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從黑暗和迷失中回歸 — Joakim Noah

在芝加哥初嚐站在世界的頂端滋味後,Joakim Noah原以為自己可以輕而易舉地征服所有,直到跌落谷底之後才意識到,成功的背後,除了埋頭苦幹地去努力之外,還有很多因素無形中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天時、地利、人和,還有,心態。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6月28日,也許沒有很多人會留意到的一則簽約消息——洛杉磯快艇隊宣布,他們直接與本來只有10天短期合約的Joakim Noah簽下一紙直到2020-2021賽季的正式合約。儘管下個賽季是屬於非保障合約,無論如何,Noah還是回來了。

 

如此得來不易的機會,並非偶然,而是靠著Noah自己持之以恆的努力還有認真對待籃球的態度,才讓他順利地披上了快艇隊的戰袍,延續自己的NBA籃球生涯。Noah一直都沒有放棄過重新站在NBA舞台的念頭,即便離開曼非斯灰熊隊後沒有在2019-20賽季獲得任何球隊提供合約,他仍然不間斷地繼續訓練,無時無刻都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裡;即便在去年九月份意外傷了阿基里斯跟腱,在休養期間,他依然與昔日恩師Tom Thibodeau和Billy Donovan保持聯繫,請求他們兩人的幫忙把自己介紹給快艇隊,就只是為了爭取下一個打球的機會。

 

實際上,在手術完成之後,Noah的心裡只想著兩件事情——回到NBA,還有,如果可以的話,在快艇隊打球。他經歷過芝加哥公牛隊在東區聯盟崛起的榮光時刻,以及後來黯然離開的無奈;他體驗過滿面風光、衣錦還鄉似的回到小時候成長的城市為紐約尼克隊打球的滋味,以及後來卻被人們譏笑為『隊史最糟簽約』的難堪;他在灰熊隊重新感受到了打球的美好,以及後來離開後的欣然接受。也因此,這一次,從一開始的10天短期合約到重新簽一份長約,可以和快艇隊拼戰到本賽季的最後一刻,Noah除了以惜福和感恩的心態來看待目前所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之外,也願意付出所有來捍衛他所獲得的這一切。

 

「這全都是關於到角度還有你怎麼去看待它。」Noah說。「就算它是個挫折,它也讓我更加地去珍惜機會,你知道嗎?」

 

那些灰暗得淡然無光、曾經讓Noah看不到未來的日子,終究過去了。而那些美好得燦爛無比、讓Noah緬懷不已的日子,如今就在Noah的眼前再度重現。

 

 

2016年的夏天,Noah帶著無數個榮譽、光環以及厚重的合約,回到熟悉的城市紐約,成為了尼克隊的一員。NBA年度最佳防守陣容第一隊兩次、第二隊一次、年度最佳陣容第一隊一次、年度最佳防守員,還有兩次入選NBA全明星, 很多NBA球員夢寐以求、日日夜夜奮戰不懈地角逐的獎項,28歲的Noah已經一手全包攬。「他一直都很喜歡大樹和大自然的那些大東西,我覺得這是因為它讓他感到很正常。」Noah的好友兼前訓練員Alex Perris說。「所以,他一直都很喜歡那些很大、很巨大的地方。」

 

除了紐約是Noah所嚮往的大城市以外,它更是Noah紮根成長、上高中的地方,甚至很多時候Noah還認為自己就是紐約客。他盼望著自己能夠在這裡一展過去的奔放且激情的防守本能,還有以自己的領袖本色幫助尼克隊重返榮譽。而這些,都是當時的尼克隊總裁Phil Jackson之所以把Noah認定為尼克隊在自由市場上補強頭號人選的原因。

 

Noah在尼克隊的第一個賽季確實有繳出不錯的表現,代表尼克隊的第五場比賽回到芝加哥作客時不僅攻下16分,還拿下9籃板、4助攻和3搶斷,不過那也是他在尼克隊的生涯裡最高的一次得分紀錄;就算投籃狀態不如意的時候,他總可以在其他方面做出貢獻,就像是在與多倫多暴龍隊的比賽中勇猛地抓下18顆籃板球那樣。人們對於他的高薪資頗有微詞,但是他在防守端的表現與態度還是稱職的。直到季中Noah因為要進行左膝關節鏡手術而進了傷兵營,事情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左膝關節鏡手術,讓Noah必須缺戰至少三到四個星期;接下來,尚未來得及復出的Noah因為違反NBA聯盟的反禁藥條例而被判禁賽20場,下一次可以上場的時候已經是2017-18賽季了;賽季結束後,Noah因為必須要進行手術來修復撕裂的左肩旋轉肌,必須休養四至六個月;2017-18賽季,Noah開始打球了,但也失去了在球隊裡的位置;然後,就在2018年1月24日與當時的尼克隊總教練Jeff Hornacek發生衝突,間接地為Noah在尼克隊的生涯結提早結束埋下了伏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