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8/17

《野球場就是戰場!─美國陰影下的日本職棒發展 1934-1949》拿著球棒與手套在打二戰的大聯盟球星

雖然球員們從1942年起,陸續因為兵役因素而進入到軍隊中,但並沒有立刻上戰場。一直到1944年的春天為止,入伍的大聯盟球員,約有300至350位,仍舊在美國本土服役,打著他們熱愛的棒球,尚未真正體驗到危險。一直等到同年六月,聯軍於諾曼第(Normandy)登入,開始向德國猛烈進攻後,才開始有不少於美國本土服役的士兵,真正被派入至戰場,當中就包含著職棒球員。

例如,因為球員們大量服兵役的因素,導致球隊隊員數量的減少,像辛辛那提紅人隊就將年僅十五歲的紐克赫爾(Joe Nuxhall, 1928-2007)拉到大聯盟,使他成為美國職棒史上最年輕的球員。一般大聯盟球員至少要滿十八歲(當時雖沒明文規定,但原則上在十八歲以下的球員是很難升上大聯盟),才有機會從小聯盟升上去,因此十五歲的紐克赫爾能站上大聯盟,算是在戰間期一個特例。

雖然球員們從1942年起,陸續因為兵役因素而進入到軍隊中,但並沒有立刻上戰場。一直到1944年的春天為止,入伍的大聯盟球員,約有300至350位,仍舊在美國本土服役,打著他們熱愛的棒球,尚未真正體驗到危險。一直等到同年六月,聯軍於諾曼第(Normandy)登入,開始向德國猛烈進攻後,才開始有不少於美國本土服役的士兵,真正被派入至戰場,當中就包含著職棒球員。這些上戰場的球員們,因為對棒球的熱愛,使他們認為自己並不是拿著機槍與手榴彈,而是拿著球棒與手套在打第二次世界大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走向戰場的大聯盟球星

自1942年開始,眾多的美國職棒明星離開他們熟悉的球場,前往軍隊服役。這當中在戰爭結束後回到球場的球員,有許多人在退休後都順利的進入古柏鎮。儘管他們有多年歲月貢獻在部隊中,而影響他們在球員生涯上的成績,比較非在戰爭下的其他入選名人堂球員的成績,則較為遜色。但是這樣的結果,並不降低他們在球迷心中的地位,反而還因為他們參與戰爭,為國家付出,更獲得球迷的欣賞。

Joe DiMaggio 因服役導致在生涯顛峰的28-30歲無法累積更多個人成就
Ted Williams 若沒有服役也極有可能達成生涯3000安、600轟、2000打點

如果說魯斯、葛里格等人是開啟1920、1930年代美國棒球的黃金時代,那麼在二戰時期這群為國家奮戰的球員們,就是戰後新時代的開創者。在這群參與二戰的名人堂球員中,較為著名的有洋基隊的狄馬喬、紅襪隊的威廉斯、老虎隊的格林柏格(Henry Benjamin "Hank" Greenberg, 1911-1986),以及印地安人隊的斐勒(Robert William Andrew Feller, 1918-2010)等人。特別是球員們在一開始入軍營時所擔任的角色任務,並非隨部隊前進戰場殺敵,而是在軍營中以棒球提振軍隊士氣,以比賽的形式,來為沉悶的軍隊生活增添娛樂。

在當時美國社會中,職棒選手的名聲是非常響亮,而因為棒球在美國是屬於「國民娛樂」的層級,因此在大眾普及上,是非常廣泛。早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在軍隊中,本來就存有棒球這項娛樂,因此如果有職棒明星來到部隊裡,就非常容易引起矚目。因此就有美國的上校回憶到,比起好萊塢的演員、歌手、喜劇人員,職業運動員更受軍人們的喜愛。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軍人與球迷們簽名的 Joe DiMaggio

當現實中所崇拜的職棒球星現身在部隊中,立刻就受到其他一同服役的士兵們擁戴。一來是與職棒明星在同一部隊而感到高興,二來是他們的加入,能夠提高所屬營區球隊的戰力。尤其在當時的空軍與海軍中,不僅各自擁有球隊,而且時常進行交流比賽。職棒明星的加入,使得球賽更為精彩,也能吸引更多的球迷欣賞,提升士兵們在戰場上的歸屬感。

然而,職棒明星投入戰場固然對部隊帶來正面的效益,但實際上,這些明星球員也是背負著極為沉重的「使命」與「責任」。在當時投入美國部隊服役的人,主要就分成「義務」或者是「志願」兩種形式。而受到美國大眾所接受,其實是後者居多。對美國人民來說,公眾人物如職棒球員,在戰爭期間下,應當作為表率,表示出對國家的忠誠,志願投入軍中,為國家付出一己之力。因此實際上,第一時間投入部隊中服役的球員,多半是因為要履行義務,而到了1943年後,才較多是志願。

以洋基狄馬喬與紅襪威廉斯為例,他們倆都並不是戰爭一開始就進入到軍隊中服役。因為他們兩位儘管都在需服役的名單中,但都因為家庭的緣故,可以免受徵召,而不用進入軍營。不過,對於被戰爭情緒纏身的一般國民與媒體,認為他們既然都被列入服役名單內,就應該要履行這個「義務」,而不是逃避。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