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3

《野球場就是戰場!─美國陰影下的日本職棒發展 1934-1949》三振過貝比魯斯 被塑造的英雄─澤村榮治

論及澤村榮治在第二次日美交流賽的代表作,首推就是11月20號,在靜岡草薙球場所舉行的第十場比賽。這場比賽之所以被日本的野球歷史流傳為佳話,主因是當時年僅十七歲的澤村榮治,面臨到這些已經縱橫沙場多年的美國大聯盟球星...

請繼續往下閱讀

野球場就是戰場!─美國陰影下的日本職棒發展 1934-1949

秀威資訊科技

 

被塑造的英雄─澤村榮治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11-115)

雖然日本隊在這一次交流賽成績依舊不盡理想,但是看在球迷眼中,相信日本野球即將有全新氣象。見識到美國棒球實力後,反而更加激起日本國內的民族意識。而燃起日本民族情緒的球員,僅僅只是一位十七歲的年輕投手 ─ 澤村榮治。

圖片來源

當年十七歲的澤村,與白俄羅斯投手史達魯賓,是日本隊陣中在入選前唯二具有高校生身份的球員。既然有機會在眾多選手中脫穎而出,成為全日本隊的代表投手,想必其球技早已經深受肯定。澤村在1917年(大正六年)出生於三重縣的宇治山田市(今日的伊勢市),其野球天賦在就讀小學時就開始嶄露,並協助球隊贏得全國少年野球大會優勝,因而在1931年(昭和六年)以優異的球技,進入京都商業(京都學院高校)就學。

澤村進入京都商業就讀的這年,正好也是該校野球部的創始年,所以澤村也順理成章成為該校野球部的創始隊員之一。而京都商業也因為有他精彩表現下,在1934年(昭和九年)時,完成春夏甲子園連續出場。只可惜在夏季甲子園首戰,京商就以一比三輸掉比賽,不久,澤村也在尚未畢業前,就離開學校。因為這時讀賣新聞社,早已經準備一個大舞台,在全日本代表隊的第二批入選名單中,選入澤村,等著他在球場上展現他的球技。

論及澤村榮治在第二次日美交流賽的代表作,首推就是11月20號,在靜岡草薙球場所舉行的第十場比賽。這場比賽之所以被日本的野球歷史流傳為佳話,主因是當時年僅十七歲的澤村榮治,面臨到這些已經縱橫沙場多年的美國大聯盟球星,可說是抱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在先發七局裡,不僅投出九次三振外,更包含在第一、二局,連續三振貝比‧魯斯在內,美國隊四名的中心打者,震驚四座。

儘管被葛里格擊出一支全壘打,使得日本隊最後以零比一的比數輸掉球賽。但看在球迷的眼中,都為他報以最熱烈的掌聲。因為澤村這場精采表現,代表著日本野球是有實力,能夠與美國隊一較高下。隔天《讀賣新聞》,就給予澤村一個斗大的讚嘆標語:「確實大聯盟級,『日本第一』的好投」,充分說明澤村這場精彩的投球表現,足以具備「大聯盟水準」的實力,以及有著「日本第一」投手的稱號。

雖然僅就一場球賽,就將日本隊選手的實力,定位在與美國大聯盟選手相同的位置上,似乎有些牽強。不過在某種層面上來說,卻也給予日本球員及球迷一些精神上的打氣,緩和前九場比賽,慘輸給美國隊的窘況。

但如果將整個系列賽都列出來,會發現只有這一場靜岡的比賽讓美國隊得到一分,其它比賽似乎只能以「慘敗」一詞來形容。但看在日本球迷眼中,則不然,因為這一場比賽,已被定位成日本野球與美國棒球之間,是沒有很大的差距,甚至是有贏球機會。而澤村這一場「歷史性」的投球,更代表日本野球實力不輸美國的最佳象徵。

但是在日本野球史作家大和球士筆下,卻早已經將這個「神話」打破。因為澤村在這場比賽前,就已經有兩場出賽的紀錄,而那兩場詳細的成績可從《讀賣新聞》上所得知,其中一場球賽還承擔敗戰投手,但是這段過程似乎被刻意淡忘,僅僅對靜岡這場比賽記憶猶新。而澤村也因為這場比賽的精采表現,使他在日本野球史上,投手中最崇高地位,就此確立。

對比首屆交流賽日本媒體以葛洛夫在第二場比賽的連續六次三振,塑造出美國棒球的實力,並對之產生敬仰與崇拜。而到了這次,則是打造出像澤村這樣「傳奇」表現,透露出日本在野球場上,不願輸給美國隊的決心。職棒成立前這兩次日美交流賽,已經讓日本展現出與美國在球場上的友好。職棒成立後,兩國職棒也不定期舉辦日美交流賽。

日本一方面從比賽中學習美國棒球的技術,一方面也嘗試著從競賽中贏過美國。從對美國文化的崇拜,進而衍生到以「他者」的文化勝過帶源者。澤村對美一戰,顯示出日本在昭和時期,也開始出現對歐美文化霸權的抵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