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警方爆打,公鹿球員Sterling Brown:「你們的錢不能讓我沉默!」

日前,美國威斯康辛州發生非裔美國人 Jacob Blake 遭警方連開七槍的事件,此事讓平權運動進一步升溫,也讓如湖人、公鹿等球隊在日前以罷賽的方式抗議。雖然已經再度復賽,但筆者在看到 Sterling Brown 的親筆信後有了一些想法...

作者:阿准

請繼續往下閱讀

aquaman

持續的做才有機會改變,沒有對話就沒有理解的空間,我曾經以為美國是一個如此充滿機會的地方才會讓黑人當選之後又讓一個種族與性別歧視者當選總統,現在看來這是一個白人主義者的反撲,因為他們感受到了壓力。希望全世界對於平等的議題可以多討論多對話,也許會有產生共識的一天。

阿准

真的~希望自由平權的一天終將到來!

日前,美國威斯康辛州發生非裔美國人 Jacob Blake 遭警方連開七槍的事件,此事讓平權運動進一步升溫,也讓如湖人、公鹿等球隊在日前以罷賽的方式抗議。

「過去4個多月,我們非裔美國人持續面臨不平等的現象。」
「儘管我們要求改變,但上面卻一直沒有作為,這讓我們不能只把焦點放在籃球上。」

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一名46歲的非裔美國人 George Floyd 因涉嫌使用假鈔被捕,當時執法的白人員警單膝跪在 Floyd 的脖頸處超過8分鐘,導致其失去意識並在送醫之後不治。

此事牽動了美國社會最敏感的神經,那就是種族歧視的問題,大批非裔美國人上街遊行示威,甚至一度變成暴亂,當時 NBA 球星 Kyrie Irving 就跳出表示 NBA 復賽將會轉移大家的焦點,削弱抗議的力道因此拒絕參加復賽,而時隔三個月又發生 Jacob Blake 事件,無疑是火上加油,公鹿的主力替補 Sterling Brown 就跳出來大聲疾呼,認為上面對非裔美國人的權益仍視而不見。

「密爾瓦基市曾打算給我40萬美金讓我保持沉默,因為警察曾用膝蓋跪在我的脖子上、踩在我的腳踝上,並在停車場攻擊我。」
「但我對這件事的態度是:我不能保持安靜。」
「我拒絕了這份和解金,因為我覺得我有責任站出來發表意見,為了改變我們族群的主流論述。」
「我必須講述我的故事,我必須揭露警方的暴行與惡劣的言語,藉此影響甚至改變警方腐敗的制度。」
「這甚至比我非法停車還要更深入。」

其實,Sterling Brown 之所以會如此積極地站出來喊話,正是因為兩年前他也曾經遭受警察同樣的對待。

「我把車停在殘障人士專用車位。」
「我其實可以停到更裡面,畢竟當時深夜,停車場很空。」
「但我當時心想:『我只是進去裡面買個東西,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2018年1月26日,當時還是 NBA 菜鳥的他,從朋友家回家的途中經過了Walgreens(美國最大連鎖藥局),當時想去買東西的他將車暫停在殘障人士專用車位,這樣當然是違規的,一般人被警察發現會被開單。

Brown 本來覺得自己就進去三分鐘會發生什麼事,不會那麼衰吧?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將讓抱著僥倖心態的他永生難忘...

「當我回到停車場準備開車門時,一名警員接近我,並問我有沒有駕照。」
「一開始我沒注意到他,我把車門打開,但他粗暴地把車門推了回去。」
「那時我就知道,這可能不僅僅是一張罰單就能了事的。」

當時,開單的員警和 Brown 發生了一些言語上的爭執,後來員警便呼叫支援,一段時間後六輛警車抵達並將 Brown 包圍,當時由於下雨且非常寒冷,Brown 一直將手放在口袋裡,其中一位員警告訴 Brown 要他把手從口袋拿出來,當他準備照做時,情況突然急轉直下。

「他們一定不知何故地感受到『威脅』。」
「因為接下來我只記得,他們對我拳打腳踢,並企圖讓我跪下。」

Brown 事後回憶,當時警方放倒他並將膝蓋壓在他脖子上,還有人踩在他的腳踝上,最初跟他起爭執的員警來掏出槍對著他。

「這是我心態改變的一刻,我當時心想:『要自由還是屈服?』」
「我只想回到家人身邊。我也想過要反擊,但這只是給他們使用暴力的理由。」
「他們有警徽和制服的保護,但我沒有。」

當時被攻擊的 Brown 只能被動承受,因為不想給警方合理使用武力的理由,所以他並沒有激烈的反抗,最終他被帶上警車,在監獄中被關了幾個小時,而原因是他把車子停在殘障車位並拒絕配合盤查。

「我聽見一名員警開玩笑,說因為我是 NBA 球員,所以他會在媒體上大放異彩,甚至被說是種族主義者。」
「當我在牢房裡,我有足夠的時間把憤怒化成燃料。」
「這種事幾乎每天都發生在美國黑人身上。」

Brown 回憶,當時在牢房中還有另一名黑人也因為停車問題被關了進來,他的眼睛留著血。

第二天當 Brown 被釋放時,他立刻去場館做投籃練習,因為他認為他現在能做得最好的事就是幫助球隊贏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