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9/02

浴血抗韓並非代表作 陽耀勳更在意「第一次完投完封」

睽違五年再度站上中華職棒的投手丘,陽耀勳其實直到現在都還是想當投手,只是經歷了當初落選的低潮後,不管在哪一個位置,只要能打棒球,他就已經很珍惜了。 回憶起過往,陽耀勳也坦言自己心中的代表作,並不是球迷印象最深的那場「浴血抗韓」,而是職業生涯第一次的完投完封

單尼斯@TW

餵球投手投148然後有把打者打到骨折的可能性
太恐怖了 XD

阿垮

畢竟投不滿三局就因傷退場,應該是也沒有先發投手會把這樣的表現當成代表作

九月份的第一場賽事,樂天桃猿前三局打完就以1比11大幅度落後,先發投手威拉諾更是僅投兩局就提前退場,考量到這僅僅是五連戰的第一場,教練團也決定在九局下半推出陽耀勳登板。

 

看到他睽違五年站上投手丘,不禁讓我想把前幾個禮拜訪問陽耀勳的故事,拿出來說給大家聽。

影片版:浴血抗韓的強投豪打─陽耀勳

 

出身自台東的陽耀勳,正是出產了許多棒球好手的「台東陽家」子弟兵,現役球員除了他以外,還有在日職打拼的張奕及陽岱鋼也都是來自「台東陽家」,而陽耀勳也曾有過在日職打拼的時期,甚至挑戰美職。

 

小時候很瘦弱的他,常常吃飯吃到睡著,曾被叔叔陽介仁認為是「慢郎中」的個性,一度覺得他並不符合運動員「積極進取」的個性,未來恐怕無法成為優秀的棒球選手,與弟弟陽岱鋼的「急性子」剛好是相反的個性。

 

原本與弟弟同樣在新生國小少棒隊打球的他,碰到當年棒球場整修的關係,轉學至卑南國小發展,並在進入新生國中後,首次於1997年在台灣舉辦的的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入選中華隊,與潘威倫、林智勝等人攜手闖進決賽。

 

當年以投手身份獲選的他,在打擊區上所展露的天份就已經相當驚人,特別是飛快的腳程,從本壘跑上一壘僅需3.9秒,與鈴木一朗的3.7秒相去不遠,當時就有人建議他乾脆專心往打者發展,但他仍舊對於投手情有獨鍾,而且當時台灣左投手出色的並不多,他認為自己是比較有優勢的。

 

國中畢業後原本希望能與好友鄭嘉明一同打球,準備南下加入善化高中青棒隊,但因陽介仁的建議改而前往台北的名校華興中學就讀,以能飆出140公里以上的左投實力,在隊上受到重用。

 

只可惜,高三因為肩傷的關係,陽耀勳轉而把重心移往野手發展,而他也在畢業後的亞洲青棒錦標賽有亮眼的表現,主要擔綱第三棒,該屆賽會敲出三發紅不讓,名列全壘打王,與MVP李振男同為中華隊奪冠的重要功臣。

 

進入文化大學後,陽耀勳選擇讓肩膀持續休養,自己則專職在外野手工作上,包括協會盃、梅花旗及春季聯賽都有相當亮眼的成績,大一那年文化拿下冠軍後,他隨隊前往日本的福岡巨蛋練球,結果他頻頻將球打到全壘打牆上,意外被王貞治監督注意到,大四那年更在協會盃摘下MVP殊榮,幫助文化大學封王。

 

畢業前重返投手丘的他,再次以投手身份入選中華隊參加亞錦賽,不只在冠軍賽對日本上場投球,還對韓國擊出一發兩分砲,二刀流的能力吸引到了日本球探的注意,使得原本預計會報名中職代訓選秀的陽耀勳,有了旅外的念頭。

 

在王貞治監督的促成下,陽耀勳最終以4000萬日圓的簽約金加盟日職軟銀鷹,赴日後就專職投手發展,當年秋訓的首次練投,甚至讓王貞治說出「有郭泰源及郭源治的影子」,對於他的未來相當看好。

 

這邊還有一個插曲,其實陽耀勳當年選擇軟銀時,鷹隊是有意要在當年選秀會上選擇他的弟弟陽岱鋼(陽仲壽),兄弟倆一度有機會同隊,只可惜後來陽岱鋼被日本火腿給搶先選走,他甚至激動落淚,還考慮要先唸大學,之後再透過其他方式轉戰軟銀。

 

只不過,從後來他們家族爆發的一連串事件來看,這些兄弟情誼恐怕也早已不存在了。

 

進入日本職棒的殿堂,陽耀勳第一年就迎來了一軍的初登板,於06年5月17日對戰巨人中繼登板,順利抓下出局數,但新人年大多時間都待在二軍,整季繳出16場出賽1勝0敗防禦率3.27的成績,表現並不是太差。

 

只不過,在日本的訓練量遠比台灣要來得多,對於身體的負擔也更重,使得陽耀勳的左腳在2007年出現疲勞性骨折的情況,更慘的是,第一次在福岡開刀遇到庸醫,第二次去東京開完還是覺得不舒服,直到第三次完成後才真的復原,導致他整季的時間都花在養傷身上。

 

傷癒復出後,陽耀勳雖然在08年七月被升上一軍後,幸運在延長賽後援登板,只投3球就收下日職生涯首勝,但仍舊未能待得長久,主要也是他的控球實在太不穩定,06-09年在二軍合計100局的投球就送出多達48次的保送,對於一位中繼投手當然是不及格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