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8

江坤宇成長之重:安打型打者的必經之路

進入下半季後,江坤宇的數據是.188/.204/.250,跟上半季的.346/.379/.483判若兩人。很明顯,他迎來了他加入職棒之後的撞牆期,但其實他這樣的撞牆期,是安打型打者的必經之路。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進入下半季後,江坤宇的數據是.188/.204/.250,跟上半季的.346/.379/.483判若兩人。很明顯,他迎來了他加入職棒之後的撞牆期,但其實他這樣的撞牆期,是安打型打者的必經之路。

 

「江坤宇是安打型打者」我想這句話不會有太多人反對,他現在的ISOP是0.123,XBH/H,也就是長打佔安打的比例,只有26.8%。最好的對照組便是許基宏,許基宏的ISOP是0.262,XBH/H則是42.2%。如果許基宏是重砲手,那江坤宇就是標準的安打型打者。

 

當然,現代棒球越來越趨向大艦巨砲主義,希望每個人都是張志豪或是許基宏。江坤宇這樣的打者,未來只怕是越來越少見。不過,他這樣的打者也並沒什麼不好的,一支打線總得有幾個這樣的打者負責上壘當攻勢發動機,讓後面的打者吃滷蛋。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但現在他遇到了問題,他下半季的三圍如上文,不用更進一步看已經很慘,細觀之則更可怕。下半季他總共上來了54個打席,其中有48個到最後都變成了打數。另外六個不是打數的打席,分別是兩個四壞球,三個觸身球,還有一次高飛犧牲打。他下半季的觸身球,甚至比自己選到的四壞還多一次。

 

等於他下半季除掉替補上場的兩場,剩下先發的13場,每場4、5個打席,可能連一支安打都擠不太出來,甚至連上壘都有點困難。這也難怪,教練團最近逐漸把他跟王勝偉輪替,希望藉由休息可以讓他早日走出低潮。

 

但其實他上半季的成績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他上半季229個打席,有211個是打數,剩下18個分別是7個四壞,5個故意四壞,5個犧牲觸擊,一支高飛犧牲打。代表他的攻擊型態其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他的低潮是自然出現的。

 

接著我們可以看到,他上下半季把球打進場內的比例差不多,分別是0.826跟0.833。但是,他上下半季的BABIP判若雲泥,分別是0.373跟0.200。雖然我們不能撇除運氣成分,但最主要的原因,大概還是從0.574變成0.563。

以前是這樣的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先是體能遇到撞牆期,接著球換了,之前打得好的球會變成安打,打不好的球都可能因為弓單的關係穿出去。現在就連打得好的球都有一定機率會被收掉,那原本就已經在懷疑自己,現在當然對自己更沒信心。

 

為什麼說這樣的痛苦是安打型打者的必經之路呢,這要回到安打型打者的特點來講。安打型打者除了我們一般印象中的打擊率很高以外,其實更重要的特點是,一個安打型打者無論是SO%或是BB%都很低,出棒慾望非常強烈,會大量把球打進場內,換取很大量的安打,比如王威晨的BIP%是0.816。

 

但,我們會說長打型打者要做好選球,不然全揮擊導致三振多也就算了,還選不到什麼保送。然而,對於安打型打者而言,選球其實更重要。因為長打者如果追打到壞球,可能只是揮棒落空,甚至有些時候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把球帶遠。

 

但是安打型打者通常不會是太有力量的打者,如果不能控制自己追打壞球,安打型打者通常又都有出色的球棒控制力,只要出手就能打到球。但就會變成即使打到球了,反而變成不營養的擊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舉個例子,近代最了不起的安打型打者鈴木一朗,生涯追打壞球的比率,長年維持在聯盟平均左右,實在是很不可思議的成就。同時,他的Z-Contact%則超越聯盟平均甚多。所以,他是用過於常人的球棒控制力,再加上選球,才有那樣不可思議的成績。

 

反過來也就是,要成為一個出色的安打型打者,除了要有球棒控制力,選球也是不可或缺的。否則就會變成中職2000年代初期量產的打者,除了能碰到球,其他什麼都沒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