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5

大聯盟防疫規矩多 現在的「媒體採訪」變成什麼樣子?

在疫情波及之下,2020年MLB大聯盟球季縮水為各隊60場的例行賽,同時聯盟也制定出嚴格的防疫規範,就是希望能阻絕疫情擴散。而在這樣的規定之下,媒體記者如果想進行採訪工作,會受到哪些限制?進入球場前該經過哪些關卡?就讓我們一起來一探究竟: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央社駐紐約特派員尹俊傑)空蕩的球場,擊球聲格外清脆響亮,人造的球迷加油聲在場內環繞,提醒大家賽前打擊練習時間已過,比賽正在進行,這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疫情期間閉門開打的標準景象。

為了防疫,大聯盟訂出長達113頁的規定,不只場上球員要適應「新常態」,場邊媒體工作型態也被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打亂,喪失在場內趴趴走的特權,從下午到深夜比賽結束幾乎都得待在包廂內,彷彿失去自由的籠中鳥。

美國職棒大聯盟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開賽,紐約大都會主場花旗球場媒體包廂座位間隔至少6英尺(約183公分),遵守社交距離規定/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尹俊傑

大聯盟本季因疫情延後近4個月開打,與美國職籃NBA集中在佛羅里達州迪士尼世界(Walt Disney World)「泡泡」內復賽不同的是,大聯盟30支球隊仍使用各自主場,且須配合賽程征戰各地,在兩個多月內完成60場例行賽。

紐約大都會7月29日至30日主場迎戰來訪的波士頓紅襪隊,睽違10個月,花旗球場(Citi Field)再度迎接大聯盟例行賽,也讓外界有機會一窺疫情前後場內外的劇烈變化。

以往媒體出入口高效率的安檢變成層層關卡,過金屬探測門、隨身物品讓警犬嗅過後,手持清單的工作人員上前念出一長串症狀,詢問過去14天是否疑似染疫或與患者接觸。過關後量額溫不能超標,工作人員才會放行,讓媒體入內領取採訪證。

歷經一番折騰,採訪證終於到手,工作人員最後順便給了塊磁鐵並說:「包廂廁所每次限一人使用,進廁所前請把這貼在門上。」

以往最多可3人同時使用的媒體包廂男廁因疫情變成強迫一人獨享,大聯盟落實社交距離規定果然不是說說而已。

包廂空間有限,球團如開放所有申請的媒體到場採訪,恐難以在室內保持社交距離。大聯盟本季因此規定,每場到場採訪的媒體上限為35人,包廂內座位一律間隔至少6英尺(約183公分),記者入內後須按照座位安排入座。

過去,大聯盟每場開賽前4小時開放媒體入場,文字記者可在特定時段進出主客隊更衣室、參加記者會、在賽前練習時進到場中。如今,大聯盟規定媒體不得在球場內遊蕩,不能進入場中、更衣室等管制區域;賽前賽後訪問改採Zoom視訊形式,一般媒體無法近距離接觸球員與教練。

影響所及,文字記者從抵達球場到球賽結束,好幾個小時都在媒體包廂內「關禁閉」。

攝影記者待遇較特殊,開賽後可在場邊指定區域拍攝。但與以往不同的是,他們的「大砲」無法架在休息區旁的攝影壕溝,因為大聯盟鼓勵球員與教練在場邊保持距離,壕溝被腹地擴大的休息室占據,攝影記者只好在觀眾席取景,成為場邊的另類觀眾。

攝影記者的壕溝被腹地擴大的休息室占據,只好在觀眾席拍攝,圖為花旗球場7月30日景象/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尹俊傑

大聯盟未強制球員與教練戴口罩,媒體等場邊人員則須全程配戴,進入球場後除了飲食外,不能脫下口罩。

依規定,球團僅能提供媒體餐盒,包廂旁的媒體用餐區因此暫停開放,沒有自助餐,也見不到以往提供到比賽中段的冰淇淋等點心。大聯盟開放媒體攜帶外食,但過去能喝到飽的咖啡、碳酸飲料都沒了,只剩球團提供的瓶裝礦泉水。

失去親身採訪球員與教練的機會,又少了豐富多樣的飲食選擇,疫情期間場邊媒體工作顯得單調無趣許多,吉祥物也好不到哪裡去。

比賽期間,「大都會先生」(Mr. Met)孤單地坐在觀眾席,與人形立牌作伴。7局上結束「帶我去看棒球賽」(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旋律響起時,大都會先生在攝影機前帶頭做伸展操,但空曠的場內沒有球迷起身伸懶腰,大螢幕上觀眾席坐滿的球迷都是資料畫面。

紐約大都會吉祥物「大都會先生」照常上班,在空曠的外野觀眾席觀賽/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尹俊傑

這些畫面勾起往日場內人聲鼎沸的美好回憶,但7局下開打後又回到現實,場邊滿是突兀的紙板球迷,模擬球迷鼓譟聲的罐頭音效環繞場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