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大限前夕2筆補強分析,紅人依舊朝季後賽邁進

就在831季中交易大限前,以15勝19敗暫居國聯中區第四名的紅人完成兩筆交易,從天使補進外野手Brian Goodwin,以及從響尾蛇交易來Archie Bradley。這兩筆交易紅人付出了哪些代價? 這兩名球員又能帶來什麼樣的幫助?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在831季中交易大限前,以15勝19敗暫居國聯中區第四名的紅人,完成兩筆交易,補強了外野與牛棚兩個位置,詳細交易內容如下:

  • 以小聯盟左投Packy Naughton與1名日後指名球員,向天使交易來外野手Brian Goodwin。
  • 以野手Josh VanMeter和小聯盟外野手Stuart Fairchild,向響尾蛇交易來後援投手Archie Bradley和現金。

紅人因為戰績不佳,今年大多數時間勝率都低於五成,之前一度被認為可能會交易季末將成為自由球員的Bauer,藉此重整球隊戰力。但紅人兩度否認當賣家,8月31日這天又以行動表示,紅人還要持續向季後賽邁進,持續補強戰力。

而且紅人對於這兩名即戰力非常急切,根據專欄作者C. Trent Rosecrans的推特,紅人GM Nick Krall表示派了私人噴射機去接Goodwin和Bradley。

至於紅人開季至今遇到了什麼問題、未來是否還有機會闖入季後賽,先從這兩筆交易的分析開始。

主戰中外野缺陣,Brian Goodwin補足深度

紅人今年外野遇到了不少問題,開季時外野調度大概是中外野Nick Senzel、右外野Nick Castellanos、左外野秋山翔吾/Phillip Ervin輪替、Jesse Winker是主要DH和外野備胎。

其中Castellanos、Winker、Senzel有穩定的發揮,但是Senzel疑似感染COVID-19,8月19日進傷兵名單後至今還沒歸隊,秋山翔吾打擊方面還非常不適應,Ervin則是低潮到快要不會打擊,打擊率低到只有.086,長打完全消失,根本沒有貢獻,還佔了一個珍貴的大聯盟名額,終於在不久前8月28日被指定轉讓。

也就是說,紅人現在外野只有2人有穩定貢獻,中外野甚至沒有攻守俱佳的人選。

秋山翔吾分析影片:挑戰大聯盟第一年的日本強打者陷入低潮,他們各自面臨什麼難關?

Goodwin外野三個位置都能守...雖然守備能力不到頂尖,但至少很夠用。打擊方面,今年Goodwin在天使的打擊三圍是.242/.330/.463,有4發全壘打,光是長打表現就足以擠下秋山翔吾,成為紅人接下來的先發中外野手。

順帶一提,紅人今天也把Aquino拉上大聯盟,預計Goodwin會是先發中外野手,Aquino和秋山輪替左外野,Winker回到DH。

今年29歲的Goodwin,生涯從國民起步,2016年首度登上大聯盟,但是17年因傷下半季報銷,隔年復出後成績不盡理想,球季中就被交易到皇家。重建中的皇家,沒有把他視為未來藍圖,Goodwin 19年季前被指定轉讓,天使趁機網羅他。

來到天使後,Goodwin終於獲得穩定先發的機會,出賽136場458個打席,繳出打擊三圍.262/.326/.470的成績,轟出17發全壘打,有著平均水準之上的長打能力。

今年打擊上與去年差不多,不過值得注意的是,Goodwin今年選球比往年進步,追打壞球率從25.9%下降到19.3%,保送率從8.3%提升到11%,雖然揮空率偏高讓他吃了不少三振,但還是能知道Goodwin是有在進步的。

而且,身為左打的Goodwin並不怕左投,對左右投的數據相去不遠,所以不會有面對左投先發時坐板凳的情況。

特別注意到的是,Goodwin今年、明年、後年都是仲裁身分,最快2022賽季打完才會取得自由球員資格,所以可以成為紅人中期計畫的一環。

圖片來源:Los Angeles Times

接著講一下紅人送出去的新秀。

紅人送出農場第14名的新秀左投Packy Naughton,交易後是天使農場第13名,還有1名日後指名球員。今年交易出現大量的日後指名球員,是因為今年特殊規定:只能交易60人名單中的球員,所以想要60人名單外的新秀的話,就會以日後指名球員的方式先完成交易。

有趣的是,交易之前Naughton不在60人名單,好在紅人60人名單只有59人,所以馬上把他放入名單中了。(消息來源) 這代表Naughton是天使指定的交易主菜,必須要求紅人將他放進名單中,才能確保能獲得Naughton。

現在24歲的Naughton,是紅人2017年選秀會第九輪選入的新秀,去年從高階1A起步,季中來到2A。總計在2A出賽19場,ERA 3.66,105.2局投出81次三振和26次保送,僅被打8發全壘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