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場專欄〉做對的事,永遠是好時機:談公鹿發起的「罷賽行動」

由NBA密爾瓦基公鹿發起的罷賽行動獲得各隊響應,3場比賽包括魔術公鹿、雷霆火箭、拓荒者湖人已確定延賽,聯盟也已證實並發表聲明,甚至已經晉級的多倫多暴龍也在考慮東區準決賽首戰的罷賽可能性。

作者:EJ母湯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我聽到的說法是,那位仁兄雖然背對警察,但他開車門進車內的動作,在美國很容易被懷疑是想取槍回擊(因為在美國,警察在路邊盤查開車嫌犯,結果嫌犯下車後跟警察一言不和,馬上回身打開車門取出槍打警察甚至就這樣把警察打死的案例很多,而在美國這種幾乎人人都有一把槍的國度,有不少平民老百姓還真的會把槍藏在車內以備「不時之需」),加上那位仁兄開車門前才剛對警察做了強烈抗拒動作,此時此舉更加容易被警察解讀為他想取槍抗拒。所以那位仁兄雖然他當時是背對警察,但還是因此被警方開槍。

至於警察為何開七槍,則是因為如果對方真的就是要取槍反擊的話,警察就必須確保這槍開下去對方絕對無法開槍反擊,而如果只開一槍,萬一沒打中對方要害,對方拿了槍還是有可能反擊的(別說美國,打嫌犯只開一槍,結果嫌犯中槍後還能開槍反殺警察的案例,在很多國家都是有的)。而美國又是個幾乎人人有槍的國度,所以美國警察執勤時遇到這種他們認為可能威脅自己生命的狀況時,他們受到的訓練就是一定要強力確保嫌犯絕對無力反擊,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只開一槍,甚至有必要時對嫌犯一次就直接打光槍裡所有子彈也不算罕見。

如果這件事的實情是這樣。那我會覺得,這件事發生的關鍵,主要就不是在於膚色或種族,而是在於美國允許所有老百姓都可以合法擁槍,導致美國成了幾乎人人都有一把槍的國度,也導致美國警察面對街頭執勤,一遇到嫌犯想反抗,潛意識就會預防對方會拿槍,然後下一秒就可能換自己沒命(你說Black Live Matter?那我警察的命就不是命了?),所以為了自保,才會有這事的發生。如果是這樣,那麼我會覺得美國確實如那些人權倡導者所說的需要改變沒錯,但要改的可不只是種族歧視,還有槍枝氾濫導致警方執法人人自危而常常被迫做出「過當行為」以求自保的環境。

陸仁賈

其實美國雖然可以合法擁有槍支,但大部分的人還是沒有槍,家裡也沒有槍。

Chaohong Cheng

就算美國不是每個人都有槍,但美國允許其國民可以擁有槍隻是事實。基於這個事實,美國警方在街頭執法時,即使面對的是看起來老老實實的普通老百姓,也總不能不提防對方可能有帶槍,所以遇到有危險或對方明顯不肯配合警方的狀況,美國警察的臨場反應常會比我們台灣警察反應更加過激,甚至以我們台灣人的角度來看就是「過當執法」,那也就不可避免了。

yalee

誰知道你有沒有槍

EJ母湯

對的,就這次事件,他頭也不回執意開車門,確實是有取得武器的風險,如同此篇內文說的,在美國你不配合就是後果自負,不像台灣,被盤查的還比警察兇(?)

但我想表達的是,無論是George Floyd,或是Jacob Blake,這些都是有色人種多年下來的累積,對他們來說是個案,對大家來說不是,所以無論LBJ還是Donovan Mitchell才會說「我受夠了」之類的話。

其實警察也很為難,因為全美每年仍有數百警察被殺,這是擁槍國家的必然現象,所以今天BLM發出的怒吼並非要那位開槍員警出來謝罪獵巫,而是對整個社會現象的不平之鳴,有網友批評BLM「不知道在幹麻」,其實,對有色人種來說,這個世界才「不知道在幹麻」吧。

別忘了,我們看到的美好都是表面,時至2020年的今日,還是有很多地方是跟黑奴解放之前一樣歧視的。

Chaohong Cheng

我同意種族歧視必須被改正,我也同意種族歧視到現在都還存在(事實上我從來不認為種族歧視會有消除的一天,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大概是看不到了),但我更覺得就算要借題發揮某種訴求,也應該要拿毫無爭議的事例來提出訴求,而不是只要看起來扯得上關係的事都可以拿出來訴求,因為這樣才能更讓大家(尤其是原本不屬於甚至不認同你訴求的那群人)認同你的訴求,否則很容易被人模糊焦點導致訴求大打折扣甚至造成反效果罷了。

例如同樣是拿美國警察對黑人執法過當來訴求BLM,George Floyd這事件真的很明顯完全錯在警方,要拿這件事來訴求BLM就毫無爭議,也比較容易引起大家共鳴並獲得成功。但拿Jacob Blake這事件來訴求BLM,大概就只有部分黑人族群還會繼續認同,至於非黑人族群,只要他們了解Jacob Blake這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及具體經過,大概就很難認同這件事能跟BLM有絕對關聯。事實上,就連Blake的母親後來接受記者訪問時,也表示不太認同那些人把他兒子發生的這件事跟他們的訴求做過多連結。連事主至親自己都這麼覺得,如果是其他非黑人族群的外人,要是也真了解Jacob Blake這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您覺得他們還會就此事可以跟BLM扯上關係嗎?恐怕很難吧。

說這麼多,我還是要強調,我絕對同意種族歧視是必須被改正的問題。只是,拿一件跟這訴求關聯性有爭議的事情出來強調自己訴求,然後還要讓別人繼續認同你這個的訴求,我不認為這是好主意就是了。

aquaman

在光天化日之下,旁邊圍著一群女生人,對着背對自己走向有三個小孩在車上的黑人背部開七槍,完全不顧慮會不會打死他或波及車上的小孩。大家可能被美國影集誤導好像警察隨時有生命危險,事實上警察被殺害的機率甚低。那個開槍的警察有許多方式可以使到,包括三人齊上壓制,射擊小腿。我認為他開槍的時候心裡想的就只有「我要對你開槍。」。假如這個對象換成白人這個想法就不存在,這樣就是歧視。

yalee

你最後也說是假設
這起事件很難說是歧視
所以blm訴求是什麼?
最大訴求就是換總統啦
我覺得球員與明星去當警察執勤看看再來看要不要“柔性”執法

超級北上大人

警察沒有生命危險?所以下面這些片段也都是影集囉?
https://youtu.be/LeSONDrF5Bc
---
https://youtu.be/urvqiAWvHpo
---
https://youtu.be/4_67H-AoQqQ
---
警察如果只想開槍一開始就可以開了啦,根本不用等他回車上。如果嫌犯拿到了槍,那我不覺得射擊小腿有什麼用。
這裡警察唯一奇怪的是為什麼不把嫌犯壓好,反而讓他有上車拿槍的危險。

aquaman

美國每年有約50名警員死於槍下,超過千人被警方擊斃。威斯康辛州2019年有兩名警員被槍殺,2015到2018每年一位警員被槍殺,自1844年有統計以來共有125名警員被射殺,近5年來則有6位。在威斯康辛5年來被警察射死的人有82個,而Blake不會被列入因為他"只"是癱瘓。最近的發展是有一個17歲白人青少年在示威現場開槍殺了兩人傷了一人因為這位青少年要支持警察。

超級北上大人

@aquaman
所以,透過這些數據想表達什麼呢?被警察射死的都是手無寸鐵的孝子?還是這群惡劣條子死的不夠多?
---
種族歧視的問題無法馬上解決,但警察的執法手段、執法流程與原則是可以馬上改善的。

以這次的事件為例,警察應該把嫌犯壓制好,但卻沒有,反而讓他有走回車上拿槍或刀反擊的可能,最後導致必須射殺的結果,這是非常令人遺憾的事情。

是否有任何可以制服犯人而不至於傷及性命的手段或工具?如果有,那應該要要求警方採購並使用。

畢竟警察執法環境的危險不是每年那幾十人的死亡數字就能概括的,在警察大都是以多數人力去逮捕嫌犯的情形下,都還可以死那麼多人,而且這也還只有統計死亡數,那些因公務受傷的員警一定更多,完全忽視執法環境的惡劣與巨大的潛在危險也是非常不客觀的。

至於那個白人少年,反正也被通緝了,就看看結果吧。

aquaman

@超級北上大人 這些數據不是反對警察或是說他們工作輕鬆沒危險,而是想說在警察可明確自由動用武力的權力之下,若包含了歧視的心會是很危險的事,不論是對警察或是被歧視的百姓而言都是不好的。今天如果那個少年沒殺人再過三年當上他最想當的警察會不會在另一個黑人背後開槍?仇恨與歧視的心態就是現在這些BLM抗議的原因。

境鏡靜

如果做的事是對的,時機永遠都是對的。

這句話確實說得很好.

但是要好好想想,甚麼是對的事情呢?上街抗爭,選擇罷賽,看起來好像是在為黑人發聲,再爭取平權.但實際上的效果如何呢?

當權者,主政者,決策者,依然還是不為所動.而貧困的黑人族群可能還是要過著三餐不繼,無法就學,然後年少不懂事加入黑幫滋事.

真的要改善種族歧視,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也不是一蹴可及的.

而職業球員的經濟與地位,是讓他們可以做得更多,透過人脈去影響整個國家的決策層面,甚至支持願意爭取平權與改革的主政者.除了改革,也要著手去加強以及提高對貧困黑人族群的幫助,如工作機會,教育機會等等.讓黑人的犯罪率降低.讓白人慢慢地放下偏見與歧視,這才是長遠之道

但這可是一條既長遠又不容易走的路.

中場專欄是由Podcast節目《中場休息》撰寫的文章,將就節目中有聊、但聊不夠的話題,或是臨時起意的議題分享給大家,如果認為文章還可以、並對新型態的廣播節目有興趣的話,歡迎來到我們的頻道喔!

 

https://linktr.ee/Half_Time

 

 

稍早,由NBA密爾瓦基公鹿發起的罷賽行動獲得各隊響應,27日的3場比賽包括魔術公鹿、雷霆火箭、拓荒者湖人已確定延賽,聯盟也已證實並發表聲明,甚至已經晉級的多倫多暴龍也在考慮東區準決賽首戰的罷賽可能性。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不久之後,原訂台灣時間上午8時出戰辛辛那提紅人的MLB密爾瓦基釀酒人也加入罷賽行列,且根據《ESPN》消息,還有更多球隊也正在討論是否跟進,包括聯盟中擁有最多非裔選手的西雅圖水手。

 

事件發生是起源自Jacob Blake事件。日前威斯康辛州警方獲報前往處理一起家庭糾紛,員警到場後,非裔男子Blake疑似因未完全配合員警執法,從身後遭連開數槍,當時他的3個孩子甚至在車內目睹一切,Blake送醫後生命無大礙,但可能面臨終生癱瘓。他才29歲。

 

出身自馬里蘭州的釀酒人左投Josh Hader在球隊罷賽後發表看法,他表示「這是很重要的聲援行動,這一切是超越運動的,我們不能再保持沉默了。」Hader曾在2018年遭爆料過去在個人Twitter上發表了一些種族歧視言論,他後來道歉也刪除帳號,這次早早表態力挺。

 

釀酒人投手、同時也是球員工會代表的Brent Suter表示,「我們球隊跟紅人隊一致認為,我們的地區與我們的國家目前正在經歷苦痛,今晚我們希望將注意力100%放在這個議題身上,因為這實在比棒球重要太多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就在這篇稿子產出到一半,《ESPN》已經證實水手球員已經同意與聖地牙哥教士之戰延期,之所以特地提起這一段,因為我想表達,這次事件、乃至於我們的世界,都正在飛快地改變著。

 

日前,「George Floyd之死」事件才引爆全美「BLM(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事隔3個月又發生Jacob Blake事件,對於平權人士以及有色人種來說情何以堪。

 

不配合警方攔查,在美國就是得後果自負,但是從背後連續開槍?當非裔人士從小被教育「遇到警察要躲起來」,身邊的朋友不時傳出被警察濫權逮捕甚至槍殺的消息,長大後那些白人卻可以自在地跟警察攀談,但我們此時卻批評Blake「你動來動去,被開槍活該」,不覺得有點荒謬嗎?

 

在此我想引用已故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的一句話,共勉之。

 

"The time is always right to do what is right.”

 

如果做的事是對的,時機永遠都是對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