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2

當「赤木法則」失效時——休士頓的實驗能製造出終極的小球嗎?

小球化到底是不是籃球「現代化」的終極結果,目前看起來火箭把它當成是一個超越性的真理在信仰,認為這一套籃球哲學能帶領他們穿越厄夜叢林,抵達應許之地。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標

每次看完閣下大師等級的文章,我都要沈思好久,能把這顆周長29.5英吋的橘紅色圓球體寫的這麼重,恐怕也只有你了。

Mr.CCL

我也是,籃球哲學深厚啊!

fb - Tank Neidhart

除了[經典]外,在下難以用其他言語來形容了

YM Su

不過火箭和湖人這一輪打下來,應該可以證明究極小球遇到真正有籃板優勢的球隊,還是只有被痛宰的份

註2:而且他的行動比黑人的命也是命聯盟有效而且更能增加能見度,球星所能發揚自己聲音、發揮自己公眾影響力的最好方式就是打球。在賈霸之後,勒布朗是最了解這一點的球員。

那一個時代中,黑人運動員的傑出表現,為他們同胞的種族平權做出非長大的貢獻,然而其中許多球員的心靈也因此而扭曲痛苦著,好比說:奧斯卡·羅伯森(Osacar Robertson)。不同於自己的前隊友,賈霸並沒有那麼偏激(這是因為他比大O又小了8歲),但他也同樣離群居所、就像奧蘭多復賽一樣,用一個泡泡把自己包起來,深怕受到傷害。

哈登並沒有經歷過這一段時期,他的前輩已經為非裔美人球員創造出一個相對友善的環境。而他遭人憎恨的原因卻是他的打法。有點投機主義的造犯規方式、地板流式鬼魅腳步切入、還是無止盡的在三分線外進行強投,都不受到胃口已經被養大的籃球迷所喜愛。甚至他的同業也沒有給他應有的尊重,他幾乎全面的超越了科比傳奇的2005-06賽季,但卻未能獲得同樣高的評價;甚至,他在全明星賽先發球員中最後一個被選中,比肯巴·沃克(Kemba Walker)、西亞卡姆(Pascal Siakam)、東契奇都晚,還遭到揚尼斯(Giannis Antetokounmpo)的嘲弄。

招致這樣不公平的評價,不能算是哈登自己本身的錯,而是人們對於這種「後現代」籃球的反感,反撲到了他的身上。

人們對於當今籃壇——特別是NBA的籃球感到困惑——就如我們所看到的,當今籃球由於球員整體素質的提高,所以必須依賴體系,如果你看到一個球星每晚出手2-30次那是因為球隊需要他們那麼做;再者,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一個控衛獨攬出手數,那這支球隊永遠無法獲得成功,但庫里、利拉德、歐文(Kyrie Irving)、威少(Russell Westbrook)和哈登這些人卻是聯盟中最頂級的得分手。從很久以前籃板球的重要性就已經被所有打過球的人所重視,甚至有人將它的重要性評價為僅次於得分,然而現代球隊的教練卻在某些時刻會選擇放棄前場籃板、提前退防。

個人主義的崛起、團隊精神意義的缺失、把冠軍做為評價一支球隊和球員的唯一標準、以及更多的商業考量,不是所有人都準備好用新的觀念去看待籃球的巨大變革。

哈登的打法是有效的,顯然也讓火箭變得更好,但是他的打法是美的嗎?(註3) 而打出一場精采的比賽在職業籃球賽事中的重要性多高?

註3:運動家精神意味著在比賽時把自身的能力毫無保留的發揮到極限,熱火在他們無解的攻防轉換中展現了這一點;馬刺團隊無與倫比、彷彿交響樂團般令人歡快的傳導,也很OK;勇士更不必說,2017年季後賽他們成為了史上最好的五人組合。

而火箭並非如此,他們並沒有發揮所有人的潛力,而是選擇了一個在規則之下最好的方式去贏球,同時這一套體系能運轉的關鍵是哈登,非得有他這麼一個超高效率、又具備大師級視野的單打天才才成。換言之,他們的建隊模式也沒有普遍性。

籃球的本質是什麼?是否意味著只要贏球就好?如果從安東尼·戴維斯在鵜鶘時期帶隊釣魚也拿下一陣;威斯布魯克賽季首輪遊獲得MVP,只因為他賽季大三元;雷納德、杜蘭特和詹姆斯三大前鋒都在轉隊後拿下冠軍來看,似乎確實是。

那麼,如果哈登和火箭能拿到冠軍(並非毫無可能),那是否代表著聯盟即將飛速的往無線三分時代靠攏——即使這個過程可能會喪失許多豐碩的結果也無所謂?這些問題,在未來會繼續不斷的被要求回答。

 

小球化到底是不是籃球「現代化」的終極結果,目前看起來火箭把它當成是一個超越性的真理在信仰,認為這一套籃球哲學能帶領他們穿越厄夜叢林,抵達應許之地。

但是,就如過去所說的一樣,火箭這一套體系是針對勇士而打造出來的,不同於熱火、馬刺和勇士都為當代籃球革命畫上了鮮明色彩,火箭似乎只負責為我們解釋如何用小球贏球,但卻沒有賦予比賽意義。但籃球比賽從來就不僅僅只是成王敗寇,他應該帶有美的哲思、球隊哲學和城市之間的群體連結。

這讓人喜憂參半,一方面我們為籃球不再是《灌籃高手》漫畫中的那一個運動而感到遺憾;但也確實渴望看看他們能走到哪。

歷史正演進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