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2

【足球世界】打進歐冠四強只是統治世界的開始 – 紅牛足球的發展史

現階段在世界各地有紅牛背景的足球隊已經多達五支球隊(不包括旗下擁有數支衛星和青年隊),他們各自爲政但緊密配合,讓紅牛足球的體系開始被人所看見。除了足球以外,紅牛集團也涉及了賽車運動(相信大家都知道吧),極限運動,電競和冰球等等廣大的體育市場。而這篇文章藍炮丸就帶他們來一探究竟紅牛足球的底細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吳家榮

真的比一些短視的大集團..紅牛有計畫性的發展實在令人偑服~

體育藍炮丸

閣下所言甚是,雖然紅牛受到一些當地球迷的非議,但是看得出他們是用心耕耘足球事業的。

圖/網站:在歐洲賽場上一炮而紅的南野拓實(https://bleacherreport.com/)

在裁定後的第一個賽季中,兩隊都進入了2017-18賽季歐聯杯的四分之一決賽,不過兩隊並沒有直接碰面。不過玩味的是,他們都碰巧遇到了法甲聯賽的馬賽。在八強賽裏RB萊比錫被馬賽淘汰,隨後在半決賽中遇到了薩爾茨堡紅牛後又將它擊敗,完成對紅牛球隊的雙殺。不過,活躍的兩支紅牛隊在下一個賽季的歐聯杯上就遇見了,他們被分到了B組小組裏。經過了兩場的“紅牛德比” 後,薩爾茨堡紅牛成爲了最後的贏家(主場1比0伙食,客場3比2獲勝)。

從2020年來觀察的話,每一個紅牛隊都有著不錯的發展軌跡和前景,不過依然也有好像紅牛巴西和紅牛加納的失敗經驗,整體上來説紅牛集團在足球領域上的宏觀計劃是有逐步在實現的。最近2019年紅牛在巴西聯賽裏成功從贊助轉換成注資變成另外一支紅牛巴西 - 巴拉幹天奴紅牛。這支新巴西紅牛在2019年成功登上巴西全國乙級聯賽冠軍,今年2020年在巴西甲級聯賽上暫時進行了六場比賽後(截至與八月三十一日)排在了第十七名,跌入了降級區。不過如果他們能夠在接下來的比賽有所表現的話,他們依然有機會參加南美杯(COPA SUDAMERICANA,洲際第二級)或者是更高級別的南美洲解放者杯(COPA LIBERTADORES),實現紅牛 “商標” 出現在南美洲的洲際賽場上。

圖/網站:紅牛新球隊 - 巴拉幹天奴紅牛 (https://www.thebharatexpressnews.com/)

球星製造產業鏈

現今我們確實看到很多大集團開始向體育領域上擴張藉此來宣傳集團的品牌,如果在臺灣較爲熟悉就是日本樂天和臺灣富邦。而現在活躍於足球的大集團就有城市足球集團(阿聯酋皇室管理),不過城市足球集團雖然有著皇室和中國的財力,不過他們投資和管理的球隊都比較“急功近利”,沒有為球隊底下的青訓系統有太多的投入或者是建設。不過紅牛集團有別於城市集團,他們建立龐大的“人才內流系統”,從世界各地尋找幼苗,然後根據實力在青年隊和衛星隊裏不斷調動,有實力又脫穎而出的球員將會“升職”派往奧地利甲級聯賽或者是德甲聯賽。

如果我們觀察以下的圖,我們看到五支紅牛隊加上底下的衛星隊和青訓隊(FC Liefering 和 SSV Markranstädt)近十年來已經有足足196位青年球員穿梭在紅牛青訓系統裏。當藍炮丸在整理出這個圖表後,也感到非常驚訝,擁有如此龐大的“內銷”流動我個人相信應該沒有“自己玩”可以“玩”到這個程度吧,而最近加盟RB萊比錫的黃喜燦就是非常好的例子。黃喜燦在2015年就先從K聯賽的浦項製鐵青年隊裏加入了FC Liefering(薩爾茨堡紅牛的青訓農場隊),然後經過一年的磨練後就升入薩爾茨堡紅牛隊。雖然2018年有短暫租借到德甲的漢堡隊,不過2019年6月就回歸薩爾茨堡紅牛和哈蘭德和南野拓實組成三叉戟開始大殺四方,就有了震撼利物浦等等的故事了。

圖/網站:黃喜燦最近“升職加薪”去到了RB萊比錫(https://www.sportskeeda.com/)

在BBC新聞的體育專欄就有提到紅牛的青訓系統的發達。內文提到的卡特雷特資本(Carteret Capital)首席執行官詹姆斯·鮑威爾(James Powell)表示,這既有利於實現每個俱樂部的體育目標,又可以帶來投資回報。鮑威爾稱其為“Pyramid of Shop Windows”,以更高的水平展示人才並增加他們的市場價值。他說,紅牛集團的“定制的全球化球員交易平台”使球隊可以從有能力和高效的球員在交易中受益。

這兩年來歐洲兩支紅牛球隊讓球迷驚嘆,底下的球員開始受到球迷和豪門球隊的關注。而藍炮丸就分享以下最有價值的“紅牛”球員。

納比·凱塔 (Naby Keita)

現效力:利物浦(英超聯賽)

曾效力:薩爾茨堡紅牛(2014 to 2016),RB萊比錫(2016 to 2018)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