在休賽季加盟了死敵熱火。這舉動遭到Garnett、Pierce、Rondo的公開譴責,雖然Pierce後來改變了他的說法與立場,但這其中的裂痕已經造成。

直到現在,Rivers都還在努力修復他們之間的關係。

「這個團隊最棒的地方,我想也是最糟糕的部分,他們都太有競爭力了,他們強烈感覺任何人都不該離開這個群體,如果你中途離開,那你就會被遺棄。更別說你還加盟了死敵,天啊!你真是不可饒恕。Ray的事情就是這樣。」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都在NBA各自奔波,但這些規矩仍在影響著我們。如果你做出可能會影響這個家庭的舉動,那你必須要做出解釋。」

Rivers說道。

Perkins表示,2015年Rivers對他十分不滿,因為當時他選擇加入LeBron James所在的騎士,而不是前往快艇與他重逢,群組裡也就這事引發討論,又一次Perkins選擇沉默、又一次和Rivers陷入冷戰。

「我想他真的很生氣吧!有天我告訴他:『不是我不想為你打球,我只是想做出最好的選擇來結束我的球員生涯。當你和Ainge交易我時,我也沒有對你心生怨恨。』」

Perkins說道。

Rivers認為Perkins或許真的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但他希望Perkins能夠親自在這個群組裡向大家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這就是這裡的潛規則:「你必須讓每個人都參與進來,讓每個人認同你。」

 

Brothers Forever

Pierce在生涯末期,拖著老邁的身軀加盟了快艇與恩師聚首,他希望自己成為一名受人景仰的老將,然而他在那段期間的場均上場時間卻不到15分鐘,他對自己角色定位的轉變感到沮喪。他也向Rivers坦白地說:「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束方式。」

時間治癒了這些奪冠功臣心中大多數的傷口,其中又以Rivers與Rondo隆多最為明顯。當Rivers離開波士頓時,Rondo是最無法接受此事的人,甚至經常對他鬧脾氣、彼此發生不愉快。

「他是最能說明有人可以同時是你最喜歡又最討厭的球員。我們一直都很尊敬對方,但Rondo偶爾還是會讓我氣到差點發瘋。」

Rivers笑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