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3

巴西,足球,巴西:Pele,出身

我踢過最偉大的一顆進球,是和妻子Celeste配合演出的:我們將兒子命名為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 Pele的父親Dondinho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巴西,足球,巴西:世界盡頭的巴西足球人

巴西,足球,巴西:FUTEBOL!

球王Pele出生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北方的一個小城Tres Coracoes in Minas Gerais,早在葡萄牙殖民時代,其便以豐富礦藏(尤其金礦)廣為人知,但Pele一家經濟上卻頗為拮据,跟金礦一點緣份也沒有。剛出生時Pele是個既黝黑又骨瘦如柴的嬰兒,他父親端詳了一下他的腿,滿意地說:我兒子以後會是一名優秀的足球員!但他的母親對此預測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畢竟她的丈夫、Pele的父親,就是一名渴望能夠靠踢球維生,並功成名就的足球選手,他球技了得(Dondinho曾在一場比賽中射進5球,這紀錄連Pele也無法超越),但卻因為膝蓋傷勢而不得不變成journeyman,最後甚至被迫退出球壇,做著收入微薄的工作,讓一家人長期處於經濟不穩定的狀態中。Pele家在不同的城鎮間漂泊,他父親在哪踢球,他們就搬到哪裡,這也難怪Celeste希望兒子們不要變成足球員,因為那賺不了錢,也不是一份體面的工作!

1944年Dondinho受到聖保羅西北方一個城市Bauru的足球隊邀請測試,Pele的父親很高興,而他的母親也很高興,因為這次的邀請,除了足球之外,還包括當地政府的一個工作職位,那可以讓Pele一家獲得某種程度上的經濟保障。對Pele而言,Bauru這個城市就像是世界中心,它比任何他所住過的地方都還要大得多,有店舖、電影院和旅館等,也是巴西各內陸州的交通要塞。而也就是在這個地方,Pele培養出了他對足球的熱愛,當然他的父親在其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每當Pele父子倆聚在一起,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在練球,學習足球的基本技巧,他父親教他頭槌(Dondinho把足球掛在樹枝上,讓Pele一連幾個小時都用頭頂球,並揭示若要把頭槌練好,秘訣就在於頂球時眼睛要睜開!),也教他控球(控球時球要離身體愈近愈好,而不管做什麼動作,雙腳都要做到一樣好),Pele得學會將球變成身體的延伸。Pele也喜歡看他父親在BAC(Bauru的一間足球俱樂部)的比賽,從那他學到的不僅是技巧,也包括能夠盡快融入比賽,甚至綜觀全局的本領,Dondinho是那種典型的9號前鋒,就跟日後巴西國家隊的巨星如Romario和Ronaldo相似,但Pele則比較喜歡位置再後靠一些,10號,進攻中場的意味較濃一點(但不管哪個位置,Pele生涯可是踢進了驚人的1283顆進球呀)。

前面提到,Pele的母親覺得踢足球是個死胡同,是條通往貧窮的路,她希望兒子能好好在學校努力學習,如果她看見Pele在踢球,無一例外便會痛罵他一頓。但漸漸地,Celeste也發現那樣的阻擋只是徒勞,所以隨著時間推移,當她發現Pele父子又在庭院裡練球的時候,她只能叉著腰、彷彿聽天由命似地對丈夫嘆道:嗯,真好,又把你大兒子給拉進去了!以後等他沒飯吃的時候,可別跟我抱怨後悔說當初沒讓他學醫、學法律!而他的父親聽到後,也只是笑著回答:別擔心,Celeste,等他把左腳練好,就什麼都不用擔心啦……

Pele剛開始踢球時,他從未想過要進入巴西國家隊,甚至是贏得世界盃冠軍這種事,相反地,他總是告訴他的朋友,有一天他要踢的跟他的父親一樣好,儘管Dondinho的足球生涯實際上並不順遂。而有一回,正當Pele那支由街坊鄰居所組成的足球隊伍勢如破竹,跟對手拉開雙位數的得分差距時,Pele花招百出,甚至還狂笑著過人,突破對方倒楣的防守球員並破門得分。他父親見著此景,晚餐後,約了兒子單獨談談,今天我經過你跟朋友踢球的地方,我看見你了,他的父親這麼說道。

正當Pele整個心花怒放,認為父親要稱讚他的優異表示時,Dondinho接著說:我很生氣,因為我看見你嘲弄別的孩子,你應該尊重他們。上帝沒有賜給別的孩子同樣的才華,那又如何?你沒有權利表現出高人一等的樣子。你還只是個孩子,什麼都不是,有一天,等你取得了成就,那時再慶祝也不遲。但就算那樣,你也要保持謙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