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8/04

無緣的夢幻成真:Shoeless Joe Jackson與1919世界大賽

今天早上新聞報導,紅雀總共有13名隊職員確診。大聯盟官方也隨即宣布,原定臺灣時間8月14日要在愛荷華州舉行的「夢幻成真」系列賽,因為疫情延後到明年。

作者:一貫三

 

他在白襪除了因為從軍錯過大半的1918球季外,表現同樣出色,1917年還讓白襪拿下世界大賽冠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終於,來到那個命定的1919年球季。

 

前一年白襪僅僅只有57勝67敗,只排名美聯第六(那時候還沒有分區)。但是這一年白襪神擋殺神,最後88勝52敗奪下美聯第一,進軍世界大賽面對國聯霸主紅人。這一年的世界大賽,大聯盟為了多賣幾張票,還特地把賽事改成九戰五勝制。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世界大賽之前就傳言四起,傳說賭徒操控了這次比賽。一直有說法是,白襪老闆Charles Comiskey對球員太過苛刻,以至於白襪球員心生不滿,才決定放水。的確,那個年代還沒有什麼勞資協定,球員普遍低薪是事實。但是,白襪那年的團隊總薪資,其實高居大聯盟第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現在白襪球場外面還有Comiskey的銅像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有另一個很有名的傳說,白襪王牌投手Eddie Cicotte原本合約裡有個「30勝激勵獎金」,但是老闆為了不付錢給他,所以命令總教練刻意提早把他換下。30勝激勵獎金確有其事,但那年Cicotte的倒數第二場先發,其實有機會拿下第30勝。他投七局卻丟了五分,退場的時候球隊落後,最後白襪還是靠再見安打才贏球的。

 

所以,他們為什麼要放水?原因應該還是,嫌錢太少想自己賺外快。對這是真的很糟糕,但那個年代球員只要不接受合約,就不能打球,完全就是球團老闆的奴隸。你要說這種鬼故事為什麼會發生,好像也不是沒原因的。但是大聯盟在那之後又過了六十年才有了FA制度,看來他們也沒學乖。

 

總之比賽開打了,第一場比賽就是Cicotte先發。他一開賽馬上丟中了Morrie Rath,後來他也回來得分。據說這個觸身球,就是信號。白襪在二局上追平,整場比賽的重點在四局下。

 

一人出局以後,Pat Duncan先打了一支安打。接著Larry Kopf打出投手前強勁滾地球。Cicotte接到以後,等了一下才傳給游擊手Swede Risberg,Risberg接到球之後又絆了一下,雙殺沒有完成,後來那局白襪掉了五分,大勢底定。呃嗯,你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雙殺沒有完成有各種原因,Cicotte晚傳可能是等人補位,Risberg絆了一下也沒什麼。你很難說這到底是真是假。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Eddie Cicotte

 

第二場,白襪的先發是Lefty Williams。有傳言他是被威脅才亂搞的,但實際上這是Eight Men Out的作者Eliot Asinof虛構的情節(這本書值得一看)。第一場白襪輸還算情有可原,畢竟就算沒有那個疑似黑黑的雙殺,他們整場也只打出六支安打。但這一場,他們的安打數比紅人多出六支,還是輸球。

 

比賽關鍵一樣是四局下半。Lefty Williams單局送出三個保送,被打了一支一壘安打跟一支三壘安打,紅人得到三分,最後結局是4:2。以一個整季投了快三百局,只投出不到60個保送的投手而言,一局3BB實在有點不科學,所以是……?

 

第三場,白襪靠著先發投手菜鳥Dickey Kerr完投完封,終於扳回一城。第四場,兩邊打擊都被封鎖,白襪只打出三支安打,紅人多了兩支,Cicotte完投敗,掉的兩分是因為他五局上兩次失誤。那是不是……,跟前面一樣的理由,你很難說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而且,白襪這場輸球的原因,到底還是打擊被徹底封鎖。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