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舊將何在?》騎士 — Zydrunas Ilgauskas:當鐵巨人不再鏽蝕……

他可以早早退休,領著合約安逸度日,卻選擇艱難的重返球場之路,「大Z」Zydrunas Ilgauskas是騎士近代史上最溫和有禮,卻也最有力量的球員。

作者:arenasis

騎士老闆Gordon Gund慢騰騰地走入球員休息室,早年即失去視力的他,在迎接黑暗的同時,也將其他的感官磨練到極致。因此,仰賴他人的描述,搭配自己的洞察力、聽力,以及最重要的──想像力,Gund能具體地描繪出他旗下的每一位球員。此時,一個年輕,溫潤的嗓音從休息室深處傳來。

 

「哈嘍,Gund先生,您最近過得好嗎」

 

Gund心中估量著,聲音的主人顯然身材高大,也正緩步向他走來,Gund黑暗中的世界冒出一陣煙霧,漸漸化成一個人形……「喔,Zydrunas!怎麼樣,有沒有每天越練越壯啊!」

 

一樣是那個溫潤的聲音「我從237磅增重到265磅了」接著,Gund老闆感覺自己的手被一雙顯然大的多的手托起來。來自立陶宛的年輕人,讓老先生以觸覺確認他苦練的成果。

 

1996年選秀前夕,握有2枚首輪籤的騎士制服組,得找人填補球星Brad Daugherty退休後留下的禁區空缺。助理教練Ron Rothstein無意間聽到傳聞:剛與肯塔基大學打完表演賽的立陶宛國家代表隊裡,似乎有個厲害的年輕長人。得知此事,Mike Fratello總教練立刻致電給肯大教練Rick Pitino,並且拿到比賽的數據記錄,難記又難唸名字的7呎3吋中鋒Zydrunas Ilgauskas,面對NCAA的強權,拿下26分19籃板4阻攻。

 

現今我們無法想像在沒現場看過比賽的情況下,貿然選擇國際球員,但在90年代,這種經驗並不罕見。當時的騎士總管Wayne Embry輾轉找到Ilgauskas的經紀人,取得對肯塔基大學之戰的錄影帶。「你可以看出Z的機動力,他能在外圍投射,跳得夠高」。僅僅憑著這有限的資訊,騎士用20順位挑選Ilgauskas。面對各界質疑,Embry的回應是騎士隊史上的一句名言「假如你要犯錯,我會說那我寧可犯一個7呎3吋的錯」。就連同梯12順位被騎士選進的「烏克蘭火車頭」Vitaly Potapenko也直到選前試訓才第一次遇到這個老鄉。

 

 

於是Embry看著大竹竿也似的長人,騎士藍、白、黑為主的球衣彷彿不是「穿」而是「披」在他身上,在Mike Fratello教練嚴謹無趣的半場系統戰裡悠悠跑動。騎士管理層驚訝地發現大Z有時可以壓迫對方後場,搶到球後還能靈活的運個幾步,甚至偶而還有靈光一現的妙傳。像立陶宛籃球傳奇Arvydas Sabonis一樣,大Z的球感比許多小個子後衛還要流暢,中鋒必備的低位單打也難不倒他。假如當下騎士更深入地調查他的過去,會發現這一點都不意外──大Z打過足球、排球,籃球生涯的起點是控衛。「(籃球運動)在立陶宛像宗教一樣」Z打趣說「所有男性都該從事,打不好的才會去做醫生啦,律師啦那些『小事』」。

 

 

大Z幼時美蘇尚處冷戰,蘇聯每週只播出一場NBA比賽,被挑到的賽事自然是頂級精彩。為分擔家計而隨著國家隊打比賽的他,如願被NBA球隊看中,接下來迎接他的是一連串的不適應。「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離家」大Z說道,遠離每天不用下廚、自己洗衣、開車出門的日子。已在NCAA出賽兩年的同梯Potapenko,和一般傳言總是目空一切,卻意外喜歡大Z的前鋒Danny Ferry等人,盡力協助他融入NBA生活。Embry總管事後透露,有幾次他授權球團保全收走大Z的車鑰匙,因為大Z想開車翹掉英語課程。而教Z學開車的那個5呎11吋小後衛Scott Brooks,之後在雷霆教練位置上大放異彩。

 

大Z的物有所值沒能讓騎士高興太久,回到本文開頭,Gund老闆與之對話時,他已經因傷報銷了整個1996-97球季。曾經效力騎士17年的體能調整教練Stan Kellers是大Z的好友,也是幫他找英文家教、訂購瓦斯、幫汽車抽汽油的人。Kellers看過幾乎每一次大Z的傷痛發作,有一陣子大Z堅持不動手術讓傷勢自然痊癒──這意味他得穿好幾個月的固定靴,和重複無趣地復健。結果腳又痛起來了,不得不進開刀房「可惡,我們又浪費了6個月!」Kellers回憶道。

 

1997-98年大Z完整出賽,場均來到13.9分並入選年度新秀第一隊,他同時也在明星週新秀挑戰賽裡以18分7籃板奪得MVP。對自己的選秀感到心滿意足的騎士奉上6年7,090萬美元的合約,然而,接下來兩季大Z一共只出賽29場。特別是2000-01球季,開季表現直逼聯盟一流中鋒的Z,在對熱火的比賽裡突然感受到腳上熟悉的刺痛。下場後的他把自己關在休息室裡,覺得職業生涯恐怕就要在25歲告終,不禁落下淚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