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過被迫退休的宿命:為什麼Daniel Bard能成功走出糾纏7年的投球失憶症?

「Bard得到投球失憶症(yips)後,有被小熊從讓渡名單撿走過(2013年9月)。當時我跟他做傳接球,站著跟他傳接、長傳練習,都沒問題。但只要傳接對象一蹲下來、距離一縮短,Bard就會失控。還記得在牛棚練投時,Bard有一次把球投到了捕手後方牆壁後面的樹附近,看到這些情況,我當時心裡就想,他的症狀真的很嚴重。」 ----江奕昌,時任芝加哥小熊隊春訓基地復健體能教練暨翻譯

請繼續往下閱讀

shiki

Bard的故事真的是太過不可思議了,沒看到這篇文章真的完全不會注意到這個讓人懷念的名字....
35歲的年紀,上一次在大聯盟投球是6年前,2012年開始就受投球失憶症所苦,控球炸裂球速下滑最後甚至也退休離開投手丘,沒想到居然能回來
與生理上的疾病纏鬥然後回到球場上的故事不少見,可是像Bard這樣熬過比較被歸類在心理疾病的yip的運動員真的不多見!感謝好文分享~

Annoying Dog

好猛喔!投球失意到退休,3年後復出投回大聯盟,而且現在還能投到96,98 mile,真的是2020大聯盟最勵志!!!

投球失憶症歷來困擾了無數棒球員,而且投手、野手都可以是受害者,從比較早期的海盜名投Steve Blass、90年代的勇士隊終結者Mark Wohlers、21世紀最知名的投球失憶症代表人物Rick Ankiel,到昔日明星二壘手Steve Sax和Chuck Knoblauch,甚至連捕手也都不能倖免於它的魔爪,Mackey Sasser與Gary Bennett Jr.等人都是例子。

Daniel Bard,紅襪從2009到2011年最倚重的牛棚投手之一,也在2012年加入了投球失憶症病患的行列。回顧過去他在紅襪巔峰期的表現,均速逼近98英里的火球,搭配上被打擊率僅一成上下的絕殺滑球,讓他在最巔峰的三個球季合計繳出197局、ERA2.88(ERA+154)、213次三振、76保送的亮眼成績單;任誰也沒料到,從2012年紅襪欲把他調整成先發投手的失敗實驗開始,一連串的受傷、不順利的投球機制調整、出賽焦慮症接連襲擊,導致他得到投球失憶症。

Daniel Bard過去飽受投球失憶症所苦/圖片來源:美聯社

如同江奕昌回憶他在2013年所看到的情景,Bard在他掙扎的那段日子(2012到2017年),是真的找不到投球的準星。「丟球」這個Bard從小到大覺得跟呼吸、走路一樣自然的動作,變得像操作精密儀器般困難,每一個動作環節似乎都要求他大腦經過計算:手臂抬高時的軌跡應該是如何、肩膀向後延展時應該是幾度、手指掌握球體的位置與角度是否正確等等,而如此窘境也令他感到無比挫折。

從2012到2017年,Bard在小聯盟和冬季聯盟總共累積59.2局投球,卻投出多達109次保送、29記觸身球、37顆暴投,這些數字已經不是用「慘不忍睹」就足以形容的了。有一度,Bard甚至考慮把自己改造成下勾投手,企圖以少見的出手角度來爭取生存空間;不過一個上肩投球速度能逼近100英里的投手,竟然落魄到得考慮轉變成下勾投手,這想法可說是Bard認為史上最可悲的一件事。Bard後來坦言,那是他棒球生涯的最低點。

這也更加凸顯出,今年已經35歲的Bard,身穿落磯制服重返大聯盟、而且到目前為止表現可圈可點(截至8月6號,五場出賽、6.2局投球、一勝、防禦率2.70、七次三振、「沒有保送」)的不凡。

Bard今年在洛磯隊浴火重生/圖片來源:美聯社


(Daniel Bard今年的表現相當不錯)

不過事實上,Bard職棒生涯的困頓,並不是到2012年投球失憶症發作才首次出現。在2006年選秀第一輪第28順位被紅襪選中、受到球團高度期待的他,2007年就遭遇轉職業後的第一個難題。

長年任職於紅襪小聯盟體系、目前擔任紅襪小聯盟教練的江肇軒回憶:「2007年,Bard被送到高階1A有投手墳場之稱的加州聯盟(California League),以先發投手開季,但他表現並不理想,約一個月後,就帶著很難看的成績與傷病(信心受到打擊、生理上也出狀況),被送回延長春訓營進行復健與調整。」

「為了不再把Bard送回高階1A去面臨惡劣的強風與乾燥天氣,球隊把調整好後的Bard送到低階1A的球隊,繼續讓他以先發投手的身份出賽,直到季末。很可惜的是,延長春訓營的調整,並沒有幫助他成為堪用的先發投手。因此,球隊在冬天送Bard去打夏威夷的冬季聯盟(現已不存在),要他轉任後援投手,這個轉變從出賽內容與成績中得到不錯的回饋,所以Bard在當時轉入牛棚,開啟後援投手的生涯。」

由此可見,其實Bard在轉職業初期,就有被紅襪當作先發投手養成,只是如江肇軒所言,實在繳不出好成績。2007年,22歲的Bard在高階1A和低階1A這兩個層級,共累積22場先發、75局投球,防禦率高達7.08,儘管被打擊率還不算太差,但控球是一大問題(似乎預示了未來再嘗試先發時,可能會觸發不好回憶和焦慮,進一步造成投球失憶症),47次三振就附帶了78次保送、八顆觸身球、27顆暴投,從數字看起來已經很像投球失憶症的症頭。

Daniel Bard/圖片來源:美聯社

事後看,紅襪在那年球季結束後把他放入牛棚的決定,十分正確。江肇軒說道:「2008年開季後,紅襪把Bard送回低階1A,讓他以終結者的角色開季,沒記錯的話,在他被送上2A之前唯一掉的一分是一支陽春砲。那之後的沒多久,就是大家看到登上大聯盟的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