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8/20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二盤Federer的開局

Nadal堅持著他的賽前計畫-把球打向Federer的反拍,不過Federer如此自由,展開了各種不受限制、甚至有點異想天開的回發,彷彿在告訴現場所有人:你認為反手是我的弱項嗎?那麼你就看看接下來這一擊吧!這也提醒了我們這些普通球迷,Federer VS. Nadal的對比,從來就不僅是大腦VS.蠻力的比較,Nadal不是笨蛋,而Federer也可以打球打得跟野獸一樣……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一盤,Nadal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傳統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定調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1分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當經濟學家需要同時描繪出全球化的允諾與失落時,他們或許可以試著以當代男子職業網球來做例子。這項運動的開始,仍屬於一種精英貴族的運動,有才兼有財的運動員們到處旅行比賽,但如今它的規模、參與者、關注度等都早已不可同日而語,除了南極洲外,男子職業網球比賽在地球上每一個大陸不斷巡迴,從一到十二月都有比賽,以職業運動來看,這是相當健康的狀態,不過這對網球員的精神與體能要求超乎異常地高,有人說觀賞現代網球比賽就像看一場有球網的拳擊賽,對兩種運動的參賽者來說,比賽本身的漫長與折磨,使他們不斷將身體逼到極限,一拍接著一拍(一拳接著一拳),一場接著一場,網球的四種場地就如同四季,每個場地都跟你索取不同的東西。每個場地都有不同的賜予,也都索取不同的代價。這四種場地會完全改變你的視野,從本質上重新塑造出另一個你。
現代網球員可說是職業運動中的吉普賽人,況且網球世界中並不是只有四大滿貫賽或是那9個積分1000分的大師賽(印地安威爾斯、邁阿密、蒙地卡羅、馬德里、羅馬、蒙特婁、辛辛那提、上海、巴黎)而已。在每個職業網球員的生涯開端,為了積分與獎金,他們必須馬不停蹄地參加挑戰賽和250或500積分的巡迴賽,那些比賽不會有媒體版面報導,比賽地點在遠方的城市與鄉鎮(也許只有當地居民或歷史系學生知道這些地名),比賽到場的只有球員的家屬朋友、比賽主辦單位人員或少許死忠的網球迷。球員們睡在車上或廉價的旅館裡,比賽一個星期(如果幸運進決賽的話),再搭上計程車前往機場,飛到下一個比賽地點,莫怪乎勝利僅可高興半天,失敗也無須長久掛懷,因為下一場比賽永遠在前方等著他。網球本質上是相當美麗的,但它的現代模樣,卻要求更多的犧牲,當然它的榮耀與金錢回饋也更大,而且這種情況可不是一時風尚,而是整個典範的轉移了!

而在任何典範轉移的過程中,總是需要出現重磅人士,他們(不管是不是主動)站在風頭浪尖上,直接改變了比賽的形貌,也間接轉變了歷史的走向。現代網球真正的騰飛,除了要有英雄,也需要有對抗,而這兩位英雄,我想便是Roger Federer與Rafael Nadal,其中標誌性的戰役,就是2008年這場溫布頓男單決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都知道Federer於2003年首次拿下溫布頓男單金盃,之前他被認為是那種極有潛力,但卻一直無法突破障蔽拿下大滿貫的球員,簡言之就是天賦無法與成就相比擬,2001年他雖然擊敗了當時的草地球王Pete Sampras,但下一輪馬上就敗給了Tim Henman;至於2002年,他更是第一輪就敗給了Mario Ancic。但從2003年起,Roger Federer有了重大突破,因為他足足拿下了五座溫網男單冠軍,時至今日,人們再也不會稱他是那個天賦無法與成就相比擬的選手,而是在討論Federer究竟是不是GOAT,史上最佳了?

Federer在球場上的策略,相當倚賴他本身的腳步(footwork)與移動(movement),那看起來不僅一點也不費力,更重要的是那種卓越的能力能夠讓他更早就定位,更快處理球,有時球還在彈跳間Federer便出手了,這縮短了對手的反應時間。而除了腳步與移動以外,他還有網壇最具威脅性的正手拍(美國作家David Foster Wallace稱它叫做”a great liquid whip”)來懲罰對手,因此看Federer比賽,總是會感到其節奏行雲流水,在場上他彷彿擁有全世界的時間。

不過在第二盤的比賽即將展開前,王者Federer臉上帶著一副顯然被惹怒的面具,賽後他承認會這樣是因為他自認在第一盤已繳出了優異的表現,準確地執行了他的計畫,但令他生氣的是,居然有一個對手,能夠在他表現良好的狀況下,依舊贏走一盤的!對面Nadal,Federer寫意的球風無法發揮,他被迫要做出調整,那種令他不太舒服的調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