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8/17

《野球場就是戰場!─美國陰影下的日本職棒發展 1934-1949》拿著球棒與手套在打二戰的大聯盟球星

雖然球員們從1942年起,陸續因為兵役因素而進入到軍隊中,但並沒有立刻上戰場。一直到1944年的春天為止,入伍的大聯盟球員,約有300至350位,仍舊在美國本土服役,打著他們熱愛的棒球,尚未真正體驗到危險。一直等到同年六月,聯軍於諾曼第(Normandy)登入,開始向德國猛烈進攻後,才開始有不少於美國本土服役的士兵,真正被派入至戰場,當中就包含著職棒球員。

野球場就是戰場!─美國陰影下的日本職棒發展 1934-1949

秀威資訊科技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56-164)

戰爭下的國民娛樂

珍珠港事件的爆發,可說是美國職棒在發展歷史上一個特別的插曲。因為它既是毀掉一個太平盛世,後來卻又另外開啟職棒的嶄新面貌。

活在太平盛世的1910到1930年代,曾經風靡球壇的明星,如貝比‧魯斯、葛里格、柯布(Tyrus Raymond Cobb, 1886-1961)、華特‧強森(Walter Johnson, 1887-1946)等人,在1940年代初期時都已經成為球迷們心中的美好記憶。而一場戰爭,劃出了兩個黃金世代,創造出一群新的美國英雄,重新喚回球迷對美國棒球的狂熱。

這群活在歷史轉折點上的球員,如狄馬喬、泰德‧威廉斯,以及羅賓森(Jack Roosevelt Robinson, 1919-1972),他們的球員期間是在戰爭下,所以他們都必須走向戰場。不過幸運存活的他們,再回到球場後,也改變美國棒球的面貌,使得美國棒球走入另一個全新的時代。

締造單季四成打擊率的Ted Williams (左)、締造連續56場安打的Joe DiMaggio (右)

作為美國職棒重要轉折點的1941年,儘管有創造出56場連續安打與四成打擊率的兩項偉大記錄,但因為戰爭的因素,使得職棒圈並沒有感受到喜悅,反而還擔心說,是否因為國家安全政策的考量,而要求聯盟停賽。當然,球迷們不願意,聯盟更不樂見此事的發生。於是在1942年1月14日,當時擔任美國職棒最高執行長的蘭迪斯(Kenesaw Mountain Landis, 1866-1944)寫了一封信給當時美國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1882-1945),信上表示希望就算在戰爭期間,也不要讓職棒停賽。

隔天,羅斯福就回信給蘭迪斯。羅斯福認為,棒球已經在美國發展已久,早已經是國家不可缺少的重要娛樂,他不會阻止職棒的運作,會持續讓職棒在戰爭下繼續。但是羅斯福也特別聲明,職棒雖然可以讓球季正常開打,但是球員們應盡的兵役還是要履行。兵役,是唯一羅斯福的要求,而蘭迪斯也對此保持贊同,因此職棒能夠在戰爭中繼續下去。因為有這封重要的信件連結職棒與華府,使得美國職棒發展不因戰爭而中斷,並帶給戰爭中的美國人民心靈上重要的寄託,這就是美國棒球史上著名的「綠燈信」(Green Light Letter)。

職業棒球在美國沒有受到政府的限制,反而還鼓勵棒球應該持續在大眾生活圈發展,甚至是在軍隊中也是如此。而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是有歷史淵源。棒球在戰爭中的發展,如果回頭看美國歷史與棒球的關係,並非只有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

十八世紀末,正值美國開國時期,國父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當時就鼓勵他的軍隊打板球(棒球的前身)。而到十九世紀中葉的南北戰爭(American Civil War, 1861-1865)期間,時任北方領袖的林肯,也在軍隊中推廣棒球運動,以致於在內戰結束後,棒球運動順理成章的達到「國民化」的象徵。此外,包含在第一章時所介紹的岱博壘,他不僅是出身於軍人,也是從戰爭中學習到棒球運動。而被喻為「現代棒球之父」的卡萊特(Alexander Cartwright, 1820-1892),同樣也是在美國軍隊裡,推廣他所改良過,現今我們所知的現代棒球。

因此從以上幾個案例可知,棒球對美國人來說,它被推崇是「國民娛樂」不是沒有原因。而這項娛樂,並不會因戰爭而停止發展,反而還有助於成為美國人民心靈上的寄託,而另一層面,也是擴展與宣揚美國文化最好方式。

因為有先前的歷史經驗,美國並沒有因為戰爭的關係,而中止棒球相關的活動,反而更積極地鼓勵棒球比賽的進行。同樣是職業棒球,比起日本,美國對於是否干涉職業聯盟的運作,就顯得不明顯。因此太平洋戰爭的爆發,對美國職業棒球最大的影響,就是球員們到軍中服役。而在戰爭期間下,雖然並未像日本一樣,有著對球賽制度上的變動,但也出現許多受戰爭影響下才會發生的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