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總有爭議 但有爭議才是世界---談NBA罷賽

美國日前再度發生警匪、黑白之間的衝突,黑人前科犯Jacob Blake因不完全配合執法遭警方連開七槍,造成下半身癱瘓,停賽期間已經因Black Lives Matter議題表態的NBA再次發聲,從公鹿開始罷賽,導致今天原定三場比賽都延賽,NBA立刻發聲明表示要研擬後續發展,或許有許多人認為受到影響,但其實,NBA替黑人發聲,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yalee

但我不解的是BLM為啥會帶到票投民主黨? 難道Obama任期內沒有執法過當?

小鐵

我認為這是選舉操作,或者說因為今年是選舉年所以許多東西都動輒得咎,但因為這一塊我實在不熟所以不敢多說。

yalee

沒住在美國真的很難懂
仔細看數據 川普經濟其實比前任好很多

paul

勞工有罷工的權利,但其目的必須是向資方爭取權益。但以資方完全無能為力的社會問題為由罷工,卻要資方承擔損失?如果今天一位勞工向他老闆說他要上街頭聲援這個事件,所以暫時不會來上班,我想不會有任何懲罰性動作(革職丶扣薪等)的老闆幾希。像女網選手大坂Naomi 這樣的個人運動員打算以棄賽的手段來表達她的抗議,她必須自行承擔後果(比如說拿不到獎金)。在目前的氛圍下,我相信不管是聯盟或球隊老闆都不會也不敢向這些受萬人崇拜的明星球員開鍘,但承擔停賽的損失的卻是他們。如果這些球員表明將在放棄部分薪水的情況下來選擇不打之後的比賽,我想我會更尊敬他們。聽說聯盟第一次召集各隊開會的結果,只有湖人及快艇主張終止賽季。兩隻奪冠呼聲最高的球隊反而希望賽季無疾而終,這結果其實頗耐人尋味(抱歉!我的小人之心)。

小鐵

其實NBA是會對於罷賽罰款的,已經有消息了,所以球員或球團的確必須為此付出代價(不過我認為這樣的罰款對他們來說不會太痛就是)。至於根據合約規定,例如之前拒絕參與復賽的球員都會成單一定程度的扣薪,所以我認為NBA和工會一定也會針對這一點做討論。

我之所以對這次比較有信心,就是因為和武漢肺炎停賽相比,這次NBA在第一時間除了宣布三場比賽延賽以外,還立刻訂下與現有球團開會討論後續事宜的時間,這個危機處理比上次好多了,其他的就如我所說,因為NBA的確是黑人最大的發聲管道,所以當黑人出事時,之前已經做到把標語寫在球衣上的NBA非得有所表示不可,推移到罷賽就不是那麼難以想像、甚至我可以認為是正常發揮了。

當然,NBA不乏看風向選邊站、利益導向等等立場,並不是就此要把NBA捧得至高無上,但也正是如此,在各種爭議下更值得探討在當今社會我們該如何面對這種議題,Floyd死了,Blake重傷,兩起案件固然都存在事主原本就是前科犯,卻也絕對存在警方執法過當的程度,再加上事件就是白人對黑人的傷害,又得回溯到美國長久以來儘管略有修正、卻從來沒有徹底消失過的種族歧視議題。

 

這也就是,在議題出現後,許多中文討論區內出現各種撻伐NBA、撻伐球隊、酸BLM議題的聲音為什麼更讓我疑惑的原因。

 

Floyd絕非聖賢,Blake就算被懷疑是否進車裡要反抗警方也絕對合理,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警方的確存在執法過當的疑慮,而兩個黑人都受到嚴重的傷害甚至喪命,因此講白一點,今天失手導致黑人受到傷害的白人警察的確就是理虧,就以Blake為例,我們可以思考Blake是不是可能會從車裡掏出槍開在警察身上,所以警察為了自保只好先開槍,但反過來說,我們也無法確定Blake是否沒有那個意思,但警方卻先發制人,這是一場悲劇,子彈已經射在Blake的身上,理虧的警方會面對黑人族群的反彈,完全是可以想像的結果。

 

當然,在當初Black Lives Matter的活動中,就不時傳出黑人族群無限上綱導致更多動亂的消息,但我們應該分清楚的是,你可以因為這些黑人的失控就對於BLM議題反感,但卻不應該因為這些黑人的失控就認定有色人種面對所有迫害時都不應該反抗,何況BLM議題也的確因為這些失控的行為喪失合理性,導致近期在美國已經相對安靜許多,除了因為抗爭訴求已經有表達了以外,也正是因為行為失控後讓輿論不見得認同而成了必須閉嘴的一方。

 

如同這次Blake事件發生後,Blake的媽媽Julia Jackson也表示希望所有人維持理性的訴求,並斥責那些藉由這次事件來正當化那些暴動行為的人。

我和我的家庭此刻感到傷痛、與噁心,身為一個母親,請不要舉著我兒子的名字,去毀壞他人的資產、破壞你自己的家園,你們沒有權利這麼做,不應該舉著任何一個曾經受害過的人而這麼做,我們面對悲劇的反應,不代表是你們可以任意取用的。

我的痛心,不是針對高加索人(白人),而是對所有人說,白人、黑人、日本人、華人、原住民,沒有人比其他人更優越,唯一在我們之上的是上帝,而從此刻起,我們應該為了祈求國家在這些傷痛後被療癒。

-----Julia Jackson

回到討論上,我認為這次事件觸發的元素都太敏感,也在當下的風向中太具備抗爭的動機,首先是雖然近期比較安靜但其實已經被開啟的種族議題,黑人與白人的互動原本就動輒得咎,黑人在美國社會其實還是相對不被尊重的族群(這和黑人是否歧視黃種人又是不同的議題,黃種人被黑人歧視、不代表黑人就不能爭取自己不要被歧視),即使已經是NBA球員,還是在社會上會傳出不被尊重的案例,在黑人從小就被教育要離有權白人(例如警察)遠一點的背景下,當他們真正被警方盤查時,會想要閃避也的確是人之常情。

 

當然,Blake是個前科累累且已經被警方盯上的人物,在妻小都在車上的情況下,他走進駕駛座的行為也會讓人多有疑慮,我儘管不完全接受,但可以理解警方為什麼要開槍,但既然開槍後出事了,警方原本就該面對輿論的批評,特別在已經有BLM議題的風向下。

 

至於NBA表態,我認為更是合情合理,因為NBA原本就是有色人種佔大多數的聯盟,有許多球員會站在支持黑人的角度,而NBA更是可見範圍內黑人能保有最多話語權的環境,在各種種族議題上幾乎以有色人種的代表身分來發言並不意外。也就是說,從各種角度來看,Blake的反應、警方的執法、造成影響後的輿論、NBA球員面對事件發生後的反應、再到最後罷賽或停賽的決定,其實都是可以想像的「正常發揮」,可以覺得驚訝,但不用嗤之以鼻。試想,今天如果是有個台灣人在中國被開了七槍,不論他是否有前科,台灣的相關單位勢必都會發出力挺他的聲明,所以NBA為了替黑人發聲而罷賽,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