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6

也許在某日,我們要向他說再見,可能逐漸不在未來馬刺藍圖的Dejounte Murray

寫於對金塊之後,馬刺錄得2勝2負的日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2019-2020年度NBA開季初始,馬刺隊向其在2016年選進,曾是年度防守二隊,希望成為未來的馬刺主控的23歲控衛Dejounte Murray祭出4年6400萬的續約合同,使其留隊。而在續約期間,對紐約人的比賽,他也繳出18分、8板、6助攻及3抄截的攻防全能數據。彷彿向馬刺球迷宣示他有成為馬刺在後Kawhi Leonard時代,球隊領袖、未來少主之心。而他,首先在G-League磨練、在Tony Parker季後賽對陣火箭傷出,拉提上主控下,被筆者眼中視為「瘋狗」防守--Patrick Beverley震撼教育,及在經歷大傷之後,常規賽慢慢增加上場時間下慢慢成長。然而,他在復賽之後的表現,不禁令馬刺球迷疑慮的是,他,真的在球技及球商有成長嗎?

(Souc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b6-iTpAYA)

  只要有留意馬刺以往比賽的球迷可見,Dejounte Murray(DM)令人垢病的是他的球商、傳導及進攻能力。在以往擅長打陣地戰的馬刺隊來說,他的傳導能力是硬傷。在剛進聯盟時,他甚至不能好好傳球給在肘區的LMA。在當時的馬刺,因為隊中Kyle Anderson、Manu Ginobili及Boris Diaw等的傳導好手,在不用擔任進攻發動機及只專注做好防守,進攻落在LMA及Kawhi Leonard下,他的缺陷便隱藏在戰術之中。之後,在先後陣中的傳導好手因交易及退役而離隊,Derrick White因季初的戰術平衡而調任第六人及要溫存DDR在進攻的體力,DM在季初的陣地戰持球下打得綁手綁腳。然而,在LMA要進廠維修,馬刺復賽後被迫打一大四小陣容,為了令此陣容得到最大效率,增加了White及DDR的持球時間,而DM作為接應進攻及防守之用,看似適合DM發揮亂戰陣容,卻不能令其的進攻效率增加,更重複了開季初期的數據趨勢,先走高(復賽頭兩場錄得11分及21分),但在對手理解其在新陣容下的進攻習慣後,命中便急劇下跌(後兩場分別為13分及4分,命中分別只有28.7%及25%)。這般綁手綁腳的表現,或多或少受制於他進攻的習慣。

  DM的進攻習慣是有點像上季的White,上季的White的崛起,是因為其具有威脅的切入、對球賽閱讀理解的防守及受益於其作為大齡新秀下的高智慧球商,令其在持球進攻或分球可作出選擇及平衡,而他只在手感火熱下才有3分威脅,但3分的缺點,就由上季高效的射手群(Patty Mills, Davis Bertans, Marco Belinelli及Bryn Forbes)作彌補。然而,一旦射手命中不再,White缺乏射程的缺點就會放大。舉個例子,2018-2019年度馬刺對金塊季後賽。在第三場其強勢的切入,獨取36分,但在第7場,金塊修改防守策略,利用緊縮籃底,封死White的切入路線,使其7射中0,甚至Pop要將其棄用。而DM就是重新經歷一次White在上年季後賽所受的事。對高人球隊,76人及金塊下,切入的難度增加,令其進攻效率下降,更甚是,他雖然單防能力比White好,但球商比White差,令其更難找到手感火熱的隊友。

  當然,不少球迷都提醒筆者,DM只有23歲,經歷大傷之後只當了兩年主控,射程及閱讀球賽的能力都可以練,但對他來說、對馬刺來說,真的還有時間嗎?首先,在復賽之後,在White及DDR的持球比率增加後,DM的定位在筆者眼中是在弱邊等球的3D球員。雖然他復賽後的3分命中雖然都有3成以上,但比起White、Lonnie Walker IV及Keldon Johnson這些3分出手比例更多,復賽命中更達4成以上的,更顯相形見拙。而Walker及Johnson更分別只是第二年及第一年進入馬刺的輪換陣容便錄得如此成績,他們更比DM年輕。再者,馬刺從來不是豪門,作為馬刺的球迷每季的習慣都是看自己心愛而好表現的自家角色球員被其他隊高價買走(如:Kyle Anderson, Aron Baynes, Dewayne Dedmon, Boban Marjanovic及Cory Joseph)。在三巨頭及Kawhi在陣時的馬刺,或不見得太傷,但在LMA已老,DDR去向未明下,表現好的球員不嫌多。尤其本季要處理White及Jakob Poltel的續約問題,若之後Walker及Johnson的表現更好,進步更快更多的話,DM卻唯持原樣,DM的6400萬只會是馬刺未來負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