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1

選手退休有保障?運動員生涯轉職出路竟藏在這裡!

國內體壇現階段,只有最頂尖前段的10%能繼續當選手,但中間選手人數最多的60%,相較於頂尖選手能延續教練職務,後段30%程度跟不上的選手會趁早發展第二專長或繼承家業,實力居中的選手往往在生涯發展上面臨最尷尬的處境...

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育呈

仔細想想體育真的跟太多東西有關聯了,辦一場比賽就有不知道多少個項目參與,選手、裁判、教練、解說、周邊商品、贊助、宣傳…..等等的有好多好多的東西, 如果我把運動員的未來只定義在老師教練,那麼運動員的未來是非常的狹隘的,但我相信如果換一個方向去思考,結果就會是不一樣的了。

不是每位選手都能熬過轉職陣痛期,運動員生涯規劃需盡早起步。
不是每位選手都能熬過轉職陣痛期,運動員生涯規劃需盡早起步。

人的壽命越來越長,企業的壽命卻越來越短,台灣中小企業平均存活率是13年,美國前500大企業平均壽命是40年,也就是說,如果你一畢業就進入一間新公司,而且這間公司未來成為美國前500大企業,在你快要退休時,這間公司也差不多倒了;但運動員更慘,輝煌時期落在15歲到25歲間,平均30歲就退休離開運動場,卻不是每一位選手都能熬過轉職的陣痛期,30歲後還有將近40年的職場生涯,運動員該如何自處?

多數人,把人生活成了一場豪賭

台灣人賭性堅強,讓我想到好萊塢也是一樣。

我特愛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他有部片名叫《神鬼玩家》(The Aviator)。談的是美國史上第一位億萬富翁—霍華.休斯。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主角,有強迫症與情緒的障礙問題,但卻意外的堅持夢想,他要造出全世界最大的一台貨機。

他不惜資本與國家對抗,甚至自己拍攝電影記錄下這一切,最終他如願以償完成他生命中的三個夢想:開世界上最快的飛機、拍世界上最棒的電影、做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我想談的就是這個,好萊塢很喜歡拍這種「賭一個夢想,堅持到底因而成功的故事。」雖然這樣的影片不會被歸類在勵志片,卻也很容易激起男人的那股雄心豪情,或是贏者全拿、輸者脫光的賭性。而好萊塢愛拍,只是反映出觀眾愛看,投其所好而已。

人生真的能這麼戲劇化嗎?

我們喜歡談賈伯斯、馬雲、祖克柏、魏德聖的故事,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堅持到底創造奇蹟的人,但人生真的有太多未知存在;每次看電影中的主角總在最後如願的拿到同花順,可是現實人生中要想梭哈卻沒那麼簡單;不過換個角度想,人生的變化可要比撲克牌多的多,我們大可不必把籌碼一次全下,只要一步一步規劃,透過與環境的碰撞慢慢修正,人生其實可以玩得比任何遊戲都來的寬容有餘。

選手轉職思考:我想待在怎樣的環境?我想過怎樣的生活?

轉職與理想生活不該有標準答案,每個人各不相同。
轉職與理想生活不該有標準答案,每個人各不相同。

國內體壇現階段,只有最頂尖前段的10%能繼續當選手,但中間選手人數最多的60%,相較於頂尖選手能延續教練職務,後段30%程度跟不上的選手會趁早發展第二專長或繼承家業,實力居中的選手往往在生涯發展上面臨最尷尬的處境。我們除了可以嘗試用三個圈圈加一條線,畫出運動員的生涯規劃之外,還可以怎麼來思考呢?

回想起一次在校園演講結束後,有位羽球選手阿政(化名)跑上前來問我:

「老師,我的能力只能在一些球館教教球,再兼差打個工才能付房租跟生活,但之後我真不知道還可以做些什麼?」

我問:「那你想要我協助你什麼呢?」

阿政說:「我希望不會浪費我過去累積的技能,還能繼續做跟羽球有關的工作。」

我再問:「那你希望達到怎樣的目標?還想要靠羽球完成什麼事情嗎?」

他想了想說:「至少先能夠活下來吧。」

「那我們一起來想想,『羽球』放到不同領域中,還可以做些什麼好了!」我這樣提議。

阿政搔了搔頭,狐疑的望向我:「老師你在說什麼呀?羽球不就是在教人打羽球嗎?」

三要素排列組合:「產業」、「公司」與「職業」破解選手轉職出路

轉職前必須先找出可能的職業選項、獲取職業相關資訊、在暫時可能
轉職前必須先找出可能的職業選項、獲取職業相關資訊、在暫時可能的職業中做出選擇,過程中,還要不斷比對資料庫中的其他資源

我隨手拿起桌旁的紅筆,將講義翻到背面的空白處,寫下大大的「產業」兩個字,圈起來。

我看著阿政問道:「你覺得羽毛球可以放到哪些產業中?」

「運動產業呀!可以教人打羽球。」

「很好。」我在產業旁邊寫下「運動」兩個字。

「那你覺得,製作羽球拍的工廠,算是什麼產業呀?」

阿政頓時眼睛一亮,搶著說:「應該是科技業吧!」

「為什麼呢?」我故意問。

「老師,你不知道嗎?我們這個球拍,是用碳纖維絲,以及熱壓成型…(以下省略100字)...才會有這樣一支超級厲害的羽球拍耶。」

「太好了,感覺你對於羽球科技跟球具的製成蠻有研究的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