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草總 謝長亨

你何時聽過有人用「君子」二字來評論一位選手或教練,謝長亨就是。但這樣的人格特質擺在總教練一職是成功的嗎?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蘭

曾公的專欄一定要來支持一下!

佛系獅迷

他應該是當領隊的料,他對於球隊的理想也要在那個位子才有可能實現

大艦巨砲主義萬歲!

他挑人很厲害,待過的球隊主力都是他挑的,然後他享受不到成果就走了,超悲傷。

佳偉

樂天快請他來當........投手教練?

fb - Stephen Chen

草總輩份很高,站在龍貓旁邊當參謀的感覺不太對。不如換一下,讓草總掌舵,龍貓回去當打擊教練,應該不會比現在更糟⋯

吳聿凱

@fb - Stephen Chen
前提是樂天高層願意給草總實現他的藍圖阿~~~但職業賽場根本難以做到(2軍可以,但草總願意屈就嗎??)

Annoying Dog

可能副領隊或農場主管之類的位置比較適合他

Circled

曾公的文筆真的很棒!

紅襪鐵粉君佑爸

曾公的文章,有血有肉丶也有畫面,謝謝你,讓我們對於棒球,除了勝負外,還多了許多可以咀嚼的人事物。

暱稱

敬佩曾公,原因很多,例如:這篇文章裡頭有「全台球迷人數又最多,要命的是,當中很多人都覺得他比你懂棒球」的句子~~令人肅然起敬

我們家和草總家相距不到一公里,我和他又相識三十年,還寫過他的傳記出書,照說是熟到不能再熟,但有時總覺得兩人的「距離」似乎有點遙遠。要不要來想點原因:是草總太有禮貌、是太文質彬彬?也極少口出惡言,即便當年隊中學長希望他在比賽中「配合」一下,卻被他嚴詞拒絕。而今回憶起這段,草總依然對前輩沒有太多難聽的話,是不是這麼友善的人反而讓人有距離感?當然我這句話是有問題的,草總不和我稱兄道弟,不代表他就不會和別人掏心掏肺。

想說的是如此接近高尚的人格特質,成為一位職棒總教練,究竟是優點還是缺點?

2003年草總首次接任總教練,直到最近一次是三年前的台中城市隊,15年間三支職棒隊,兩支業餘隊,草總是能被歸類為執教經驗豐富的,但從另一角度看,平均三五年換一隊,是否也代表了-有些是「被離開」的呢?

提出這個問題當然有些尷尬,有點面試時被問「你為什麼會想離開前公司」?有些狀況是外人難理解的,但總不能直白說:「你以為我願意嗎?」

草總帶領中信兄弟拿下中職25年(2014)下半季冠軍   (攝影:何俊輝)

時間回到2015年。

兄弟象是中職創隊元老,有歷史地位,全台球迷人數又最多,要命的是,當中很多人都覺得他比你懂棒球。帶這支隊伍向來是不容易的,那一天是五月初,詳細日期不是那麼清楚,但記得是球隊移動的日子,兄弟象領隊湊近草總,主動提到球隊因為戰績不佳,希望有個通盤的重新規畫...。話講得很客氣,意思卻傳達很清楚:你可以不用幹了。

這是草總第二次面臨被撤換的危機,在同一隊中。當這支穿黃衫卻改名為中信兄弟的球隊,草總是史上第一位總教練,但上半季就因為名列四隊之末,差一點被拔掉位置,後來他渡過風浪且在下半季拿下冠軍。這回同樣狀況再起,還是因為戰績不起色,不想面對的結果終究還是來了,即便合約還在。

1990年中華職棒開幕戰前記者會,不知哪來的白目記者,在即將迎來歡慶的開幕前夕,當著台日所有記者面前問與會的王貞治「你在球季中被換掉監督工作,心情如何?」感覺像是在人家婚禮上問你家有人過世會不會難過?印象中王貞治先生的回答是「在球季進行一半被迫脫掉球服是很大的羞辱」。這種羞辱感,草總不會沒有,回想這一段,向來溫和的他,也難得顯露出一點情緒。

「換新球隊時我曾向高層明白表達,三年期滿我可以主動走人,也清楚說明我的建軍想法,希望能長遠地建立完整的戰力佈局。結果,他們還是很急著要求最好戰績,這我很難認同。我不去猜測是球迷要求換或其他原因,但僅還有半年時期就要我走人,心會不平嗎?會的!」

(圖片來源:CPBL Youtube截圖)

「目標正確,走得再慢一定能到」,顯然中職各球團沒有人會相信這句話,過去不會,現在不會,未來也很難。

心再有不平,走人是無法改變的,就像被判三振王牌律師也救不了你。回頭想,畢竟成績不好就擺在眼前。小學四年級就開始穿球服,草總不是不懂棒球場上贏球是唯一真理,所以有時他也曾想奉行這真理,在象隊他希望用洋砲來取代原先的明星二游組合,習慣看數據的草總明白,整個打線不如人,下猛藥也許是個最直接方法,但目的沒達到反而引來軒然大波。還有之前牛獅總冠軍戰以觸擊來對付腳傷的對方投手,同樣是惹了一身腥。

這也可反應出他的執教生涯是充滿了矛盾,很像鐘擺左右晃動。往右擺是他想貫徹自己的理念,建立更有制度、更完整隊伍,而非短期僅是會打球的部隊;左邊那頭球團、球迷的戰績壓力,又不得不讓他做了很大程度的妥協。

這在他初接統一獅總教頭時是最明顯的。

草總加入統一獅的過程,如果你還不太清楚,我簡單說一下,當年味全龍先找回在日本的謝長亨,原以為就此能納入陣中,結果隔年遊戲規則改了,草創期的中華職棒唯一的制度就是沒有制度,規章隨時在改隨時在變,所以說好可以到味全龍的謝長亨,在不到一年時間卻變成必須參加選秀,結果被台南獅隊選中,原本不是那麼有意願的謝長亨,在當時郭俊男領隊力邀之下,點頭同意成為獅隊一員,而且立馬成為球隊力捧的17(後改18)號王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