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3

【棒球場上的不死鳥】:兩度面臨投球失憶症的增菘瑋

旅美期間就曾因投球失憶症遭到印地安人釋出,回台灣後原本已經在黃衫軍投出王牌身手,卻僅維持一年又再度面臨低潮。 誰也想不到,離開職業舞台後,增菘瑋還能東山再起,就像不死鳥一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不久剛好有機會到台東去出差,搭計程車的過程中與司機聊了一下天,他說他也是棒球迷,而且是在地的台東人,甚至是前統一獅職棒選手高龍偉的親戚。

 

聽到這裡我當然很興奮,畢竟在台北實在很難遇到這種愛看棒球的司機,聊天過程中,剛好聊到彼此心中最可惜的選手,他提起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正是台東的子弟兵,增菘瑋。

 

出生自台東阿美族的增菘瑋,學生時期原本都姓潘,後來才從母姓改為增,少棒在南王國小時期其實是擔任捕手,但剛好在一場比賽中,隊上的王牌投手陸茂芝移防游擊,教練就讓臂力不錯的增菘瑋上投手丘客串,想不到表現意外出色,加上自己很有興趣,覺得擔任投手時能獲得最多的成就感,所以也就固定了下來。

 

如果大家現在拿出一張500元鈔票,應該可以看到一群小朋友正在慶祝並把帽子往天空上丟,這個景象正是1998年南王國小在關懷盃奪冠時被記者所捕捉到的畫面,而增菘瑋雖然不在畫面裡面,但他正是那屆冠軍賽的先發投手,也順利帶領南王國小封王。

 

不同於其他東部選手們,紛紛在國中或高中就離開家鄉到外縣市打球,增菘瑋整個三級棒球時期都是在台東完成的,除了是自身的實力尚未被發掘以外,也是家人的堅持讓他決定留下來,在台東體中一步步磨練自己。

 

2002年的世界青棒錦標賽,增菘瑋是台東體中歷史上第一個入選中華隊的選手,更與陳偉殷、胡金龍等名氣響亮的好手共同打拼,在四強賽擊退了美國隊,雖然最終不敵古巴只收下亞軍,卻成了他最寶貴的經驗。

 

增菘瑋自認自己是一個「不服輸」的人,看到中華隊的隊友們一個一個還強大,也促使自己想要拼命往前,希望能不斷進步,有朝一日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高中畢業後,增菘瑋選擇進入台中的台灣體院,從大一開始就展露頭角,強大的企圖心也讓教練委以重任,在2003年協會盃面對合庫先發,完投九局僅失一分,讓總教練林華韋大為讚賞,合庫總教練杜勝三也認為雖然他的體型不突出,但動輒145公里的速球外加角度刁鑽的滑球,確實是有未來之星的潛力。

 

進步神速的他,在2004年的世大棒表現亮眼,尤其是對戰墨西哥後援七局無失分摘下勝投,雖然中華隊最終只拿下第四名,但該屆賽會防禦率「0」的增菘瑋是收下了最佳投手獎的殊榮。

 

隔年在台體的推薦下,增菘瑋前往美國阿拉斯加大學夏季聯盟比賽,期間曾飆出過156公里的生涯極速,還被Baseball America評為聯盟新秀第四名,吸引到了美國及日本的球探注意,為了證明自己的身手,他也積極參與多項國際賽事,包括亞錦賽、世界盃等等,甚至入選了第一屆經典賽的國手名單,成為隊上唯一一位業餘選手。

 

通過經典賽的大賽考驗,增菘瑋終於在06年等到了印地安人球團的合約,開出38.5萬美元的簽約金,更提供他六個學期的學費,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加盟」印地安人的球員,從高階1A開始起步。

 

只不過,與印地安人七月初簽約後,增菘瑋仍舊留在台灣「為國爭光」,披上中華隊戰袍陸續參與了哈連盃、世大棒、洲際盃、最後是杜哈亞運,過勞的程度甚至讓印地安人特別發函到中華棒協,希望能注意對增菘瑋的使用。

 

當時中華隊的執行教練葉志仙認為自己有在控管他的投球數及局數,而且打國際賽第一目標就是要贏球,短期比賽也不像職棒長時間的球季賽,不會有使用過度的情況。

 

但真的是如此嗎?還記得06年洲際盃在中華隊七場的出賽中登板五場,從11/16、18、19日連續上場總共投了127球,整個洲際盃九天內共投221球,期間防禦率僅1.08,也是中華隊奪下季軍的功臣之一,但對於一個連職棒都沒打過的業餘選手來說,這到底有沒有「使用過度」,大家應該都看得出來。

 

2007年,增菘瑋正式赴美展開小聯盟賽季,同時擔任印地安人高階1A的開幕戰先發投手,顯見球團對他的重視,儘管當年度前12場出賽一勝難求,但全年度仍吃下140局,拿到6勝9敗防禦率4.05的成績,以新人年來說已經是相當出色。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