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所謂的妨礙打擊:從規則視角看周思齊的打席

8月4日的象獅大戰,七局下兩出局後,吳東融先打一支二壘安打,接著輪到周思齊打擊。第一顆球,他棒子動了一下,主審判這是好球。但是接著就看到他在跟主審抗議,結果抗議之後主審楊崇輝先生改判,判定林祐樂妨礙打擊,周思齊進到一壘。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Carter Lee

楊崇「煇」不是「輝」

8月4日的象獅大戰,七局下兩出局後,吳東融先打一支二壘安打,接著輪到周思齊打擊。第一顆球,他棒子動了一下,主審判這是好球。但是接著就看到周思齊在跟主審抗議,結果抗議之後主審楊崇煇先生改判,判定林祐樂妨礙打擊,周思齊進到一壘。

截自cpbl tv
無論從正面或側面看,打到手套應該是沒問題    截自cpbl tv

我們先來看妨礙打擊的定義,根據中職網站規則【6.01(b)原註】條如此寫道:

守方的妨礙為野手妨礙或阻礙擊球員即將擊球的行為。

而妨礙打擊的結果,則是寫在(c)捕手之妨礙Catcher Interference(原6.08(c))這一條:

一壘(但僅給予進至一壘)。若妨礙發生後 Play繼續進行時,攻方總教練得於該Play結束後通知主審, 拒絕妨礙之罰則,選擇接受Play的結果。此選擇應在該Play結束後立即提出。 但若擊球員因安打、失誤、四壞球、觸身球或其他原因到達一壘,且所有其他跑壘員亦至少進1個壘時,則不受妨礙影響,Play繼續進行。

 

後面的結果簡單翻譯就是,妨礙打擊發生的話打者上一壘,但如果這個打席是攻方得利,他們可以要求照原本play的結果算,不管妨礙打擊。如果周思齊打安打或是用其他任何方式上壘,那兄弟就可以選擇不要接受妨礙打擊,而是直接照原本play的結果來算。那這個打席周思齊獲得的是自動走上一壘,所以我們可以回到一開始的定義部分。

 

「野手妨礙或阻礙擊球員即將擊球的行為」,這裡面要件有兩個,第一是野手妨礙,第二是擊球員即將擊球。第一個沒什麼問題,林祐樂手套的確伸得很前面,也被周思齊的球棒打到了,問題在第二個,周思齊有沒有即將擊球?從畫面上看,他揮了一下然後收棒,就是這個動了一下打到手套。

當下看也覺得很微妙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那,這到底有沒有「即將擊球」,只能說裁判自由心證之後決定是有。也剛好林祐樂手套伸得比較前面,就變成這樣了。

 

一般來說,比較常見的妨礙打擊,是打者全力揮棒之後沒打到球卻打到手套,或是手套跟球一起打到。這樣的狀況下打者通常結果都不會太好,不是鳥滾就是小飛球,所以最常看到的結果是打者出局了卻因為妨礙打擊上一壘。

常見的妨礙打擊是這個樣子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周思齊這種妨礙打擊其實比較少見,那過去有沒有類似周思齊這個打席的判例呢,其實是有的。去年6月12日,剛好捕手也是林祐樂,打者是吳東融,主審是邱景彥先生。兩好球之後一顆141公里的外角速球,吳東融棒子動了一下,轉頭便向主審表示有打到手套。那主審也很明快地下判決,認定妨礙打擊,吳東融上到一壘。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還有一次,是發生在2015年9月17日,義大對上統一,捕手又是林祐樂,打者是陽冠威,主審是林金達。兩個好球之後潘威倫的外角速球,原本主審是拉弓的,但陽冠威跟周思齊一樣,球棒動了一下後馬上抗議,重播畫面看也很明顯打到手套,陽冠威上到一壘。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這兩次都是像周思齊這樣,沒有明顯出棒,但是打到捕手手套,所以被判妨礙打擊。所以可以得證,中職的標準是「只要打到手套,就會判妨礙打擊」。MLB的話沒有類似的判例,或至少我找不到,有一個可能是MLB不會這樣判,中職有中職的玩法,但也有可能是MLB也會這樣判,剛好網路上沒找到而已。

 

事實上,林祐樂光是youtube上可考的妨礙打擊,就有四次,他也是我唯一能確認有複數次妨礙打擊的捕手。可以想見他本來就蹲得比較前面,他去年高到有點不可思議的阻殺率,也可能是因此誕生的。那也只能說,林祐樂如果一直這樣蹲,總是有打到的機會。當然妨礙打擊這種事情還是很少見,但或許林祐樂以後還是該蹲後面點吧。

 

最後,在記錄上妨礙打擊根據棒球規則9.02 (a)「擊球員及跑壘員之記錄項目如下」條是這麼記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