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當「赤木法則」失效時——休士頓的實驗能製造出終極的小球嗎?

小球化到底是不是籃球「現代化」的終極結果,目前看起來火箭把它當成是一個超越性的真理在信仰,認為這一套籃球哲學能帶領他們穿越厄夜叢林,抵達應許之地。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標

每次看完閣下大師等級的文章,我都要沈思好久,能把這顆周長29.5英吋的橘紅色圓球體寫的這麼重,恐怕也只有你了。

Mr.CCL

我也是,籃球哲學深厚啊!

fb - Tank Neidhart

除了[經典]外,在下難以用其他言語來形容了

YM Su

不過火箭和湖人這一輪打下來,應該可以證明究極小球遇到真正有籃板優勢的球隊,還是只有被痛宰的份

顯然,現在的籃球比賽和喬丹時代的內容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雙方除了都是打著橘紅色的籃球以外,沒有可比性。但知道歸知道,理解這一切並試圖去做到,並沒有這麼容易。

不同於勇士在2016年慘痛的失利後做出妥協,火箭在2018、2019年的重大挫折後反而更加偏激,德安東尼在太陽的失利,讓他反思出來的結果是:必須讓自己最好的球員一直拿著球投,所以他們最終和保羅(Chris Paul)分道揚鑣;而為了投更多的三分球,和防止對手投三分球,於是球隊又送走了卡佩拉(Clint Capela)讓不足兩米的塔克(PJ Tucker)打中鋒,休士頓人是NBA裡「小球」的基本教義派,從來沒有任何球隊和他們一樣在反傳統的路上走得這麼遠、又這麼堅持。

火箭和勇士這些球隊走在時代前面,他們吃著「先發優勢」的紅利,可是在其他球隊也開始模仿他們的時候,這兩支球隊作出截然不同的反應,後者妥協了(找來史上最佳的中距離投籃手),而火箭則是選擇繼續豪賭。

 

火箭之所以能一直毫無限制的在外線增加投射比例,和詹姆斯·哈登能夠一直消化掉那些被戰術失敗、在對方嚴防下的高難度出手球有關。現在很多人都能使用後撤步,東契奇、利拉德、詹姆斯等等,都是箇中好手,但他們都只是把此做為常規攻擊武器的一種。只有哈登如此高頻率的不斷使用,就算對手都知道他打算強行出手,也毫無辦法。

某種意義上,他像是現代的「天鉤」賈霸(Kareem Abdul-Jabbar),兩人都擁有一招完全無法防的殺招,把對於比賽的影響力推到一個難以想像的境界;也同樣不被主流所認可和喜歡,並且在兩人身上都有一些後現代籃球的感覺。

休士頓火箭本季團隊出手45次三分球,其中哈登一個人就包辦了12.4次,佔所有比例的27%,這和上賽季庫里(Stephen Curry)的34%相比似乎沒有突出之處,但重點在於他的三分球受助攻率僅有15%(庫里上季為68.9%),超過八成以上都是由自己創造空間來進行投射,這就保證了火箭能一直把球控制在他們最好的球員身上。

單打一直以來是最明確且不容易犯錯的戰術(如果這能算戰術的話),而球隊盡量避免使用它的原因是因為效率。當一名球員能力高出其他人太多,他總會受到針對和研究,而出於人類身體極限「右牆」的阻擋,這名球星不可能無限制的成長,而當其他人透過訓練追近他、透過特殊的佈防限制他時,效率就不可避免的會下降。這也是一項技藝發展到頂端後會出現的必然結果。

所以在上個世紀,當人們注意到中鋒相較於其他位置對於比賽擁有超群的影響力時,各球團開始對於其他球隊的明星中鋒加以限制,這時候賈霸拔地而起了。他用一招改良過後的鉤射——主動利用身體卡住防守者,而不是避開他——將手延展到最高點後拋出,成為聯盟所有防守長人的難題,除了某些體能超群的怪物(張伯倫)之外,只要能卡好位置,沒能人夠影響到他的出手,重點是這讓他最大程度的遠離了70年代粗野的禁區搏鬥,用更為省力和優雅的方式得到分數,這就是為什麼他成為運動競技史上顛峰最長的巨星之一。(註1)

註1:所以厭惡湖人如西蒙斯(Bill Simmons)也不得不承認「賈霸從來不需要B計畫」。

而現在我們看到了一個繼他之後最具有標誌性、對於單一得分技巧近乎偏執的天才。而且哈登不僅僅是發揚了後撤步,在更早之前他還重新創新了歐洲步上籃——用一種更主動的方式側面衝撞防守者,來尋求小帳加一或是加罰的機會。

但更重要的是什麼?哈登也一併繼承了賈霸那大眾反派印象的遺產。當NBA在70年代因為毒品藥物、種族歧視以及不停的鬥毆而發展停滯時,人們錯誤的把這些原因歸咎在了他們當時最好的球星不夠具有娛樂性質。

賈霸是籃球用最多方法去抗爭、支持多元文化的先驅(註2),他留了一個時髦的爆炸頭、護目鏡,加上細長的身體,讓他活脫脫的就像是一個火星異靈;他還使用了一個穆斯林名字——卡里姆(Kareem,意味著慷慨高貴的),誰能接受一個回教徒統治一個白人聯盟?他結交李小龍、參加嬉皮活動,對媒體不苟言笑,在場上千篇一律的使用同一種方式得分,種種因素都讓他成為一個性格古怪的聯盟第一人。所有人都不喜歡他,但因為他不停的贏球,所以又不能避開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