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低迷的投球狀態:大谷翔平的低潮可能和去年專職「打者身份」有關?

大谷翔平在今年開季的頭兩場先發表現不盡理想,有球迷認為二刀流不太行了、可能必須要在投手與打者身份中做選擇,也有人認為因為他現階段有傷、自然表現不會太出色,不過過去也是從Tommy John手術成功復出的日本好手村田兆治倒是認為,大谷今年的低潮可能和去年全季專職的「打者身份」有關...

作者:陳光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壢小跑車

「多給大谷翔平一點時間,來找出投打兼備的全能身手,而不是斷言他顛峰已過、或者是棄投從打,想辦法在聯盟求生存。」

贊同!

樂果醬

高度認同

動完Tommy John手術(手肘韌帶置換手術)的日本二刀流好手大谷翔平,毫無疑問,現在為了重返投手丘處於掙扎狀態。

現階段的大谷翔平還在尋找最佳的投球狀態/圖片來源:美聯社

按理論而言,26歲的大谷翔平,身體恢復速度應該很快,但各界最擔心的是他心理狀態還沒、或甚至無法恢復。曾在場邊見證他主宰大聯盟球場的我,相信他不是「不能投」,而是要重返投手丘的時間可能更久。

在日本當地有類似一種說法,就是指出大谷翔平去年「打者當了一整年」,找回投球手感沒那麼快。距離大谷上一次登板是足足693天,今年他的第一場先發沒有解決任何打者。 第二場同樣是荒腔走板,賽後他反應右手感到不舒服,球團緊急安排MRI核磁共振,事後也得到了手肘屈肌與旋前肌出現1至2級的拉傷現象、將休養4到6週的時間。

這讓不少球迷感到憂心和揣測,就怕二刀流、貝比魯斯傳說恐成絕響。

去年擔任打者一整年的大谷翔平,可能反而對今年的投球表現造成負面影響?/圖片來源:美聯社

今年球季的首度先發,大谷翔平面對的是奧克蘭運動家隊,沒想到首場先發的表現荒腔走板,一開始就被打了中外野方向安打,接著四壞球、四壞球、四壞球,再來是連續兩支右外野方向的安打,二刀流大谷就這樣被黯然打下投手丘。賽後檢視內容,他一共投了30球,最快球速為95英里,明顯整體狀態尚未調整到位。

台灣時間3日的比賽,大谷翔平面對休士頓太空人隊,第一局的他只花8顆球就解決3位打者,不過第二局開始,投球狀態風雲變色,一開局就連續送出3次四壞球保送,單局則出現多達5次保送,投了1.2局就失掉2分而退場,而且重點是,退場前的三顆球都不到90英哩,失速表現引起眾人關注。


(大谷翔平本季首場先發面對奧克蘭運動家隊,明顯狀況並不理想)


(大谷翔平本季先發第二戰面對休士頓太空人隊)

所以,大谷翔平到底有沒有恢復?還是為了尋求復出而出現新傷勢,2018年10月那一場手術埋下了什麼變數,我們都不知道。

大谷翔平的復出秀失敗,在母國日本引起極大震撼。新聞媒體紛紛尋訪專家,探討這位日本國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曾在1983年赴美做韌帶移植手術、順利復出的傳奇投手村田兆治,重返之路相當成功,他經過兩年復健,東山再起成為千葉羅德隊先發,最終於2005年入選日本野球殿堂。

我對村田受訪的觀點印象深刻,因此決定跟各位分享。 村田對大谷兩次不合格先發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說道:「我相信大谷內心對投球還是會感到畏懼,手術後你必須要壓抑不安情緒,相信自己是健康的,登板上場想辦法讓打者出局。但是,身體未必會聽話,可能自然而然啟動保護機制或是反應,間接影響投球內容。」

村田兆治進一步說:「韌帶移植手術的成功率很高,但不代表球員一定會恢復昔日身手。術後必須努力復健,包括戰勝內心的徬徨與猶豫。」村田認為,當大谷翔平身體狀況好的時候,投球後的右腳顯得很有活力,但最近兩場比賽,感覺大谷只靠上半身使力,顯得很不尋常。

村田和大谷的投球共同點是,除了快速球還有犀利的指叉球。村田認為手術後的大谷得改變投球策略,以村田個人為例,當年開刀後的指叉球不比全盛年代,而且這種垂直變化的球路很傷手肘,大谷得重新適應新的、不同的手臂狀態。

更重要的是,打者和投手所使用的肌肉不同。過去一年,擔任全職打者的大谷,身體一定有所改變,如今要從打者重回先發投手、又要兼顧打者身份,使力位置和球感肯定都不一樣,這些些微變化會造成很大的差異,大谷如果想成為投打兼備的二刀流,就必須學習重新認識自己。

延伸閱讀:『惡魔指叉』!什麼是大谷翔平最絕殺的一顆快速指叉球?

村田進一步舉例,即使是經常使用肩膀肌肉傳球的外野手,並不代表他們能成為一名好投手,因為兩者的調整和步調截然不同。 大谷翔平已經證明,他能在張力十足的大聯盟以投打二刀流方式生存,方造就所謂的「Show Time」大時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