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7

站在十字路口的馬刺,DDR或LMA的決擇----馬刺2019-2020年賽季小評(二)

終於,在23年後,馬刺到了陣容革新的時刻。

請繼續往下閱讀

Walker

一些巨大及沉痛的交易可能伴隨而來,我到是很期待有交易可以發生,除了White,Walker,KJ,Luka,沒有人是不可以賣的XD.....問題是能換回什麼呢?

正如筆者之前的文章所言(馬刺復賽後的轉變---由極限陣地戰的傳統轉變為極限運動戰的未來),馬刺是正在走向陣容及戰術轉變的關鍵時刻。而球迷境鏡靜在留言提到,馬刺有可能在LaMarcus Aldridge傷癒回歸後,會走回陣地戰的風格。這是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可以來談談馬刺陣容與DDR及LMA的角色定位。首先,筆者要解釋一點,筆者並不是完全否定陣地戰的風格。現今聯盟也有球隊是在打3分型的陣地戰,例如丹佛金塊。金塊利用Nikola Jokic做主軸,作為陣地戰的核心,戰績也是十分不俗。然而,對於馬刺現今的人員配置及定位,利用運動戰作起手式做改革,是比維持陣地戰模式簡單一點。

先假定馬刺陣容除了新秀外皆沒有任何改變直到下季,馬刺本季的陣地戰陣容為Trey Lyles, LaMarcus Aldridge, Demar DeRozan, Dejounte Murray及Bryn Forbes。以此為基本作陣地戰的改革,把防守不行,進攻擇骰子的Bryn Forbes換成防守穩定三分有進步的Derrick White就是若馬刺依舊向陣地戰改革的大概方式。然而,這個陣容的不確定性太大、人員能力跟不上及太容易受人針對。首先在持球點的選擇,若馬刺要用以上的陣容打陣地戰。持球點會落在Murray、White及DDR的手上,問題是,馬刺陣地戰的戰術一向複雜。而直到完季,其實可見的是Murray的球商、態度及傳球可以說是災難級。那麼持球控節奏的責任就會落在White及DDR身上。那麼問題就會落到太易受人針對,若廢掉Murray作持球的選項。那麼正選的定位就如下,控衛會由White承擔,Murray是得分後衛及DDR作為控球前鋒。先不管DDR三分的老問題,若White為主控,因他不是如James Harden有強大體能及自主得分能力的雙能衛。White復賽後的三分大多建基於Catch & Shoot及隊友做單擋後的起手。對手的防守就十分易針對,防止切入就可以。若以DDR做主控,解放White的3分能力,對方可以做的也十分簡單,守死DDR的切入,重點看管White,放生三分不行及切入不穩的Murray。而在這情況下,不確定性就落在作為延展4號及5號的LMA和Trey Lyles的手上。LMA及Lyles在上季的3分命中率為38.9%及38.7%,但起手數太少,分別只有3.0次及2.7次。若增多起手,可以維持同樣的命中率,那麼受人針對的可能性會減低,陣地戰改革會成功。若不行,只會重複上季的困境,內線塞車。

 

 

然而,若向運動戰的改革就相對方便及簡單很多。若以復賽陣容作基礎(Jakob Poltel, DDR, Lonnie Walker IV, White及Murray),下季的改變就是中鋒的選擇會變成LMA/Lyles/Poltel的3擇一,而除了Poltel,正如上段所示,LMA及Lyles有一定的3分能力,可以令進攻選擇更多。再者,此陣容下,控球點會增加到4個,從復賽後的表現(馬刺3場復賽後小結 馬刺年輕世代的奮起),Walker的傳球能力正在穩定成長。即使Murray的腦突然斷線,控球責任要落在White或DDR上,Walker可以替代White Catch and Shoot的角色,加可接球切入得分。而當Walker要控球,就可以解放White的3分及DDR的切入,更可溫存DDR的體力。而且,在防守上,White, Walker, DDR及Murray都可擔任搖擺人的角色,可以跟上對手的側翼,大大減少LMA被對手後衛拉出來打點的機會。再加上,這個陣容可以完全解放馬刺現有的運動性天賦,在適應上也比較容易。

 

 

那麼,DDR及LMA的取捨便可能是馬刺未來的問題。首先是薪資的問題,這個之後再說。然後是角色的問題。在一開季,筆者覺得DDR是雞肋的一個。原因是在陣地戰上,DDR的3分不行,切入中距容易被人針對。同時,基於沒有3分,加天生的低位單打習慣,DDR與LMA的進攻範圍是重疊的。然而,在運動戰下,DDR的能力是十分重要的,而LMA卻變成雞肋的一個。在本季,DDR的助攻數可達場均5.2個,在運動戰下,DDR的助攻數有望上升。再者,DDR在運動戰下,可以自由切換輔助打法或王牌打法,如復賽可先一場得到20+分及10+助攻的數據,下一場也可以得到30+分的數據,令制定策略的多元性增加。LMA在陣地戰的功能是非常強大,如高效的中距離出手,可達44.9%。然而在運動戰卻十分雞肋,先是年齡,LMA在下季便會踏入35歲,並不是一個速度型內線,在節奏可高達104的陣容中,他跟不跟的上和何時透支都是問題。其次是進攻,LMA在新陣容的角色可能是三分線頂3分、Catch and Shoot 3分或補籃為主。那麼他的低位進攻的技巧便會浪費。因此,LMA的新定位及轉型,也是球團頭痛的地方。總結而言,馬刺是走到變革的時刻,而同時,一些巨大及沉痛的交易可能伴隨而來。

Instagram: spurs_civil_servant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