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8/25

親愛的Kobe Bryant:「戰神」Allen Iverson追憶亡友的親筆信

我永遠的兄弟,Kobe Bean Bryant。第一次看到你對上Michael Jordan時,那年你只有18歲。我當時就已經知道,你身上流淌著殺手本色--是球場上的殺手... ...。

親愛的Kobe啊。接下來要做的事肯定不容易,但我還是得一吐為快,抒發我胸懷中難忘的故事。

大家請洗耳恭聽,像是把禁區清出來給我和Kobe一樣,就這麼最後一次就好。

我永遠的兄弟,Kobe Bean Bryant。第一次看到你對上Michael Jordan時,那年你只有18歲。我當時就已經知道,你身上流淌著殺手本色--是球場上的殺手。

也正是那時,我明白你會成為這個賽場中的傳奇人物。

你那個晚上打得可硬了,用盡一切去對付Mike,絲毫不見懼色。這些年來,我很清楚你對於球賽有多執著,打得多麼像頭鬥牛犬--但如果說,要達到當天跟「黑耶穌」對打的Level?

我想大概就是在那時,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相似的靈魂吧。

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也許我倆生長於不同的環境、家庭背景,但當我看到你踏上球場,看到你有多麼賣力、奮不顧身時,我也開始瞭解,我們共享著一樣的鬥志(mentality)。

我長得不高--但在我心中,只要我還有留在場上的一刻,那麼整個晚上,我就仍會是那巨大無比的存在。

你的身高則有6呎6,而且就算人在打瞌睡,大概都還是可以繼續得分--但這對你來說仍不足夠,你想要當最好的那一個,有史以來的最好、最強的那一個。

每個人都「說」過他們想要這麼做,但沒有人願意為此犧牲、付出足夠的代價,讓自己離夢想更近一些。

除了你以外。

還記得我當菜鳥那年,第一次來到洛杉磯那次嗎?

你來飯店接我,然後我們一起去找點吃的。當時你還問我,等等打算要做什麼?

「預計去找個夜店(club)待著吧,」我這麼說。

我的意思是,拜託喔,兄弟,我們在L.A.,洛。杉。磯。耶!這還用想嗎?

你還記得你說了啥嗎?

喔好我要回體育館了。」

曼巴先生啊,如果籃球史上有這項評比,你大概是其中最沒有神秘感的人了!

你真的是一點秘密都沒有,是個沒有隱私的現代版都市傳說,選項要不是A、B,就是C,全世界都猜得到你在哪。

我跟你,每一次只要站在同一個方框裡,那就是一場戰爭的興起。

不過,這當中沒有憎恨、沒有敵意,更沒有埋怨,反而更像是重量級的拳擊手登上擂台,在鐘聲噹噹響起之前,為了彼此的榮譽而戰。

我們往對方的死裡打,但每一拳都飽含著純粹的敬愛與尊重,別無雜念。

任何的偉大,都需要陪襯,正如我們需要彼此的陪伴(Greatness needs company, and we needed each other)

Mike需要Prince,而Prince也需要Mike;Tyson若沒有Holyfield會很怪,而Holyfield也同樣不能沒有Tyson。

魚幫水,水幫魚,每個人都需要這個一個夥伴,並且跟自己說:「你就是那個小混蛋嗎,哼嗯?那還真巧,我也是呢。」

那就正好是你跟我。

欸,還有啊,兄弟。你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垃圾人。

你是我打球那麼多年來,碰過最強硬的對手、最冷血的系列賽殺手,也是最兇悍、暴虐的競爭者。

我還記得聽過一個故事。

聽說你那時在客場作戰,然後看到了我新秀年拿下35分,在花園廣場屌打尼克的Highlight。突然你不知怎麼地,竟然把飯店的房間砸了個稀巴爛,像是CIA一樣到處找我。

給我!把A.I.的檔案給林北端上來!!

在我的想像中,你那天晚上大概是這麼發神經的。任何一頭飢渴的大白鯊,在太平洋狩獵海豹的畫面都沒你那麼浮誇。

為什麼我這麼愛這個故事呢?那是因為它夠真實。這就是我們兩個的關係寫照,就是兩個哥兒們互相督促,讓彼此邁向心中的偉大,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歷程。

而下一次你來到費城時,你直接開大了。

我的老天爺,真的是半步都過不了你--假設我不卯足全力,Turbo給它百分百「催」下去。你明明有6呎6,比我高那麼多,但你一臉就是「非得守住」我的樣子。

你想要接下這個挑戰,彷彿要告訴我,你是籃球問世以來,打得最兇、最派、最無人能敵的宇宙級狠角色。

還有就是,你讓我一點都不想在回防時對到你。真的,一點也不想!!!

天公伯喔,拜託不要噢... ...

我阻止不了你,任何人也阻止不了。在你的世界裡,只有想做跟不想做,或是要做跟還沒做--老實說啦,你想幹嘛,就能幹嘛,沒有任何一點疑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