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梅西:百轉千變的足球王者》C羅之所以是C羅 全靠與梅西的競爭

梅西對上C羅、十號對上七號。只要將這兩人的名字並列而呈,馬上就讓人聯想到莫扎特與薩里耶利(Salieri)、007探員與諾博士(Dr. No)、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批頭四與滾石合唱團的強強相碰。梅西與C羅都是無與倫比的一代巨星,我們該如何評價兩人之間的龍爭虎鬥?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李維尼

這文章有點太糞










世嫉俗了吧?

fb - Chung An Fang

LeBron和Kobe、C羅和梅西、費德勒和Nadal...等等,哪一個不是頂尖中的頂尖? 在那邊比來比去說穿了就是旁邊的人在蹭熱度而已。
有些人就是無法好好欣賞球賽、球員,欣賞每一個頂尖選手背後付出的努力,上網google一下數據就想要洋洋灑灑的寫一大篇論述,藉此賺到一些鎂光燈和鈔票。
真難看。

梅西:百轉千變的足球王者

堡壘文化

 

第五章 C羅納度​ 

(以下節錄自本書 p.72-78)

梅西對上C羅、十號對上七號。只要將這兩人的名字並列而呈,馬上就讓人聯想到莫扎特與薩里耶利(Salieri)、007探員與諾博士(Dr. No)、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批頭四與滾石合唱團的強強相碰。梅西與C羅都是無與倫比的一代巨星,我們該如何評價兩人之間的龍爭虎鬥?或許兩人的數據是很好的著手點。

恩里克初掌帥符的2014─2015賽季,巴塞隆納以94分的積分在西甲稱王,一共取得110顆進球。皇家馬德里則以92分屈居第二,踢進了118球。縱觀這些數據,不難發現這兩支勁旅的成就簡直驚天動地,與歐洲其他主要聯賽的差距可說是天差地遠。

稍微比較一下,德甲的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以79分、80顆進球的成績奪下聯賽冠軍;切爾西(Chelsea)以87分、73顆進球捧起英超冠軍獎盃;尤文圖斯(Juventus)在義甲以87分、72顆進球奪冠,獲得在球衣繡上scudetto小盾牌徽章的殊榮。

我知道這些只不過是冷冰冰的數據,不能與實際的比賽相提並論。但把這些數據攤在眼前,任誰都看得出來是梅西與C羅讓這一季的西甲顯得如此與眾不同。

說得詳細一點,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競爭較量,締造了絕無僅有的足球盛世。C羅是那一季的西甲進球王,一共踢進48球(10顆點球)。梅西則射進43球(5顆點球)。而且即使扣除兩人的進球,巴塞與皇馬的戰績在上述任何一個聯賽仍足以拿下冠軍,甚至還是能在西甲拔得頭籌。

這類數據就好比足球世界的功能性散文,雖然乏味無趣又缺少人味,但往往能從中看出許多端倪。請容許我再提出幾筆2014─2015賽季的數據,巴塞隆納整季的傳球次數獨步群雄,以22114次領先皇馬的17684次。以單一球員來說,梅西的傳球次數高居第三,只輸給特拉索拉斯(Roberto Trashorras)和克羅斯(Toni Kroos);而且在助攻榜上還獨佔鰲頭,以18記助攻領先C羅的16記。

毫無疑問地,梅西跟C羅兩人的生死鬥決定了這幾年西甲的走向,更直接主宰了巴塞跟皇馬之間的恩怨情仇。2010年到2013年,穆里尼奧執掌皇馬這支蛋白霜軍團(Merengues)的兵符,他粗俗無禮、處處挑釁的執教風格,使兩隊本就戰雲密布、烽火連天的戰火延燒至技術指導區─頭兩年與瓜迪歐拉和他的副手比拉諾瓦兩人針鋒相對,後兩季與升上主帥的比拉諾瓦鬥智鬥勇。

回顧這幾個賽季,我至今都還記得那種劍拔弩張、互相敵視到令人難受的氛圍。那種滿滿的惡意是種種缺乏運動家精神的行為造成的─包括穆里尼奧用手指偷戳比拉諾瓦的眼睛、佩佩(Pepe)每次對上巴塞那種暴力嗜血的踢法等等。但這種白熱化的氣氛,也奠基於兩隊在足球場上超高水準的演出,一丁點的失誤都會付出慘痛代價。唯因如此,世人才有幸見證這兩支球隊接連以破紀錄的一百分積分捧起聯賽冠軍獎盃的大戲、有幸見證梅西單季狂進50球奪下皮齊齊獎的奇蹟。50球!當真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身為巴塞隆納球迷,我當然覺得我們是好人、他們是壞蛋。

況且瓜迪歐拉和比拉諾瓦兩位教頭堪稱足壇典範,在履行各自足球理念的過程中,展現良好的品味與端正的行為,而這似乎讓穆里尼奧越發惱火。瓜迪歐拉從不因不利的判罰跑去跟裁判爭論,穆里尼奧則經常扭曲事實、批評裁判,藉此替自己的敗仗找藉口,尤其是輸給巴塞隆納的時候,每次輸球的責任都推到別人頭上,每次贏球的功勞都往自己身上攬。就連最厲害的好萊塢編劇,都創造不出這種妖言惑眾的蠻橫暴君。皇家馬德里球迷還會為他那些虛偽做作、裝模作樣的行為辯護,說什麼生命本就是一場豪賭,說什麼當惡棍永遠比扮英雄更有趣,好像梅.韋斯特(Mae West)所言─好女孩混天堂,壞女孩哪都混得下。

皇馬球迷就愛扮演反派角色,自以為成功對抗不公正的世界而沾沾自喜,從中得到某種病態、瘋狂的優越感,好像這樣就能證明自己有優良純正的血統,他們馬德里人真的很愛追求這點。他們渾然不覺,自己忽然間就憑空發展出一種受害者心態─只能透過不斷與世仇比較,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善於將人們內在的心思精煉成隻字片語的體育媒體,將這種心態稱為「巴塞病」(barceloniti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