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8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臺灣男足外籍教練[近5年]

2016年,陳貴人教練卸任後,臺灣男足一口氣經歷上述幾位外籍教練,在今年2月份,終於宣佈回歸本土教練,由王家中教練執教。究竟本土教練是否比較接地氣,又或者外國的月亮真的比較圓呢?

作者:Brandon Ko

請繼續往下閱讀

Weak貓

還不如說國外的(尤其歐洲)的教練觀念上一般來說還是比本土的好,當然台灣貧脊的養成環境下有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覺

Brandon Ko

我自己覺得以臺灣的環境(不局限於足球項目),請外教帶來的影響比較像是引進新觀念,但不一定合臺灣球風;而如何選適任的、是否有料的外教,又是另一個難題。

近5年以來,臺灣男足換過多位外籍教練,而離開臺灣男足教練職位後,這些教練究竟都去了哪裡教球?

1. 今井敏明Toshiaki Imai(2016年)

早在2005年至2007年就帶過臺灣男足的今井敏明,今井教練2016年的回歸,就讓多數球迷不那麼期待球風有什麼特別的轉變;在贏下兩場對東帝汶的比賽後,被足協緊急開除的今井,先是擔任蒙古隊的總教練一職,短暫教了兩個月後,隔年2017年前往菲律賓足球聯賽(Philippines Football League),執教全球宿霧(Global Cebu,中文暫譯,隨後更名為環球環球馬卡蒂Global Makati F.C.)。

今井敏明教練(左)

在今井敏明教導全球宿霧的這段期間,該球隊陷入巨大的財務危機,申請取消賽程中的客場比賽來省錢,甚至一度要宣布倒閉,或球員薪資無法支付的情形。今井敏明教練因為無客場比賽,僅帶了2場就於該年2017的5月離隊,而球隊則是直到2017年8月才擁有新贊助商的進駐,才解決金錢的麻煩。

今井教練在2017年離開宿霧後,直到2020年才回到足球教練一職,這次回到臺灣但並非指導臺灣男足,而是指導企甲的台中Futuro。但是企甲第一循環結束後,根據台灣媒體今年7月24號報導,第二循環台中Futuro將不會由今井帶隊。

2.黑田和生Kuroda Kazuo(2016年末~2017年中)

原本主要是在臺灣基層教球的黑田和生教練,其實於2017年,曾經身兼男足總教練和台北世大運總教練兩個職務,隨後在該年世大運代表隊移訓日本時,年邁的黑田教練身體不適倒下,隨後開刀身體狀況恢復穩定,回到日本暫時卸下教練職位,但依然持續台灣足球。

黑田和生教練(右)

於2020陽光盃,黑田和生教練也對台灣的選手們喊話(以下取自陽光盃官方網站)

致 陽光盃的各位參與者
聽到陽光盃的開辦,我從心底感到非常開心,我想這是一個能為台灣的少年們帶來希望的大會,聽說未來也會有來自海外的球隊一起參加,期待足球在屏東地區變得大受歡迎。

然後與日本的交流也持續進行下去吧!透過各位的合作,一定會是一個很好的大會!
 
致 各位選手們
足球裡面,沒有敵人。
跟你比賽的,不是敵人。
他們是能讓你檢視自己的能力,然後一起享受足球樂趣最重要的夥伴。
面對對戰隊伍的選手、執法比賽的裁判,請帶著友情與尊重與他們交流!
我們一起結交更多足球的夥伴吧!
(本致詞由ATHLETA Taiwan協助聯繫翻譯)

3. 平田礼次Reiji Hirata(2017年8月~9月)

世大運備戰時期,因為黑田和生教練身體較不好,所以由平田礼次教練代理,故也曾經短暫代理國家隊教練一職。2018年,菲律賓足球協會宣布平田,擔任其菲律賓足球青訓總負責人,以及U16和U19國家隊總教練。根據菲律賓足球協會官網,平田直到今天, 依然在菲律賓足球青訓系統服務。

Credits to PFL

4. 蓋瑞·懷特Gary White(2017~2018)

在臺灣時期贏下不少比賽,但因為徵招周定洋爭議事件、同時兼職中國U19足球顧問的懷特,被恥笑他的球迷取了綽號「白賊」。在離開寶島後,懷特加入早就談好預謀的香港足球代表隊,卻被香港足球總會董事梁芷珊指出其遴選不符合程序,隨後香港足總行政總裁薛基輔解釋了此質疑,但並未說服多數球迷。

懷特帶著香港隊以淨勝球差,苟延殘喘勉強地進入東亞盃的決賽,但懷特隨即辭去香港隊教練職位,飛往日本,2019年2月加入傳統豪門J2的東京綠茵(Tokyo Verdy)。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加入東京綠茵後,前五輪比賽僅留下難堪的1勝1和3負,此時八卦流言不脛而走,表示懷特立刻就要下台;但此時懷特並沒有立刻被炒,直到7勝8敗8和的戰績的背景下,於天皇盃第二輪,以兩球之差輸給法政大學(Hosei University)後,東京綠茵才終於炒了懷特,綠茵那時候在J2的戰績表,停在難堪的第13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