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陰錯陽差避開「黑米事件」 詹智堯回首米迪亞的代訓時期

2007年的中職季後選秀會,詹智堯以榜眼之姿被誠泰Cobras選進,代訓時期繳出直逼四成的打擊率,但卻因球團捲入簽賭案遭到除名,一度面臨無球可打的狀況。 詹智堯:「那時候還年輕不太懂,只是學長說球隊有問題,要我們當兵的小心一點,其實我自己評估簽約機率本來就不大了,畢竟很多風聲都在傳,既然知道有問題了,那我也不可能再去冒這個風險。」

請繼續往下閱讀

 

詹智堯:「那時候還年輕不太懂,只是學長說球隊有問題,要我們當兵的小心一點,其實我自己評估簽約機率本來就不大了,畢竟很多風聲都在傳,既然知道有問題了,那我也不可能再去冒這個風險。」

 

其實在他服兵役的期間,一度入選了中華隊八搶三的培訓隊,倘若最終進了24人名單,就可以在列管5年前提下,服完12天的補充役後與所屬職棒球隊簽約並出賽,只是最終意外被鍾承祐給擠下,所以也在陰錯陽差之間,避免掉進了米迪亞的深淵中。

鍾承祐|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詹智堯:「其實在代訓的時候,我自己有看過一些特殊的情況,像很多洋將在二軍的時候,每個看起來都很厲害,結果升上一軍就變了一個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黃仕豪(黃泰龍)學長守游擊的時候,原本守三壘的洋將突然衝出來搶那個球,結果是用滑接的方式把球鏟走,以職業球員來說,這個狀況一看就是有問題。」

 

詹智堯:「只是我自己也不是完全明白誰是有問題,而誰又是沒問題的,但幸好我接觸到的都是沒問題的人,他們也都很保護我們這些代訓的學弟。」

 

進職棒只差臨門一腳的他,在黑米事件發生後,並沒有因此灰心喪志,縱然也曾考慮過要回台電打球,甚至前往美國洛杉磯參加測試會,但在現實與夢想的拉扯間,他仍然勇敢地選擇再次投身職業殿堂,參與了2008年的特別選秀會,以簽約金300萬外加12萬月薪的價碼進入La New熊隊。

 

詹智堯:「會選擇打職棒就是為了從小的夢想,從認識棒球以來就想打職棒了,也可以說是圓夢吧,而且當時還是有很多同學跟學長還在這裡打拼,所以自己還是想再試試看。」

 

詹智堯:「能在第一輪就被選上真的很幸運,至少還有球隊可以繼續打。」

 

進入熊隊後,詹智堯被球隊定位為新生代的『開路先鋒』,而他的入隊也直接衝擊了原本核彈頭黃龍義的位置,第一年就入選了明星賽並收下外野金手套獎,但隔年就因蔡榮宗的上位,重用了與他守備位置重疊的石彥緯,11年更是被羅政龍的觸身球砸中左手指造成骨裂,出賽空間也受到了擠壓。

 

然而,在熊隊北遷主場並更名為桃猿後,加快了隊伍換血的速度,其中又以黃龍義的釋出對他影響最大,詹智堯的機會大門被重新打開,自2012年開始,他的身手更上一層樓,整季109場的出賽繳出0.329的打擊率附帶2轟8盜的成績,一舉拿下最佳進步獎的殊榮,也二度收下了外野金手套獎。

 

接下來的三個年頭,詹智堯持續獨霸桃猿中外野,優異且廣闊的防守能力幾乎可以說是林哲瑄海歸回台前,中華職棒防守最出色的中外野手,提到這件事,他也告訴我,這是需要長時間練習,並在訓練當中找到自己的方法,尤其是看到打者擊中球的第一反應,就必須要馬上去判斷球的去向。

詹智堯|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詹智堯:「其實以前的職棒風氣是比較注重守備的,只是現在已經轉為打擊取向,球迷的口味也不同了,之前熊隊時期,隊上大概就林智勝與陳金鋒能敲全壘打,其他人就是用選球或靠安打上壘,但現在變成是先發一到九棒都要排上能敲全壘打的球員,所以我自己也持續在學習,往這個方向去努力。」

 

隨著年齡的增加,詹智堯也如同許多的職棒選手一樣,開始受到傷勢的困擾,2016年球季初就因為一次的外野撲接受傷種下前因,帶傷上陣的情況下季末被檢查出右肩關節唇撕裂,開刀後回到球場的成績也逐年下滑,剛好隊上又有個怪物新人王柏融竄出,使得詹智堯開始轉往板凳球員。

 

雖然在王柏融旅日後,桃猿中外野又呈現百家爭鳴的狀況,甚至一度找來洋砲柏納帝那補上火力的空缺,但在新秀陳晨威轉守外野後,詹智堯大半季的時間都待在二軍,去年一軍出賽場數僅35場,是他生涯最低的。

 

今年桃猿的選秀會上,又補進了林政華、林楷錡及蔡鎮宇三名外野手,換血意味相當濃厚,可以預期的是,最快年底,最慢明年,我們恐怕就會看到詹智堯卸下球員戰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