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4

19/20歐洲冠軍盃八強-紅牛萊比錫2-1馬德里競技-馬競大爆冷被淘汰

想不到馬競竟然會在這裡翻船,反而讓紅牛搶到四強門票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講到這場比賽前一定要提一下,在本場歐冠八強戰開始前,馬競還沒有飛去葡萄牙之前,就已經有隊員確診新冠肺炎,Correa和Vrsaljko兩人在檢驗中呈陽性反應,最終必須留在馬德里隔離,其餘球員繼續飛往葡萄牙比賽(目前巴薩也有一名球員確診)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馬競今天踢得有氣無力,也或許是因為紅牛真的拚搶積極,但這場比賽裡的馬競也確實是這幾年我看歐冠淘汰賽裡最糟糕的一場,有可能真的是因為肺炎疫情的關係讓馬競隊內氣氛不佳,不過有傷兵也是個問題

 

西蒙尼本場比賽排出442,鋒線上擺出了Diego Costa,Llorente,左邊路的Carrasco在開賽後前移,形成一個接近433的陣型,而主力後腰Thomas受傷看來對馬競的影響很大,中央只能交給Saul和Herrera,西蒙尼另外收起Felix,Morata,Vitolo等人做為替補,看樣子明顯要打下半場決勝

而紅牛這裡則是失去了已經轉會前往切爾西的Werner,主力前鋒由Poulsen替代,右邊的Sabitzer是主要的攻擊支點,左邊交給Nkunku控球,紅牛打出一個接近361的陣勢,中場大概只有Olmo會比較壓前

比賽開始後,馬競立刻處於下風,紅牛的拚搶非常強勢,而他們明顯以將近五名中場平行站位來封堵馬競,馬競的左右後衛分別是Lodi和Tripier,主要負責攻擊傳中的是Tripier,西蒙尼排出兩名具備衝擊力的前鋒就是要用反擊的傳中來搶點

但問題是紅牛的拚搶太強烈,五中場有如一堵牆一樣擋住馬競前方,Tripier立刻就被封死,後來整場比賽他幾乎都沒有前壓過,而Lodi也很快進入防守態勢,這樣一來兩名中鋒級別的攻擊手立刻被廢,不可能搶點,而更重要的是,Diego Costa與Llorente兩人都無法給邊路支援堆疊,這樣一來邊路球員更是難以靠自己的突破力下底

 

Llorente發現此情況後立刻向左邊路移動,確實接到過Lodi的傳球,但他畢竟不是邊鋒,而且事實上他比Diego Costa更屬於禁區中鋒類型,他都拉到邊去那中間還剩下誰能作支柱?? 重點是Diego Costa的移動範圍太小,他才該拉到外圍作業,但是Diego Costa的表現太差,很嚴重的影響了馬競的攻勢

而在這種僵持情況下,馬競只能靠Carrasco突擊,不過他也僅有在12分鐘時接到Lodi在左路傳入的球,在禁區左邊12碼處射近角被撲出,之後Carrasco雖然非常拚命,但很明顯他狀態不好,他的帶球幾乎都會在最後一刻被紅牛後衛群踢掉,以往Carrasco帶球是很有效果的,如果不是造成突破就是逼對方防線收縮,然後才能分邊給Lodi傳中,但是今天Carrasco卻一直往紅牛人堆裡硬衝,加上他自己在最後一次觸球的處理上有失準頭,所以老是把球往對方腿上踢

馬競進攻會癱瘓,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Thomas因傷缺陣,中路最強支柱的Thomas不在隊伍中,加上面對紅牛人高馬大又有速度的衝擊,逼得Herrera和Saul根本不敢離開腰部位置往前壓,光是要搶斷就已經費盡力氣,後腰無法上前,前鋒又太少退下支援作業,馬競今天在前腰位置等於是空的,在這裡的分球能力不夠,等於讓禁區前鋒沒有機會,也讓邊路很難單靠個人力量殺進去

 

下半場開始沒有多久,50分鐘時,紅牛忽然靠Haistenberg在左邊闖入,然後跟Poulsen對傳後將球作出,彈到右路Sabitzer腳下,此時紅牛攻擊群已有四人衝到12碼線內,而Sabitzer佯裝傳中實際上只是將球輕輕搓起,後上的Olmo跑到右邊的6碼線接應將球頂入球門得分

這一球裡馬競隊員很明顯是跑不動的,紅牛都已經4人衝入12碼線了,馬競這邊的後衛卻只有3人,而雙後腰的Saul和Herrera雖然都有回跑但根本沒有跟上,等於是不存在,馬競的雙腰此時已經被紅牛拖垮

 

西蒙尼眼見情勢不妙,於是馬上換上Felix,撤下已經崩潰的Herrera,Felix上場後情勢果然有好轉,他在前場的持球及突進確實有壓迫到紅牛,逼得紅牛必須退防,而且紅牛的防線也很明顯慢Felix一步,那時已經開始有犯規動作,而且距離吃黃牌都很接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