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Jacob Blake事件』看待美國種族歧視問題!不能呼吸的不是只有黑人。

你看Luka Doncic、Dirk Nowitzki或是林書豪,不管白種人、黃種人,也都曾在NBA受到歧視甚至被嚴重看輕,這類問題層出不窮,尤其Dirk那個時代更加明顯,且直到至今這問題都仍在繼續,然而現在自從爆發了George Floyd事件後,每個人都只在提黑人受到歧視,其實其他種族的人也有很多被歧視的問題,尤其在美國。

作者:HBK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蘭

其實看完H大的文章後,我非常認同,不是只有白人警察有問題,黑人的行為也要負起責任,畢竟美國是一個人民可以擁有槍枝的國家,任何動作都會引起警察緊張。
另外談到球員罷賽,我覺得黑人議題到現在已經變得政治味很重了,加上NBA官方及運動員領袖LBJ對待中國處理人權議題的雙標,看得出來他們如果對美國非裔種族問題持續發聲應該是對他們有『利』的,反而對中國新疆訓練營和香港事件噤聲,非常的偽善。
總結來說:
不是只有黑人的命是命。

fb - 洪明

LBJ一向反川普,愛人民幣啊!

fb - Jake Chang

今年如果真的罷賽了,明年大概會出現十全大補男的劇情,
球團給球員回歸期限,不回來的就用替代球員開打,
畢竟已經虧損一年了,
總不能再這樣下去吧!
認同作者的說法,球員的力量是在球場,應該是在球場上發聲,而不是罷賽,罷賽損害的面向太廣。

fb - 洪明

如果他們真的重視人權,怎不見球員替新彊、西藏、香港而對中國SAY NO,說實在話我覺得跟川普當總統也不無關係吧!

超級北上大人

我覺得最可怕的是,這種事情短期內很難解決,警方執法手段要怎麼調整,才能夠兼顧人道與自身安全呢?我不知道。
youtube上也一堆從車裡拿出武器對警察開槍的影片,甚至還有嫌犯中了七槍後還拿刀衝上來差點殺死警察(後來被旁邊的員警擊斃)。
道理上希望警察不要執法過當,但實務上往往很難控制手下留情的程度。
如果明年比賽,又發生類似的情形,那是否又要罷賽?停賽?
如果又罷賽停賽,那NBA還要運作下去嗎?
然後那些底層的員工,如果因為疫情和停賽的影響找不到工作,是否又要被迫鋌而走險去犯罪呢?

NBA今天無預警因為『Jacob Blake事件』而罷賽了,原本在防疫上的執行與控管都能作為各大職業賽楷模的重啟賽季將遭逢很大的變數,並且也將衝擊2021賽季能否繼續,這也讓Jacob Blake的事情成為眾人所矚目的焦點。

 

因此有人問我對於Jacob Blake被警察槍擊事件的看法如何?

 

我覺得這個事件跟George Floyd是完全不能比的,而Jacob Blake的行為根本就是美國長期種族歧視累積的仇恨問題,然後不斷的再循環發生。

 

Jacob Blak的問題在於無視警察要走回車內,而這種情況必定讓警方相當緊張,畢竟誰知道他是否會拿武器回擊,過去這類事情一直都是美國警方在對峙上常會發生的事情,所以在這在行為上,Blake無疑是將自己陷於危險中,因為這點就能迫使警察有開槍的準備。

 

 

但警察是否執法過當?因為兩名警察緊黏著他背後,視野上是真的有看到Blake有拿出武器嗎?(我沒特別去追) 這無疑又是一個引爆點,這的確需要探討與檢視。


只是Jacob Blake這種不願配合警察、藐視警察的行為,就是長年黑人對於白人警察 所累積的仇恨,就是看彼此不爽,不願輕易就範低頭,加上黑人相對在貧民窟的比例很高,受環境影響鋌而走險的人很多,犯罪率上是居高不下,導致警察也對於黑人相當提防與針對,這都是惡性循環不斷累積下來。

 


之前住在洛杉磯叔叔家一個月,就有告訴我有幾區不能去,那裡全都是黑人,都會做毒品和槍械的違法買賣交易,治安相當不好,是自己開車趴趴走不要進入的區塊。


不得不承認,黑人在犯罪的形象在全美是深根固柢,即使沒想要種族歧視的心態,但我說真的,看到黑人真的會特別提防,我覺得這種心態不好,對於其他 奉公守法的黑人很不公平,可是警惕心真的會如此響起警報。


而這樣的印象長期下來,警察真的也特別會找黑人麻煩。



在美國,我叔叔告訴我,警察叫你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然會很危險,聽不懂他在喊啥,雙手舉起就對。


有一次在Santa Monica那附近閒逛,有警察在路上盤問,他們就特別對黑人比較嚴苛,且美國警察執法權力很大,都一副很跩的樣子,像我們這種觀光客看到真的都會很怕,而對當地黑人而言,我覺得則是會帶著不爽的心態在看待,看那表情,就想是說:『又找我麻煩的意思。』


然而這些全都是長年歷史不斷重複上演的,這也形成白人歧視黑人,而黑人就選擇歧視華人或其他外來種族的現象,彷彿好像別人怎麼對我,我應該也要這樣對人,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如此,可是不得不說,這也似乎是變成一種常態,譬如在籃球領域上,你能說黑人沒有自視甚高去歧視別人嗎?這一定都有。


不誇張,我去美國那段期間曾坐過一次地鐵,真的會遇到一些帶有惡意與藐視眼神的黑人,自從坐那一次後,我就決定不再坐地鐵,自己開車方便安全多了,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了解什麼叫做歧視感,非常的不舒服也不諒解。

 


你看Luka Doncic、Dirk Nowitzki或是林書豪,不管白種人、黃種人,也都曾在NBA受到歧視甚至被嚴重看輕,這類問題層出不窮,尤其Dirk那個時代更加明顯,且直到至今這問題都仍在繼續,然而現在自從爆發了George Floyd事件後,每個人都只在提黑人受到歧視,其實其他種族的人也有很多被歧視的問題,尤其在美國。



當然,白人、華人或其他種族在美國所引爆的社會歧視問題與頻率確實沒有黑人這麼嚴重,而黑人與白人警察那種對立關係,可能就是一代傳一代下來的,想要化解這種種族對立、種族歧視的問題,我認為真的很難,這問題不單單只存在於白人方面,黑人本身也有很多問題,正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

 

想解決這種族歧視,雙方真的需要從最根本的地方重新教育下一代,不然那股仇恨與標籤會一直存在與難以撕下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