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8

【人物專訪】做自己喜歡的事吧!全台最年輕體育媒體CEO「卓卓」卓君澤分享心路歷程

做自己喜歡的事並且獲得成功,這是什麼樣的故事?「卓卓」卓君澤說給你們聽。

作者:Mamba H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綽號「卓卓」的卓君澤主播,從小在父母的薰陶下,對於體育有著濃厚的興趣。當其他同學下課後紛紛往補習班跑時,她卻經常在操場和體育館度過。父親是體育老師,母親是足球國腳,生長在這樣的家庭,對於日後走上體育記者這個行業,可說是影響至深。

記者、主播、主持人是循序漸進的工作,找到新聞點是最重要的技能

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系的卓君澤,大學時期曾到緯來體育台實習。在電視台裡,她必須要撰稿,同時也要攝影、剪接影片等,在非常有限的時間內完成工作。當時的生活相當爆肝,曾經長達一個月沒有放假,雖然是實習,卻好像已經成為正職人員一般,儘管如此,卓君澤仍然樂在其中,享受挑戰。

離開校園後,她先後任職於緯來體育台、Nownews每日新聞、Fox體育台,身分也橫跨了記者、主播、主持人。在多重身分不斷轉換之下,她必須做足事前準備,才能順利完成每一個採訪與播報。

「記者最困難的地方是,你必須找出這則報導的新聞點,讓它的價值被凸顯出來。很多體育記者本身是球迷,他們有時候會瘋狂做自己有興趣的內容,可是這樣是不對的。」

卓君澤認為,體育記者應該要做的事情是除了自己以外,大家也有興趣想看的東西。在這個資訊快速流通的時代,要怎麼樣下一個好標題吸引觀眾點進去看,看完之後覺得有所收穫,這才是記者在寫稿時面臨最大的挑戰。

「在未來,人工智慧AI是有可能取代記者寫新聞稿的,所以我覺得現在的記者要學會找出新聞點,深入的報導,才能凸顯出自己的特別之處。」

談到主播的工作,卓君澤認為臨場反應非常關鍵。有時候記者會在節目開始前30秒突然提供一個新的資訊,主播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接收並且內化成自己的話,從容的表達出來,這是非常困難的。

在緯來電視台工作時,因為公司沒有讀稿機,所以卓君澤必須靠自己的事前準備還有現場的反應來面對每個問題。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抓到重點,如何製造一些笑點,這些都是主播必須學習的。

「很多人會覺得現在的主播已經不需要字正腔圓,但其實當時在緯來電視台我仍然有參加正音班的訓練,口齒清晰其實還是相當重要的。」

比起主播,卓君澤認為擔任主持人難度更高。

「主持人幾乎要一肩扛起整個活動的成敗,後面有龐大的組織在運作,眼前又有來自四面八方,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掌控節奏將是決定整場活動能否順利進行的主要因素。」

擔任過記者,後來成為主播。成為主播後,開始接到不同的工作邀約,先後主持了不少活動。這些經驗除了讓卓君澤應用大學時期在世新新聞系所學,也讓她看清楚體育媒體這個產業的「眉角」。

想說「想說的話」,接手TSNA成為全台灣最年輕的體育媒體公司執行長

在不同的地方工作,讓卓君澤得到不同的收穫,不過有件事一直困擾著她。

「報導有時會受制於長官的壓力,想深入追蹤的議題被迫打消念頭,想說的話只能吞回腹中,這讓我感覺很不自在。」

2017年,卓君澤成為TSNA體育團隊的執行長,當時的她年僅28歲。從記者、主播,搖身一變成為全台灣最年輕的體育媒體公司執行長,身分的轉換,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責任。

「當我第一次發薪水時,才發現當老闆有多麼不容易,營運一間媒體公司有多麼困難。」

TSNA有別於其他媒體,它是一個只做體育新聞的專業團隊,因此在營運上更為艱難。卓君澤接手公司後,帶來更多影像的作品,同時開設直播、拍攝新的節目,為的就是追求轉型,跟上時代的潮流。

說到團隊,卓君澤藏不住滿滿的驕傲。她提到TSNA有一位專門派駐在美國的記者,這可說是國內的創舉,也算是前無古人。

「派駐記者在國外是非常花錢的,光是每年來回的機票錢,在當地的生活費,就已經是相當可觀的開銷。但是我認為這是在做對的事,希望TSNA成為走在最前頭的體育媒體,成為大家模仿的對象。」卓君澤這樣說。

她也談到自己很早就知道網路才是未來的趨勢,所以如果一輩子待在電視台,自己會覺得很可惜。因為TSNA,卓君澤不再受限於上層的壓力,她可以講想講的話,做自己想做的專題,擁有更彈性的工作內容。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