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罷賽》可以批評、可以反對——但請拿出多一點同理心!

NBA今天只關注非裔族群遭到歧視的問題,而不呼籲所有歧視都該被重視,並非因他們是一個非裔球員居多的聯盟,理所當然由非裔掌握發語權;而是因為在這個當下,相較於其他族群,非裔族群的性命更加岌岌可危,需要社會的即刻救援!

作者:EdotTdot_4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蘭

我不同意你的論述,但我尊重你的文章:
1.美國各族群的歧視問題都很嚴重,為何NBA只替非裔族群發聲?
我的看法:他們就是以非裔球員為主啊!而且頭牌球星全是黑人(扣掉現在火熱的Doncic,他們話語權的份量非常重!重到這次停賽要出動喬丹還有歐巴馬來說服,才能再開打。而且現在他們不論事件發生的起因,只要有黑人被警察打死就抗議,這次你們看完事件的影片覺得呢?黑人不聽指示要從車上拿出什麼呢?who knows?
2.屢屢為美國社會議題發聲,對中國人權問題卻噤聲,NBA的態度有雙重標準?
我的看法:你去看看中國為nba賺了多少錢?還有那些球星在中國代言的商品等等,先前火箭總管莫雷只是在推特上為香港議題發了文造成中國不滿,你看看nba的處置~非常安靜低調的處理,只想著賺錢,雙標非常明顯。
3.NBA只不過是個民間團體,並不是政府組織,沒必要也沒能力應付國際性的人權問題。有能力的團體都不積極處理香港問題,卻拿高標準來審視NBA,不覺得這樣的要求太過分了嗎?
我的看法:你前面文章還提到『做為一個有高知名度的聯盟,NBA的一舉一動是非常具有公信力的...』,那到底是有公信力的高知名度聯盟還是單純一個民間團體沒必要應付人權問題。這麼一個全球知名的組織他就有他應該肩負的社會責任,該發聲的時候要站出來表態,或許要求nba對世界各地的議題發聲過分了些,但他們拿錢辦事然後閉嘴的能力倒是遍及世界各地啊。

聖城公務員

第四點有大問題,ESPN曾有專題報導新彊NBA籃球營的問題。而到現在作為人權至上的NBA官方卻沒有一句回應,某程度上代表甚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聖城公務員

很多人反對的不是BLM運動本身,而是NBA及NBA球星以人權自居,但卻有雙重標準。Morey發聲時,連自家火箭球星都不支持自家人。NBA當時的聲明,只是因為美國國會議員的放話才逼使Adam Silver出面回應。然而,當自己國土出了事,便一窩蜂衝出來搶道德高地。實在是不令人懷疑他們是為商業計算,還是黑人人權。

HM

不要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混淆視聽, 已經有寫得很中肯的留言, 我就是不分析了.
在NBA這些球星賺得口袋滿滿時, 社會責任只限於黑人? 所以你們的薪水都是黑人付的? 沒有白人? 沒有其他族裔? 沒有海外的其他國家? 要不要去查一下半個月內有沒有其他族裔被警察槍殺? 救急? 別笑死人了!

kidd

就算不討論新疆,香港。

那就只論NBA好了,哈肉批評77的言論呢? 今天講話的人如果反過來,那我看77大概要退出籃壇以示負責了

aquaman

身為台灣人對於新疆與香港問題我們應該要做的更多,畢竟是華人種族,我們也要為自己的族群發聲。美國黑人在意美國黑人是正常的,而我們沒那麼在意為我們提供影視娛樂的美國黑人也是正常的。但是希望全球理解這些活動是在抗議歧視與仇恨,而新疆發生的事也是歧視與仇恨,我們都該關心,因為有一天我們也可能處在歧視者或被歧視者的位置。

NBA這次為了聲援「Jacob Blake事件」的抗議,而採取的罷賽行動,不僅讓社會更加關注非裔遭到歧視的問題,也掀起了正反兩面的論戰,其中有不少想法其實是相當值得提出來加以討論的:

 

一、美國各族群的歧視問題都很嚴重,為何NBA只替非裔族群發聲?

確實,美國種族歧視的問題不只發生在非裔族群身上,亞裔、中南美洲裔或其他少數族裔,都是種族歧視的受害者,但為何NBA卻僅為非裔族群發聲,而不同時替其他弱勢族群抱不平?

主因在於非裔遭受到的歧視,已經嚴重到對他們的生命有立即性的危害,類似Jacob Blake這樣的受害者不計其數,尤其是在近幾個月,包含Breonna Taylor、George Floyd,還有許許多多的非裔都因此受傷或喪命,顯示出非裔的處境有多危急。

這種認為NBA偏袒非裔的論調,本質上就如同「白人至上主義者」,針對抗議群眾高喊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口號,所反駁的「所有人的命都很重要(All Lives Matter)」。這句話聽起來冠冕堂皇,實際上卻毫無道理,因為比起非裔,美國其他人種目前並沒有遭遇到那麼大的生命威脅。

歌手「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先前就曾抨擊「All Lives Matter」這句話,她舉例:如果朋友手臂受傷流血,非常痛苦,且亟需援助,人們會立即想辦法提供傷者優先的醫療救援,而非認為所有人都需要醫療救援,還發表「所有手臂都很重要(all arms matter)」的言論。同理,當一間房子失火,並有人困在火場時,沒有人會高呼「所有房子都很重要(all houses matter)」。

因此,NBA今天只關注非裔族群遭到歧視的問題,而不呼籲所有歧視都該被重視,並非因他們是一個非裔球員居多的聯盟,理所當然由非裔掌握發語權;而是因為在這個當下,相較於其他族群,非裔族群的性命更加岌岌可危,需要社會的即刻救援!

 

二、罷賽難以立即影響當權者決策,那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平心而論,NBA的罷賽並無法立即影響當權者的決策;老實說,現階段不論做什麼,都難以立刻改變現狀。既然無法馬上扭轉局面,NBA的罷賽是不是就毫無意義了呢?

事實上,罷賽的影響力比想像中還要大,除了先前文章中提過的,以「爭取種族平權」為由而罷賽,代表球員和聯盟非常重視這個議題,令更多人認真看待。做為一個有高知名度的聯盟,NBA的一舉一動是非常具有公信力的,球員與聯盟出面登高一呼,也更能幫助抗議群眾團結,畢竟非裔族群大多屬於弱勢,缺乏足夠的資源和發聲管道。公鹿「MVP」Giannis Antetokounmpo也在訪問中提到,Jacob Blake的父親表示,公鹿那天帶頭罷賽,對Blake一家來說是多麼大的鼓舞。

NBA球員的罷賽,象徵著一個抗爭的開始。然而,在這之後,如何延續下去,才是更重要的。目前已經確定球季將會重啟,在比賽進行的同時,該如何持續爭取種族平權,是NBA需要思考的議題。

可以確定的是,先前那些聲援方式的力道,明顯是不足的。穿著背後印有標語的球衣比賽、在國歌演唱時單膝下跪,這些行動在外界眼中,似乎只是流於形式,沒有獲得太多觀眾的重視;球場地板上不只有「Black Lives Matter」的字樣,還有許多知名企業的商業廣告,看起來格外諷刺;球員接受賽後訪問時,多用力呼籲民眾關心非裔族群所面臨的困境,人們仍然只聚焦在比賽勝負與球星表現。

因此,季後賽重啟之後,NBA必須擬定一個更完善且有效的計畫,才能在球季進行的同時,幫助改善非裔相對不平等的社會地位。

 
 
 
 
 
 
 
 
 
 
 
 
 
 

Giannis on speaking with Jacob Blake’s father after Bucks went on strike for Game 5.

Bleacher Report(@bleacherreport)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8月 月 29 日 下午 4:37 張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