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背號的故事,Kyrie Irving與2號和11號的轉折

分享Kyrie Irving與他穿過的幾個背號之後的故事

作者:TWI Sports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到波士頓媒體發布會,看到Kyrie Irving展示手裡的11號球衣,Drederick Irving忍不住微笑了起來。他曾經穿著這個背號的球衣奔馳在波士頓大學的球場上,也是因為他對籃球的投入,讓年幼的Irving從小就在充滿籃球的環境中耳濡目染地長大。每年夏天,Irving都會在牆上自己的身高,測量自己還有多久才能追上老爸。而Drederick總是向他保證,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的。與父親相處的這段時光,成為Irving展開籃球路的起點。

最近Austin Rivers曾分享了一個Irving的故事,高中時期的他參加Deron Williams在紐澤西舉辦的訓練營時,因為有人缺席,所以就補了一個人。Rivers當時本來以為這個陌生人就是來湊數的,沒想到在進入一對一的訓練環節後,這傢伙打敗了所有人,甚至是當時還是明星球員的Williams也敗給了他。這個人就是Irving。

有趣的是,Irving和Rivers都讀過杜克大學,只是分別是2010-11年球季與2011-12年球季的事,所以他們沒有同隊過。而當Irving成為杜克大學的一員時,因為11號已經在1993年退休了,所以他才穿上1號。

值得一提的是,Irving也成為杜克大學在「Coach K」Mike Krzyzewski執教時代麾下第一位穿上1號球衣的球員,並成為1999年的Jay Williams之後,杜克史上首位在大一就出任先發控衛的球員。而當時身穿22號的Williams,據說也曾向K教練表達過想穿1號的想法,只是遭到教練拒絕,因為1號是留給杜克大學的,杜克Number One。因此Irving穿上1號,可說有著象徵性的歷史意義。

在他的名字被David Stern第一個叫到的選秀之夜,Irving得用盡全身的力氣來克制自己的情緒。成為NBA球員,不只是他與父親的夢想,也是在15年前驟逝的母親、Elizabeth的希望。因此由於球團為了紀念Zydrunas Ilgauskas而退休11號、Daniel Gibson先行使用了Irving在杜克大學所穿的1號後,Irving一度在記者會中展示過15號球衣。

有趣的是,在記者會上Irving還沒發現自己褲子拉鍊沒拉,多虧老爸用眼神和動作示意、送出一記神助攻,才化解了尷尬的危機。不過最終Irving最後沒有在騎士使用15號,而是用了我們熟知的2號。

不論他選擇2號是因為1+1=2,還是就如他所說,這只是個隨機的號碼。在投進那顆震古鑠今的三分球後,2號,都已經確定會在克里夫蘭有著不可磨滅的歷史地位。不過或許也因為2號對Irving來說真的不重要,因此當Collin Sexton決定穿上2號球衣時,他的內心並沒有太多波折。因為他認為雖然2號與他在克里夫蘭留下過包含贏得總冠軍的輝煌歷史,但他也已經展開生涯的全新篇章,所以便大度地勉勵Sexton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

雖然母親早逝,但Irving一直謹記當年母親告訴過他的「JBY」,做好你自己(Just Be Yourself)。在勉勵Sexton的同時,Irving現在也繼承著父母的教誨,在籃球場上繼續把這句話實踐下去。

分享完Irving的背號故事後,接下來要簡短補充的是這篇故事中提及的其他球員的背號故事。

首先是獲得騎士退役背號榮譽的大Z,而他會選穿11號,其實是為了向立陶宛傳奇中鋒Arvydas Sabonis致敬。

而在當年效力騎士的Gibson,會穿1號則是因為控球後衛也是一號位的關係,他也在就讀德州大學時就穿上了1號球衣。值得一提的是,其實他在來到騎士時穿的是21號,後來在例行賽開始的三天前,當時穿1號的Stephen Graham遭到釋出,Gibson才把握住機會獲得了這個號碼,也算有些運氣成分。

在Irving加入騎士之前,前一位在克里夫蘭穿上2號球衣的則是LBJ的前任後場搭檔Mo Williams。不過他會選擇2號,也是因為穿習慣的25號被騎士為了紀念Mark Price而退役的關係。騎士讓他在2號和5號之間二選一,而他透過抽籤選擇了2號。

Sexton則是在Irving離開騎士後的2號繼承人,不過他在加入騎士的記者會中宣稱自己從來沒有要達成誰的期望或成為下一個某某某的打算,可說是像Irving一樣,也非常樂於做自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